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4)语言记忆  

2013-07-13 23:52:33|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语言记忆

 

语言削弱了这个障碍。通过语言,人类能够彼此交流。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的信息,接收者不必经历就可以将信息存储到记忆中:我可以告诉朋友往北走 10分钟能看到一个小池塘,而不必抓住我的朋友亲自把他拉到池塘那里。语言还能帮助人类克服他们生命的有限性。在人类拥有彼此交流的能力之前,生养孩子(即传递一个人的基因)是人类为子孙后代保留一些他们存在的唯一方式。语言增加了一种全新的策略,以战胜人必有一死的命运。

 

进化生物学家估计,在几十万年的人类进化历程中,语言是相对较近才出现的现象。只有当我们的早期祖先开始使用双腿直立行走,头部慢慢改变形状,大脑体积增加,声道改变形状,他们这才具备了适宜的生理基础以足够好地控制声音来说话。但是生物学上的进化并不意味着他们真正能使用它,同时由于缺乏直接的证据,因为我们并没有目击证人,或者当时的录音,有的只是间接的迹象。使得我们还不清楚我们人类的祖先何时开始说话。

 

关于大约生活在 13万年前、善于使用石器工具的人类祖先尼安德特人是否发展出了一种语言用于彼此交流,以及他们的语言发展到了何种程度,考古学家与生物学家之间一直存在争论。目前的共识认为,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它应该是一种超越了我们称为言语的类似歌唱的原始语言。但是在非洲,大约 10万至 5万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情。工具用途的复杂度与扩散度,膨胀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得多。很难相信,仅仅通过操作进行学习(“做中学”)就能够解释这种快速的创新与对新用途的采用,这是创建程序性记忆非常耗时的过程。而似乎更加合理的解释是,作为一种更为有效的沟通工具的语言出现了(从而传递了信息)。

 

取舍之道

 

我们的祖先迅速意识到,语言的作用非常大。它能让人们将他们的经验与知识传递给他人,从而能够很快在十里八乡进行传播。更为重要的是,语言使得人类能够通过将记忆从这一代人传到下一代人来保存记忆。这确保了新一代人能够建立起关于他们先祖的知识。

 

语言也改变了时间被人所感知的方式。在语言出现之前,上几代人他们的经验、想法与价值观念很少被人记住,只能通过形成程序性记忆的方式不甚明了地传给后人。有了语言之后,上几代人就成为了可确认的实体,他们能够被参考并且被记住。语言使人类能够了解历史,能够理解发生在他们之前的往事,并且最终将他们自己也贡献给历史。通过语言,在几代人之间传递的故事开始涌现。这些故事可能能够提供知识,或者仅仅只提供了娱乐,但是在这些早期的故事之外,还形成了关于人类的宏大叙事,正是这些人类的宏大叙事为生命与人类的存在提供了意义,并且这些叙事还传达了一种时间感与历史感。

 

所有宏伟的史诗都开始于口述传统:从苏美尔人的《吉尔伽美什》(Gilgamesh)①,到北欧人的古冰岛诗集《埃达》(Edda),再到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与《奥德赛》,通常都采用押韵与韵律,以便于记忆。最重要的是,通过语言它们才得以形成。也是通过语言,人类才能够穿过时间的长河。

 

知识与故事这两种陈述性记忆的传递都是通过语言促进的。当人类使用语言进行交流时,彼此的经历就能够被分享。不需要人们共同参与某个具体的过程,情景记忆就能够被创建出来。告诉一位朋友我如何抓住一只鸟,比打猎时带上某个人让她观看或者为她抓一只鸟要快得多。这是个巨大的好处。另外,语言的影响在思想大意、事实与洞察力的传递方面更为明显。如果我想告诉别人我抓住一只鸟的经历,至少我还可以向别人演示我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怎么能够在没有语言的情况下传达他深刻的见解呢?

 

由于语言使沟通更便利,同时促进了抽象记忆的创造与传播,它改变了我们祖先的生活。语言使得他们能够进行抽象的思维,并且发展出对生命与自然的普遍观念。不同于他们之前世世代代的先人,掌握了语言的祖先有了发现这些思想、理解自然法则的动机,因为他们终其一生构建的思想见解、抽象记忆能够通过传播而保留给下一代。

 

结果是惊人的。语言释放了人类个体记忆的潜力。正如 J. R. 安德森(J. R. Anderson)与威廉·麦克尼尔(William McNeill)所认为的那样,这使得比以往大得多的人类群体间配合成为可能,语言促进了更大社区的形成并促使更大群体中的人们一起劳作。语言培养了对知识的运用,并释放了创新与效率的力量。总之,语言对人类发展的影响,与火的发现同样重要。

 

尽管说交谈很便宜,但是通过语言使人类记忆代代相传却并非不需要代价。实际上,代价还相当高昂。它需要时间与精力去传播,去记忆。年轻人与年长者需要聚在一起,年长者要去讲述,同时年轻人要去倾听。讲述者必须准确地传达事件的本质,而接受者必须尽可能多地去集中保存其本质。

 

取舍之道

 

极有可能,为了增加回忆的准确性,这些故事不得不多次地被讲述,以求完全被理解,这使得语言记忆既耗时又昂贵。因此,一个事件被记住所需要的努力就成为了一种有效的过滤机制。最微不足道的见解或许就不会通过这种方式去传递;这一方法是留给我们祖先认为的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能改善人类生存的知识,以及思考了关于人类存在的根本问题,并帮助在人群之中与几代人之间形成了共同纽带的宏伟史诗。

 

今天,我们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技术帮助我们彼此之间进行沟通,从移动电话到视频聊天。然而,这些科技设备并没有改变其根本:人类间的沟通仍然是耗时的,所以,人类要记住其内容也是如此。

 

直接的口头交流,是我们人类用来提高自身记忆能力的一种机制,但是它有其内在的局限性。它只有当我面对一个能听见能理解的同类时才有效,如此才能够将我回忆起来并告诉她的见解与经历添加到她的记忆中。如果我面对的是不能交流的对象,或者我周围的那些人并没有兴趣听我讲,将会怎样呢?尽管拥有沟通的工具,但是如果我无法分享我的记忆它们依然会消失。分享是保持记忆鲜活的关键,而语言是分享的一种主要机制。

 

不幸的是,仅仅分享还不够。即便有人在听我讲我的记忆,我可能无法准确地回忆起来。正如我之前解释过的那样,人类的记忆力相当不错,但它远非完美。记忆一直是一种长期的建设性的努力。通过回忆,经历与思想再度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但在我们分析并存储我们听到的内容时,会受到我们自己个人发展与我们生活环境的影响。这就像孩子们玩的“土电话”一样,传话的效果只会越来越糟。当孩子们细声耳语,一个人一个人地往下传时,他们在传给下一个人时已经对听到的话“添油加醋”了。这导致的结果就是,队伍中最后一个小孩说出的话,往往与最先传出的原话风马牛不相及。

 

在许多方面,几代人之间口口相传的口头记忆就像是玩“土电话”,不过只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我们并不知道原始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在两个方面,它实际上比“土电话”还要糟糕:首先,我们通过几代人之间的讲述与记忆所传递的东西并不是一句简单的“你好”,而是一组复杂的信息。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这可能会使准确记忆的可能性更大。一个详尽的、扣人心弦的故事提供了丰富的背景,而人类发现这背景比脱离了具体意义的一个词或短语更容易记住。因此,人类记忆与口头交谈的结合可能能够保存一个故事的核心要点,以及生与死、爱与战争的惊险史诗。但是另一方面,通过这样一个过程不可能长时间地保存准确的细节。这种细节可能对于一部史诗传奇来说是次要的(比如,德国民间史诗《尼伯龙根之歌》中的英雄人物齐格弗里德杀死的龙是绿色的还是褐色的),但是,当准确性非常重要时细节就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比如,如何种植农作物,对天气的解释,依靠星星航行,或者使用某种药草治疗某种疾病)。这使得我们的祖先非常珍视那些拥有准确记忆能力的人。

 

“拥有良好的记忆被视为卓越的标志;它在找工作与成为社会精英方面有极大的帮助。”美国纽约大学英语系教授玛丽·卡拉瑟斯(Mary Carruthers)如是说。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以及其他希腊哲学家充分地阐述了准确回忆的价值与本质,并描述了多种改善一个人记忆力有用的工具。人类社会对于出众记忆能力的崇拜一直持续到中世纪,并坚持到了现代。

 

然而,人类记忆的基本特性一直没有变化,那就是:存储与回忆是一种需要不断建设的过程。如果我们想要使用语言将我们的记忆传递给他人,那么事情就变得更加困难了。这时候存储与回忆的建设性过程就发生在两个或多个人之间,而不是某一个人身上。词语的意义以及它们的内涵在不同人的理解中是不同的,而且那些只听过故事而没有经历过的人,不得不依据他们对听到的词语的理解,完全按照字面意义去构建记忆。尽管拥有这种结构性的不精确,孩子们用“土电话”传递故事时所领会的东西,还能够给他们带来一种类似在一群人中建立起一份共享的公共记忆的感受。但是,通过人类记忆的每一次提取,倾听与存储的内容已经被改变了,尽管变化是如此轻微。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