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5)第八章 数据开放运动(2)  

2013-07-14 13:20:36|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第八章 数据开放运动(2

 

总统的雄心:公共财政支出透明

http://read.jd.com/13381/637657.html

 

联邦政府掌握和维护的信息是整个国家的资产和财富。10

 

——奥巴马,2009121日如果我们坐等他人,那改变就不会到来。我们自己——就是我们一直在等的人,我们自己——就是我们所要寻求的改变。11

 

——奥巴马,竞选总统时的演讲,200825

 

正是在陶伯拉发布第一个数据开放网站TrackGov.us的同年,200411月,奥巴马赢得了联邦参议员的选举。

 

次年1月,他踌躇满志,从芝加哥飞往了华盛顿。

 

有理由相信,初起乍兴的数据开放运动,也进入了他的视野。

 

因为,作为联邦参议员,奥巴马就任之后成功推出的第一份法案,就是一份有关数据开放的法案。

 

美国国会参议员的任期,是6年一届。奥巴马在参议员的位置上,只干了3年多。根据TrackGov.us网站上发布的数据,在他短暂的参议员生涯当中,奥巴马作为第一发起人提出过137个法案,但最终成为法律的,却仅仅只有2个。奥巴马还作为合署人和其他议员共同发起过600多个法案,最后通过的也屈指可数。

 

奥巴马成功交出的第一份答卷,是20064月作为主要合署人和共和党参议员科伯恩(Tom Coburn)联合推出的《联邦资金责任透明法案》(FFATA12,这个法案后来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也被称为《科伯恩—奥巴马法案》。

 

这个法案要求联邦政府向全社会开放所有公共财政支出的原始数据,这些数据,包括政府和私营机构的购买合同、公共项目的投资、直接支付以及贷款等等明细。其基本理念和TrackGov.us是一样的:建立一个完整的、专业的公共支出数据开放网站,以统一的格式提供可以下载的数据,以供公众查询使用。

 

奥巴马是民主党员,科伯恩属共和党,作为一个跨党提案,该法案在参众两院都高票通过,20069月,经小布什签署后,成为法律。2007年,根据该法的规定,网站USAspending.gov上线发布,成为美国联邦政府发布公共支出信息的门户网站。

 

USAspending.gov是个巨大的数据开放网站,可以对联邦政府2000年以来高达3万亿的政府资金使用情况以及30多万个政府合同商所承包的项目进行跟踪、搜索、排序、分析和对比,其数据每两周更新一次。网站上线之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好评,获得了“政府搜索引擎”(Google for Government)的美誉。

 

当然,这个法案的产生和通过,并不仅仅是奥巴马和科伯恩两人力推的结果。

 

公共支出数据的开放,真正的先行者,还是美国民间的普通公民。

 

USAspending.gov网站建立的背后,更有一段国会、政府和公益组织3方携手合作的佳话。

 

上文说到,开放数据的运动兴起之后,首先直指公共数据。有一批社会活动家和公益组织,多次召开民间会议,发起游说活动,督促政府开放公共数据,政府财政支出的数据正是其中的焦点。

 

OMB监督”(OMB Watch)就是这其中最执著、强力的行动者之一。这是一个位于华盛顿的公益组织,由加里·巴斯(Gary Bass)于1983年创办。“OMB监督”以监督政府的预算、税收和工作绩效为己任。它的直接监督对象是总统行政办公室下属的行政管理预算局,该局简称为OMB,这也是该组织之所以命名为“OMB监督”的原因。

 

美国的联邦政府其实很早就开始公开发布公共支出的信息,但这种发布是零散的、不系统的,其发布形式可能是新闻发言、文字简报,也可能是电子数据,很不统一。2005年,巴斯意识到,如果能将联邦政府全部的开支数据统一发布在同一个网站,全社会就可以更好地查询、研究和监督联邦政府的开支和预算。

 

巴斯后来为这个项目发起了专门的社会募款活动。通过筹款集资、整理数据、开发网站、接洽政府等一系列的工作,2006年,“OMB监督”推出了美国首个公共支出的数据开放网站:Fedspending.org

 

Fedspending.org能够逐条跟踪、记录、分析、加总OMB发布的每一笔财政支出。它推出之后,受到了全国舆论的好评,《洛杉矶时报》盛赞其为“财政透明的起点”。

 

正是受到这个网站的直接启发和帮助,科伯恩、奥巴马发起了《联邦资金责任透明法案》,奥巴马本人,也在这个法案的草拟和推行过程中,和“OMB监督”建立了合作关系。

 

《联邦资金责任透明法案》通过之后,根据它的规定,行政管理预算局也必须建立一个和Fedspending.org类似的网站,向全社会统一开放联邦政府所有的公共支出数据。

 

就功能而言,这个待建的政府网站和“OMB监督”已有的网站是相同的。但不同的是,一个是“民营”,一个是“官办”。巴斯在获悉之后,主动走访了行政管理预算局,表明自己愿意提供技术方面的帮助。行政管理预算局的副局长谢伊(Robert Shea)对此大感意外,他是新网站建设的负责人,在他眼里,“OMB监督”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牛虻”,一年到头对他提意见、叮人咬人。对巴斯主动提供的帮助和合作意向,谢伊一不习惯、二不情愿。

 

这时候,奥巴马从中斡旋,通过他的穿针引线,“官”“民”双方最后形成了合作关系。新生的USAspending.gov网站几乎原封不动地使用了Fedspending.org的数据库、应用程序接口(API)和在线文档,行政管理预算局因此大幅节约了经费,“OMB监督”也获得了60万美元的报酬,可谓双赢。13

 

这个例子,证明了监督者和被监督者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总是对立的,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可以转变的,政府和公益组织之间也可以开展合作。奥巴马对此体会很深,这正是他上任第一天在他首份总统备忘案中阐述的“多方协作”概念:

 

“政府应该是多方协作的。多方协作让美国人民积极地参与政府工作。各行政部门和机构应利用新的工具、方法和系统,在各部门之间、各级政府之间全面协作。此外,还要与非营利组织、企业和个人进行协作。各行政部门和机构要广泛征求公众的反馈,以评估协作的效果,确定新的协作机会。”

 

当然,不可否认,奥巴马能站到开放数据的前沿,和他个人的志趣和爱好也有很大的关系。

 

有评论说,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对高科技最感兴趣的总统。他上社交网站、用智能手机,并亲自发推特(即微博),拥有1000多万推特粉丝。2008年的总统大选已经成为历史,不少评论家、分析家都认为,正是因为娴熟地利用了信息技术助选,奥巴马才得以入主白宫。

 

在他的椭圆形办公室里,除了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肖像和家人的照片,奥巴马还摆放着不少机械发明的模型。在他书架的顶层,是1877年威廉姆斯(Henry Williams)发明的汽船活叶明轮模型,底层则摆放着1874年皮尔(John A. Peer)设计的齿轮加工机床模型。白宫的文物馆长埃尔曼(William Allman)曾经评论说,这些金属模型反映了奥巴马的个性和特点:他对“美国的历史、科技以及创新”都有浓厚的兴趣。

 

《联邦资金责任透明法案》的通过和效果,加上民间的强烈诉求,都激发了奥巴马的雄心。几年的参议员生涯,奥巴马参与联署过数百个法案,涉及社会民生的方方面面,他清楚地知道,公共财政支出的数据只是联邦政府所拥有数据中的很小一部分,可谓九牛一毛、冰山一角。

 

20072月,奥巴马宣布参选总统。1114日,他作为总统候选人,来到了硅谷山景城(Mountain View),访问了谷歌公司的总部。在和谷歌员工的对话交流中,他再一次谈到了建设USAspending.gov网站的初衷:

 

“人民知道得越多,政府官员才可能更加负责任。”

 

他在演讲中说:

 

“互联网可能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开放工具……作为总统,我将把政府的数据用通用的格式推上互联网。我要让公民可以跟踪、查询政府的资金、合同、专门款项和游说人员的信息。为了确保每一个政府机构都能跟上21世纪的标准,我将会任命我们国家的首位首席技术官(CTO)。” 14

 

当他讲到要把政府的数据推上互联网的时候,他的演讲被一阵掌声打断,当他讲到要开创历史、任命“联邦政府首位首席技术官”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更为热烈的掌声。

 

2009121日,奥巴马走马上任,入主白宫。

 

他果然很快兑现了诺言。

 

 

数据民主:印裔首席信息官的崛起

http://read.jd.com/13381/637663.html

 

这是一场数据民主化的运动,我们正在把信息的力量放到美国人民的手中。15

 

——维伟克·昆德拉,联邦政府首任首席信息官,2010

 

200935日,奥巴马就任不到两个月,就任命了联邦政府的首席信息官;418日,他又任命了首位首席技术官。

 

这是奥巴马创设的两个全新的职位。

 

奥巴马的创意激起了联邦政府一系列的创新。此后,联邦政府各个部门不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首席信息官,2010年,联邦政府通信委员会(FCC)甚至还率先设置了首席数据官(Chief Data Officer)的职位。

 

获任联邦首席信息官的是一位年轻的印度裔移民:维伟克·昆德拉(Vivek Kundra)。作为美国联邦政府历史上第一位首席信息官,他立刻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和奥巴马一样,昆德拉的童年几经迁徙。他1974年出生在印度新德里,2岁随父母迁居坦桑尼亚,11岁全家移民美国。他曾经坦言,这些跨国经历加深了他对于不同国家、不同制度的理解。昆德拉后来加入了美国国籍,他说他热爱美国的民主制度,他甚至选择费城宪法中心作为自己举办婚礼的地点。

 

昆德拉毕业于马里兰大学,获得过信息管理的硕士学位。他毕业之后,经营过几个创业公司,但并不成功。2001年,他决定加入公共领域。“9·11”事件发生的当天上午,他正在阿灵顿县政府面试“技术主任”的职位。面试被世贸中心的撞机警报打断了,面试官立即打开了电视,第二架飞机正撞向世贸中心的玻璃外墙。屏幕上浓烈的黑烟和火焰令他震惊,也坚定了昆德拉进入公共领域、服务社会的决心。

 

昆德拉后来回忆道,这特殊的一天,标志着他在公共领域职业生涯的起点。

 

昆德拉后来还在弗吉尼亚州州政府的技术管理部门工作过。20075月,他被华盛顿特区的市长任命为该市的首席技术官。新市长芬蒂(Adrian Fenty)是一位70后,他重视新技术的应用,强调用“透明和开放”来打击腐败。

 

作为首都的首席技术官,昆德拉带领着一支600人的技术队伍、掌握上千万美元的预算。这个位置,成了他真正起飞的平台。

 

但昆德拉的崛起,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职位以及其带来的资源。他的机遇,更多的是因为华盛顿的“地利”。

 

本书第三章曾提到,1994年,纽约街头警察梅普尔利用地图和数据打击犯罪,他设计了“CompStat”的软件。当这个软件横空出世之后,在美国的治安领域获得了巨大的认可,成为一种警务管理模式,迅速被全国各地的警察部门仿效。

 

随着“CompStat”席卷全国各地的警察部门,有人在动更多的脑筋:能不能把这种数据分析的模式推广到整个城市的管理,而不仅仅局限于治安领域?

 

奥马雷(Martin OMalley)就是这个想法的认真尝试者。

 

他是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市长。2000年,在他的推动下,该市推出了基于整个城市管理的“CitiStat”。像“CompStat”一样,“CitiStat”一推出,就获得了成功,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后来也获得了哈佛大学的美国政府创新奖。

 

没过几年,奥马雷又当选为马里兰州的州长,他又把这个项目推广到州一级的政府,推出了“StateStat”。

 

这自然引起了其他一些城市的仿效。

 

华盛顿特区正是“CitiStat”的追随者。2004年,他们推出了“DCStat”的项目。16

 

为了建设“DCStat”项目,华盛顿特区收集整理了大量的数据。

 

这些数据才真正成就了昆德拉。他一上任,就给市长芬蒂建议,“DCStat”的数据不仅仅要给城市的管理者分析、使用,还应该对全民开放。在新市长的支持下,昆德拉推出了“城际数据仓库”(Citywide Data Warehouse)项目,把华盛顿特区政府拥有的各类公共数据推上互联网,允许全球任何人访问和下载。昆德拉把这种做法称为“数据民主化”(Democratizing Data)。

 

之所以称之为“数据民主化”,是因为“城际数据仓库”开放的不仅仅是一个专业领域的数据,而是大量与民生相关的数据。2004年陶伯拉建立的TrackGov.us专注于立法,2007年奥巴马推出的USAspending.gov集中在公共支出,昆德拉开放的却是更综合、更广泛的数据,例如学区学位的情况、青少年的犯罪情况、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和地段,以及公用场所的租用情况等等与市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数据。而这些数据,曾经仅仅是政府管理人员的内部决策参考,是官员的“专利”,市民大众无权使用。

 

当然,作为首席技术官,昆德拉的成就并不仅仅局限在城际数据仓库的项目。在他任职的一年半中,他试图在公共管理的各个环节中使用最新的信息技术:他将市政府的微软WORD办公软件升级为可以在线协同合作的Google在线文档;他要求市政合同的投标、开标过程一律录像,并在Youtube的视频网站上公开。他还组织开发了一个“数字公民广场”,允许居民通过脸谱网站(Facebook)来提交更换驾驶证的申请;下雪天,居民还可以上网实时查看街道积雪的情况、扫雪的进度。

 

昆德拉的另外一个“地利”在于:他和奥巴马同在国家的政治心脏。作为首都,华盛顿是一个只有60万人口的小城,昆德拉勇于开拓、敢于变革的形象自然引起了奥巴马的侧目。200811月,奥巴马取得了总统大选的胜利、拿到了白宫的入场券,他立刻邀请昆德拉加入他的白宫交接团队,为入主白宫做准备。

 

昆德拉当然接受了邀请。回到本书的序幕,2009121日,上任第一天,奥巴马签署了他的首份总统备忘案:《透明和开放的政府》。在这份文件中,他阐述了他的执政理念:通过公民参与、多方合作,建设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放政府。他还在备忘案中命令联邦政府的首席技术官要会同行政管理预算局(OMB)在120天以内制订出一个开放政府的具体行动方案。

 

120天,也就是从121日算起,限期4个月。

 

接下来的工作,当然是紧锣密鼓。35日,奥巴马提名昆德拉担任联邦政府的首席信息官,很快获得了国会的批准。奥巴马在任命书中说:

 

“首席信息官将和首席技术官密切配合,实现总统关于技术的设想和计划。……我命令昆德拉发扬美国的创新精神,应用科学技术的力量提高政府的绩效、降低政府的开支。作为首席信息官,他将确保我们的政府以最安全、开放和高效的方式运作。”17

 

经过几个月的交接和磨合,昆德拉已经对于总统“关于技术的设想和计划”以及奥巴马的雄心都心领神会。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使命。311日,昆德拉上任还不到一周,就召开了联邦政府各部门信息主管的工作会议,拿出了如何提高绩效、增加联邦政府开放性的主体计划。

 

这就是:为联邦政府建立一个统一的数据开放门户网站——Data.Gov,全面开放政府拥有的公共数据。

 

 

Data.Gov:从旗舰初航到保“数”运动

http://read.jd.com/13381/637666.html

 

Data.Gov的主要目标是开放联邦政府的数据,通过鼓励新的创意,让数据走出政府、得到更多的创新型运用。Data.Gov致力于政府透明,全力把政府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放高度。它带来的开放将巩固我们国家的民主,提高政府的效率和效能。18

 

——Data.Gov的目标和使命陈述

 

但昆德拉很快意识到,联邦政府毕竟不是一个小小的华盛顿特区。现在,他要面对的是美国政府15位内阁部长,70多个独立机构的局长、主任和主席。部中有部、局中有局,仅仅一个数据的开放,就可能要经过层层的审批和反复的磋商。

 

这层层关卡的背后,是一种沿袭了上百年的行政文化。这种文化,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处不在。

 

从古至今,所有的政府,都带有保密、封闭的文化基因。虽然一谈到透明和开放,大部分人都会认可这是正确的价值观,但一旦要自己透明、要自己开放,那开放和透明就立刻变成了一种威胁。面对庞大的公共信息,政府首脑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安全第一、保密为上”;具体到一线的工作人员,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打上“保密”的标签,最为简单省事。

 

与当年的《信息自由法》、《电子信息自由法》不同的是,这一次并不是国会“逼宫”,而是联邦政府领导层自发的改革。但尽管总统已经表态,联邦政府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还是对开放数据的做法感到忧虑,他们表达了各式各样的反对意见,一时甚嚣尘上,争议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原始数据之争

 

是要开放最原始的数据,还是经过加工和解释的数据?如果数据可以加上解释,各部门又应该加上多少程度的说明、解释和观点呢?

 

昆德拉主张开放原始的数据。但反对者认为:数据是死的,分析是活的;同一组数据,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解读。如果不加上自己的注解和观点,数据的使用者、分析者可能会得出与政府部门不一样的结论。此外,很多数据属于高度敏感的指标,例如价格消费指数、失业率等等,对于它们的解读,可能会影响一个行业、一个地区甚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走向。开放公共数据的初衷之一是提高公众对于政府的信任,如果出现不同的解读,可能适得其反,影响政府的公信力。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2.  数据安全之争

 

如前文所述,数据整合往往会产生“1+1>2”的效果。两组分别貌似安全的数据,一旦整合相联,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对国家的安全产生威胁。

 

反对数据开放的人认为:互联网上的开放,是面对全世界的开放,国际政治错综复杂,国家利益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损害。

 

3.  数据质量之争

 

各个政府部门之间存在职能交叉,收集的数据也不免有所交叉,如果两个部门的数据不一致,应该以谁的数据为准呢?又该如何向公众解释呢?即使对同一性质、同一类别的数据,新数据还在源源不断地产生和收集,谁来保证新旧数据之间的一致性呢?

 

有人认为:由于跨部门、跨时间而产生的数据不一致难以消除,如果数据的质量没有保证,数据的开放给政府带来的不是透明和信任,而将是层出不穷的麻烦。

 

4.  数据粒度之争

 

即使同一组数据,政府也存在多个版本和形式,应该开放哪一组呢?是粗线条的?还是粒度最小、最细的数据格式?

 

有人主张数据开放宜粗不宜细。

 

昆德拉主张:构建语言的单位不是句子,而是字母。人们用字母来创建单词、句子和文章。数据也一样,要用最小的粒度把数据呈现给用户,让不同的用户各取所需,无论是警察还是社区居民,自己去决定怎样组合它们。可能的组合是无穷无尽的。这样数据才能发挥全部的潜在价值。

 

5.  数据价值之争

 

必须首先开放社会最需要的数据,即高价值的数据,这是共识。但何为高价值?却众说纷纭。

 

昆德拉认为:价值本身是一个基于主观的定义。同一组数据,在不同的时间、对于不同的对象,其价值是变化的。如果缺少背景,数据本身没有任何价值。丰田汽车召回事件发生之前,它的油门数据很少人会感兴趣。但事故一发生,就会有很多人需要它的数据。

 

昆德拉主张:凡是能增强公众对政府部门的问责能力和政府部门的反应速度、提高公众对于政府机关及其运作的了解、推进部门的核心使命、创造经济发展的机会或者满足公众特定要求的数据,就是高价值的数据。

 

6.  网站虚实之争

 

Data.Gov的网站仅仅是一个数据的集散地,还是既提供数据又提供专门的分析工具?即便是集散地,也有虚实之分,是一个真正的数据仓库,还是一个数据索引库,源数据仍然保存在各个部门?

 

很多人认为Data.Gov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数据集散地。奥巴马的公共支出开放网站、华盛顿的城际数据仓库都是真正的数据集散地。但昆德拉主张:联邦政府的部门太多,难以维护,Data.Gov网站应该是个索引库,各个部门仍然是各自数据的真正所有人和维护人。但用户从索引的链接跳跃到实体的数据,点击鼠标的次数不能超过3下。他还建议,网站建立初期,应该提供一些分析工具。

 

对每一个问题,昆德拉的心里其实都有自己的答案。但他知道,他还无法立刻说服大大小小的各级官僚。如果任由讨论继续下去,可能一两年也不会达成共识和实质性的结果。他坚信开放数据是正确的方向,他认为,如果一个社会真的要把开放作为一种正确的价值观来对待,就必须付诸行动。

 

他决定重点突破,先从一些没有争议的数据开始,并快刀斩乱麻,尽快推出一个技术平台。

 

2009521日,距离奥巴马签署《透明和开放的政府》整整120天,Data.Gov上线发布了。

 

Data.Gov按原始数据、地理数据和数据工具三个门类组织开放的数据。上线的第一天,即使包括地理数据,这个新生网站上也仅仅只有47组数据、27个数据分析工具。

 

但即便如此,作为一个全国性的创举,Data.Gov还是受到了新闻界和大众的关注。上线第一天,该网站接受了210万的点击量,第二天又收获了250万的点击量。前两个月,创下了2000多万次的访问总量。

 

在众多的关注者中,有一家与众不同。他们从昆德拉一上任,就憋足了劲,全力支持Data.Gov,为它的每一个进步大声鼓呼。

 

这就是阳光基金会(Sunlight Foundation)。

 

就在Data.gov上线的同一天,521日,阳光基金会的主任艾伦·米勒(Ellen Miller)宣布设立25000美元的奖金,举办程序员公共数据开发大赛(App for America)。参赛作品必须使用Data.gov开放的公共数据,可以是一个数据分析的程序,也可以是一个数据可视化的应用,还可以是社交网站和智能手机的插件。

 

奥莱理出版社的CEO蒂姆·奥莱理又是本次大赛的赞助人和第一评委。

 

虽然Data.Gov初次上线只开放了47组数据,但3个月内,阳光基金会却收到了47个新开发的应用程序。这些程序,其中一些相当经典,以至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对它们作了报道。当然,这些应用程序也成为昆德拉游说其他部门开放更多数据的超级“武器”。

 

826日,Data.Gov上一次性新增了178项原始数据。但昆德拉并没有松懈,他立足“互动”、不断完善Data.Gov平台的功能,先后加入了数据的分级评定、高级搜索、用户交流以及和社交网站互动等等新的功能。例如,用户可以在网站上直接向联邦政府建议开放新的数据,而相关部门必须给出回应,若不同意开放,也要列出理由。从20095月至12月,Data.Gov共收到社会各界约900项开放数据的申请,联邦政府最后回复:16%的数据立即开放,26%将在短期内开放,36%将计划开放,还有22%因为国家安全、个人隐私以及技术方面的限制无法开放。

 

2009128日,行政管理预算局(OMB)发布了《开放政府的指令》(Open Government Directive),命令各个联邦部门必须在45天之内、在Data.gov上至少再开放3项高价值的数据。

 

20102月,米勒又代表阳光基金会给昆德拉发出了一封公开信,对于政府各部门开放的高价值数据做了一次全面的评估,她直接批评11个机构对于开放数据的消极态度,并对数据的格式和质量提出了十分具体的建议。

 

随着这种从上到下、由外至里的高压态势,数据开放的步伐开始逐步加快。

 

2010521日,Data.Gov上线发布的一周年纪念日,联邦政府开放数据的总数达到了27万项。

 

截至201112月,Data.Gov上共开放了原始数据3721项、地理数据386429项。

 

作为Data.Gov这艘旗舰的舰长,昆德拉再次获得了成功。他的成功,也引起了美国各界甚至全世界的关注。昆德拉先后获得了一系列的奖项和认可,他被评选为年度CIO,被推选为世界经济论坛的青年领袖。

 

2011年,美国信息产业的巨头、全球500强之一的EMC公司,宣布建立“数据英雄奖”(Data Hero Award),以奖励那些“在大数据时代用数据对个人、组织、产业和世界产生了深远影响的从业人员”。201159日,EMC的评审委员会决定将首届“数据英雄奖”颁给昆德拉。舆论上下一致认为实至名归。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