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19)生物学中的还原论和整合论  

2013-06-05 23:35:15|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生物学中的还原论和整合论

发信人: wubian (wubian),

  : 生物学中的还原论和整合论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3011414:48:13 星期二

http://bbs.pku.edu.cn/bbs/bbstcon.php?board=Biology&threadid=339

 

按:

 

这是笔者近段时间写的一篇论文,是我对于还原论和整合论的思考,其缘起是看了著名生物学家Ernst Mayr的一本书The Growth of Biological Thought,中文译本叫做《生物学思想发展的历史》。这是一篇还没有正式完成的论文,本来想把它做得更好些当作毕业论文的,但学校不允许,非得让我选他们出的题目,无奈之下我只好选了学校的标本馆哺乳纲和爬行纲标本研究,其实我对此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但世上能有多少事情顺自己的心呢?不过,我还是想把这篇论文做完。听一个好朋友介绍说这个版块有许多行家,所以我也就不怕丑,把它拿来给大家看看,希望大家能提提意见,尤其欢迎专业人士的系统批评和指正,了却我的一个心愿。另外,烦请不要随意转载和粘贴本文,若要转贴,请提请作者同意并署清楚作者名字,否则本人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生物学中的还原论和整合论*(注1

华中师范大学生科院99 邮编:430079 

吴边

 

一、引论

 

生物学在近几十年里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进步,产生了大量的优秀成果,迅速成为了科学界一颗闪耀的新星。然而,在学科突飞猛进的同时,学科的发展方向和前景上产生了一些争论,还原论(Reductionism)和整合论(Holism)就是一例。Koyre1965)认为:“抽象的方法论在科学思想的具体实际发展上只占有相当小的地位。”库恩(Kuhn)等人也同样对方法选择的重要性看得很低。这当然都是说明我们在此方面的工作还处于低水平的例证,却也是此问题未受到重视的反映。我们只需想想伽里略(Galilei)如何用斜面的方法推理,并用比萨斜塔实验反驳了亚里士多德(Atistotle)所谓“重的物体比轻的物体落得快”的论断,从而发现了自由落体运动;想想牛顿(Newton)和笛卡儿(Descartes)各自独立地用微观分割的方法解决实际的物理问题,创立了微积分这一现代自然科学的基础。这些伟大的历史人物能纠正错误、发展进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运用了求真的方法。虽说用了正确的方法不一定就能得到真知,但我们可以想象在错误道路上绕圈子所浪费的精力将是多么得巨大,更何况对于还原论和整合论这种并非具体的方法、技术,而是高度抽象和理论化了的方法论。能自觉用方法论来指导实际工作,比起自发的状态,毫无疑问是要有效得多的。不过,现在的情况较之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对还原论的反思很大一部分在于科学工作者对用还原论方法揭示生命奥秘的怀疑;对整合论的期盼很大一部分在于我们对探究生命现象的复杂性的迷茫。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地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更好、更科学的方法来指导实际的科学研究。

 

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我们认为科学是一项非常崇高而严肃的事业,科学认识论当然也不例外,我们将会非常认真而严肃地来讨论还原论和整合论,希望能有抛砖引玉的效果。

 

二、还原论

 

还原论是一种科学研究中的基本思想方法,按照方舟子先生的述评,它是由来以久的,而且比较单纯,“(朴素)原子主义、机械主义和物理主义”都是它历史上的表现形式(方舟子《还原主义和整体主义述评》2000)。总的来说,我们以为还原论可以这样表述:如果在组成上H=a+b+c+d+……,那么效果上也是H=a+b+c+d+……,所以我们只要把abcd等一个一个弄清楚了,H的自然就弄清楚了。生物学家迈耳(Ernst Mayr)在参阅了Dobzhansky and Ayala 1974 ;Hull1973b;Schaffner1969;Nagel1961等还原论著作后,归纳出了三种还原论含义(Mayr 1982):组成性还原论(constitutive reductionism)、用目性还原论()和学说还原论(theory reductionism)。

 

组成性还原论认为生物有机体和无机物的物质组成完全相同,生物界的事态同过程和原子、分子层次的物理一—化学现象也完全没有矛盾。1826年,亨内尔(Hennell)用人工的方法合成了乙醇;1828年,沃勒(Friedrich Wohler)用氰酸与氨制成了尿素;1887年,费舍(Emil Fischer)用碳、氢、氧等元素合成了果糖和葡萄糖。(Sir Edward Thorpe,History of Chemistry,London,1921)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怀疑生物和非生物的物质组成是相同的了。在原子、分子层面,生物体也是符合物理和化学学科定律的,这是现代分子生物学的思想基础。对于组成性还原论,并无太多疑义和讨论的价值。

 

学说还原论则主张在某一科学领域(一般是更复杂的领域或在等级结构较高层次)中所形成的学说和定律可以看作是在另一学科领域所形成的学说和定律的特殊情况或事例。尽管很多物理学家投入到了生物学的研究领域,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如研究视觉意识的著名英国科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但这并不意味着生物学就是物理学的一个特例分支。这其实牵涉到一个很本质的问题,那就是对生物体和生命现象的看法,他们和非生命体和非生命现象到底有没有本质区别?如果没有,那么稚嫩的现代生物学就可以被名正言顺地还原成物理学了,可能惟一需要注意就是因为研究对象和周围环境的不同而要做些微调,如英国科普作家格利宾(Gribbin)所说的“二流科学家做出一流的工作”那样简单。如果真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尽管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和发育生物学等的发展一日千里,但却丝毫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过生物学中最重要、最根本的生物的起源和演化、生物的历史性、意识等问题。我们并不是要回到活力论(无论新旧),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把非生命和生命等同起来。只要是深入研习过生物学的人无不会被生命世界的奇妙所折服,而那绝对不是非生命界所有的。学说还原论,至少笔者不认为它有多好的前景。

 

用目性还原论主张要认识了解整体就必须将之分解为其组成部分,而且还要进一步将这些组成部分再分解为它们的组成部分,一直到等级结构的最低层次。早在1944年,非常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薛定谔写了本小册子《生命是什么》,尝试用“负熵论”来解释生命现象。他非常清楚地表达了一个信念,即基因是活细胞的关键组成部分,要懂得什么是生命,就必须知道基因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这本书直接导致了1953年和F.Crick一起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J.D.Watson从物理学的兴趣转移到了生物上来。实际上,薛定谔所持的就是此种还原论,也包含有学说还原论的味道(参看薛定谔,《生命是什么》和詹姆斯?沃森,《双螺旋》)克里克在《惊人的假说》一书的第一章引言中开篇就写道:“惊人的假说是说,‘你’,你的喜悦、悲伤、记忆和抱负,你的本体感觉和自由意志,实际上都只不过是一大群神经细胞及其相关分子的集体行为。”克里克的这句话甚至可以看成是所有此类生物还原论者的宣言,这种被称作“用目性还原论”的还原论具有相当的说服力和理论性,我们认为它才是“正宗”的还原论,本文中要探讨的还原论,其具体涵义也指的就是如此。

 

将整体分解成组成部分,一直到最低层次,这是从1617世纪近代自然科学——可以真正称作“科学”开始——取得突飞猛进的一个主流的基本思想起点。自然科学家们普遍都有一种“通过现象看本质”的本领,以牛顿三大运动定律为基础的经典自然科学宣称其整个科学大厦业已修毕,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其他粒子对一个粒子的作用力及此粒子本身受到的作用力确定它的行为。而宇宙本质上就是无数但有限个粒子,我们只要知道所有粒子的速度与位置,就能够精确地预言每个粒子未来的行为,从而预言宇宙的未来。然而“黑洞辐射”和“紫外灾难”却使得相对论和量子理论取代了经典物理的权威位置。虽然人们津津乐道它们提出的“测不准原理”和“多个世界”以及“相对的时空观”,但研习过的人都会发现它们其实都各自源于一个方程(组)。有些科学家甚至给了我们一个更诱人的科学树描述,在这个树的基点,是一个方程(组),上面有两个分支——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理论,再往上分,是各个基础学科,然后是各种应用学科(农、工、医等)。这棵树是那么得光辉,甚至前不久报道说,矗立在日本三井公司大厅中用五十五只钻表和二十八件珠宝装饰的六公尺高的,号称全球最贵的圣诞树在其面前都暗淡无光——那不过是棵一千万美元的圣诞树而已,而这棵科学树却是整个宇宙。其实这仍然是沿用还原论来做科学研究,甚至想把整个宇宙还原为一个方程(组)。(Max TegmarkJohn Archibard Wheeler,《量子之迷百年史》,2001

 

尽管有人提出所谓的“现代还原主义”的词语,并且分析了它与“现代整体主义”的各种相同和融合之处(方舟子,2000),但其实“现代还原主义”的核心思想并未逃出“用目性还原论”,所以我们更倾向使用迈尔的这个名词。用目性还原论在现今的生物学研究中很受欢迎。迈尔的名言:“生物学只有一种,就是分子生物学”(Mayr 1982,p.65),还有在1966年提出“神经生物学”(Neuroscience)这一学科名词的哈佛大学的库福勒(Kufflor),提出了“从神经原到大脑”(From neuro to brain)的研究思路很能代表大多数神经生物学家的心声,而现在的研究绝大部分工作也都是在还原论的指导下开展的。比如胡贝尔(D.H.Hubel)和威塞尔(T.N.Wiesel)Kufflor的研究思路从事视觉(Vision)系统的信息加工研究,他们在1981年和研究左右大脑分工的斯派瑞(R.W.Sperry)共享了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200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之一坎德尔(Kondel)也用无典型脑但行为相似家兔的Aplysin(海兔)来代替对脑十分复杂的家兔进行研究。这里沿用的都是典型的生物还原论方法。可以预见的是,将来也还有许多研究工作将在还原论的指导下继续开展下去。

 

三、整合论

 

我们不必要从亚里士多德开始讨论整合论思想,那是哲学家的作业;整合论(Holism)真正作为一个科学术语是斯幕茨(Smuts)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1926)才正式提出的,他用这个术语表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概念。方舟子认为历史上各种反还原论的思潮都可以归入这个阵营,“包括:泛灵论、目的论、神创论、活力主义、拉马克主义、米丘林—李森科主义等”,而且整体论“向来就是以反还原主义的面目出现的,至今仍然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其中,“有非科学的”,“有反科学的”,“有伪科学的”,“有接近信仰的”,“也有属于科学思想的”(方舟子《还原主义和整体主义述评》2000)。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整合论可以表述为:在组成上,H=a+b+c+d+……,但在效果上H>a+b+c+d+……,所以即使弄清楚了abcd等个组分,仍然是无法研究清楚H这个整体的。整合论强调研究高层次本身和整体的重要性,它认为较高等级层次的单位大于其部分之和,因此将整体分解为它的组成部分总会遗留下未分解的残存物,还原论不能说明问题。它还强调了每个层次的问题和学说的独立自主性,最终就必然是生物学作为一个整体的独立自主性。(Mayr,1980

 

事实上,整合论真正算从哲学家那里走到科学家是从比查特(Bichat1771-1802年)开始的。十九世纪生理学上最早的观念之一就是,身体的生命是组成身体的各个组织的生命的总和结果。比查特提出了这个理论,并且在弄清这些组织的特性方面有很多贡献。他以为在生命中,生活力与物理和化学的力量经常在斗争之中,后两种力量在生物死后,就重新主宰一切而毁灭了生物的躯体。这自然是活力论的观点,然而他毕竟开始有了自己的觉醒,把整合论从哲学家的概念那里拿到了科学中来。

 

但此后的道路并不平坦。包含着整合论思想的提法,比如泛灵论、拉马克主义、新旧活力论等在科学那里总是十分容易地就被打倒了,得不到广泛的承认。原因很简单。当原先的医学、解剖学、博物学和生理学等想冲出重围上升到科学的时候,把物理、化学引入的生理学最先取得进展。17世纪,和牛顿力学体系结下不解之缘的哈维生理学的诞生就是生理学被确为科学的标志。(杨学仁等编著,生命科学发展史94-106页)从此,引入物理和化学就成了生物学研究的范式,现代的生物物理学、生物化学、细胞学、分子生物学、分子遗传学,等等都是如此。物理和化学的研究思路就是诞生于还原论,并一直在沿着这条思路往下走,引入了这些,生物学中的整合论还能有什么生存的空间呢?

 

一直到了20世纪,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人们开始意识到复杂性问题。20世纪40年代,美籍奥地利科学家路德维格?贝塔朗菲、美国数学家维纳和美国数学家申农分别确立了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的地位,而后美国圣菲研究院(Santa Fe Institute,简称SFI)开始自觉研究复杂性问题。有学者认为,简单性和复杂性的划分有客观依据,复杂性科学有客观的研究对象,应当把复杂性当复杂性来处理。(苗东升,2000)这都表明了整合论在现代科学发展中的复兴趋势。

 

随着当今生物学的发展,研究问题和对象的深入,越来越迫切地需要整合论来开辟新的道路。比如研究胚胎发育成生物个体的发育生物学和用物理、化学方法在分子水平上研究生物的分子生物学,虽然可以把小分子物质(比如各种碱基对和氨基酸)弄得比较清楚了,但大分子物质(比如细胞器)的自组性功能——小分子物质整合在一起就自动发生了生命活动过程却是未能突破的瓶颈,而对其行为过程的预测更是不可想象,发育过程仍然停留在描述阶段。脑科学也是如此。的确,外界的各种信号到达大脑,是通过神经原的化学和电信号传递实现的,但各种信号传如大脑之后就如何形成了各种感觉、知觉乃至更高等的意识呢?曾经有科学家试图分析猫的脑电波图象(复旦大学生科院 寿天德),却发现和大家通常所研究的老鼠比起来,猫的图象复杂得没有任何头绪,更何况人呢?

 

现在的非线形和复杂性的研究热潮还未褪去,并有更加升温的趋势;而基于此思想的计算生物学(生物信息学)更是炙手可热。Nature杂志在20021114日的一期出了个计算生物学专辑。在卷首,Nature的资深编辑写道:“For the past half century, scientists have made major advances in understanding the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key biological molecules. Now the challenge is to take a wider view and integrate this knowledge to learn how these molecules interact on the subcellular, cellular, and higher levels. Central to this effort is modeling and predicting the behavior of complex biological systems, which can best be accomplished by joining the expertise and approaches of quantitative scientists-including mathematicians, physicists, computer scientists, and engineers-with those of biologists.”(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科学家们在关键生物分子的结构和功能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现在的挑战是要开阔我们的视野,并且整合知识来认识这些分子如何在亚细胞、细胞和更高的水平上相互作用。这个努力的中心是要建立模型并预测复杂生物系统的行为。这些生物系统能熟练地完成专门技术,接近定量科学家——包括数学家、物理学家、计算机科学家和工程师——当然还有我们的生物学家。——译文由笔者负责) Integrate(整合)一词正切中要害,为我们将来的工作给出了一个指向。

 

诚然,整合论的思想并不新鲜,古时的中外先哲们都有相应的思考和论述;而且科学整合论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从概念到概念,还没有实际的科学研究成果出来,比起还原论来是那么得幼稚,反驳还原论的力量是那么微不足道,但是在科学研究中正式提出整合论,至少打破了数百年来还原论在科学研究方法论上一统天下的局面,给了人们另一种选择的可能。

 

四、对还原论和整合论的一些思考

 

写下这个小标题后,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还原论和整合论的根本分歧究竟是什么?“所有的突现论者都认为解释性还原论并不完善,因为在等级系统中复杂性较高的层次显露出新的、事前不能预测的特征。由于每个层次都具有较低层次所不具有的性质,因此,对复杂系统的研究必须在每个层次上进行。”(Mayr 1982p.64)迈尔认为两者的根本分歧体现在还原论认为突现的完全可预测性,而整合论则认为突现的不可完全预测性。方舟子对此反驳道:“我们认为,至少在理论上,高层次的新性质是可以根据组分加以预测的。但是,由于生命是非线性的系统,这种预测具有不确定性,因此往往导致了不能预测的假象。”(方舟子,2000)对于这个问题,恐怕让统计数学学家来讨论更为合适;不过迈尔和古尔德(S.J.Gould)要把生物学变成描述性的生物历史学,却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为了探讨清楚这个问题,我们不妨把问题稍作延伸,对自然科学的产生做一个巡礼。40亿年的生命史为人类的出现,作了全部生理上的准备,而这一进程的最后冲刺是在大约开始500万年前。这时,一些灵长类放弃了动物的本能而以智能的方式去求生存。这当中,许多尝试都遭到惨败,但,我们祖先的有意或无意的不断努力,使得产生智能生物这种概率小得不能再小的实件终于还是发生了。在经历了漫长的愚昧时代后,人类逐渐能生存下来,他们中的部分人甚至能生活得相当不错。这样的一批人,中间的一些就那么过下去,和原始人并无太大差异;另一部分人除了基本生理需求外,开始对周围的一些事情开始发生兴趣,有了种种“无聊”的问题。随后的岁月里,围绕着这种种问题的思考、研究和争论,渐渐诞生了宗教、哲学、文学、数学、音乐、艺术……当现代的科学研究成为一种职业之后,其中的功利色彩是不言而喻的;但在产生之初却肯定不是如此。爱因斯坦于1918423日,在国著名物理学家普朗克60岁的生日纪念会上作的关于探索的动机的著名演讲中谈到的:“有很多人所以爱好科学,是因为科学给他们以超乎常人的智力上的快感,科学是他们自己的特殊娱乐,他们在这种娱乐中寻求生动活动的经验和雄心壮志的满足”,“人们总想以最适当的方式来画出一幅简化的和易领悟的世界图像;于是他就试图用他的这种世界体系来代替经验的世界,并征服它。这就是画家、诗人、思辨哲学家和自然科学家所做的,他们按自己的方式去做。个人把世界体系及其构成作为他的感情生活的支点,以便由此找到他在个人经验的狭小范围里所不能找到的宁静和安定”。也就是说,最初的探究纯粹是一种好奇、兴趣和心灵需求,这是科学思想诞生的心理动机。

 

作为溯源,科学的诞生一般都要从古希腊开始。丹皮尔描述的古希腊的哲的前科学意识解决物质问题的思路是很有意思的,他们开始的时候都用基本元素的想法,泰勒斯(Thales)认为是水,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认为是气,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认为是火……这些思潮启发了我们知道的最早的原子论者——留基伯(Leucippus)和德谟克里特(Democritus)。他们把元素问题更加简化,把单一元素假说发展成为原子说,认为物质由散布在真空中的终极粒子组成的,这虽和我们今天物理学中的所认识的原子已大不相同,然而却在思维方式上并无差异。“原子哲学标志着希腊科学第一个伟大时期的最高峰。其后就是一个停顿时期,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倒退时期,可见用哲学的先验方法研究自然是多么危险。”(丹皮尔《科学史》第一章,引文见64页)再往后继续发展,产生于毕达哥斯拉的数学理性、由亚里士多德奠基的逻辑理性和以阿基米德为鼻祖的西方实验理性,相互作用融合,逐渐转化为了近代笛卡儿的理性演绎法、伽利略的科学实验法和培根的科学归纳法,这为自然科学的诞生奠定了坚实的理论思想基础。但仅仅思想还不足以产生科学,不然的话科学就无须从哲学分离出来。严格来讲,只是在古希腊文化中有着足够的科学养分,古希腊和中国古代一样,其本身并不足以产生真正意义上的自然科学。近代西方的工艺传统和古希腊的哲学传统的融合才真正使自然科学兴盛起来。(魏佳音,《也谈近代科学与古希腊文化的关系》)既是一位纺纱工人同时又是一个木工的哈格里夫斯,因一次纺纱时不慎将纺车弄翻,而受到启发,发明了立式的多滚轮纺纱机。(吴国盛,《科学的历程》)各种职业的和业余的发明家的参与极深刻地促进了科学的发展。正是因为各种关注实际的工艺人事加入科学行列,加之一批天才的努力,自然科学在文艺复兴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观察与实验的方法,并得到数学分析的帮助,从哲学中独立了出来。“哥白尼和刻卜勒虽然仍在数学的和谐中寻找最后因,而且在牛顿的时代以后很久,这个思路还是存在着,往往以为在每个现象可以用数学方式从量上加以表示后,这个现象就算既得到了科学上的解释,也得到了哲学上的解释了。”(丹皮尔,216页)

 

从科学诞生之日起,就只有两个中心问题——客观真实是怎么样的?我们又应当如何去理解?也就是说科学首先是承认了客观真实本身的客观真实性,其认知方式是“主体——客体”的二元对立,这直接脱胎于古希腊的哲学思想。现代西方哲学早已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力图用从哲学二元论转向一元论,比如非常杰出的德国哲学家、现象学创始人胡塞尔(E. Husserl)就做出了天才般的工作。然而哲学对于科学的影响已早不如以前,20世纪才诞生的量子理论就可看出此点。量子理论提出的认知方式是“主体——客体——环境”三位一体,他们很强调环境对客体的影响,环境的介入会使客体的波函数坍塌,从而失去概率统计意义。(《量子之迷百年史》)但这样的认知方式和以前想比并没有根本的改变,哲学的影响仅限于哲学学术圈内。

 

我们发现,人类从对客观认知的伊始就开始了两条道路的旅程。一条是神秘化道路。对于未知领域,当觉得没有什么熟悉事物可以类比的时候,就把它给神秘化、玄虚化,宗教、玄学、迷信都是这样产生的。而对于科学的根本问题,如果不愿意做哲学探究,或者是在哲学探究上走了歪路,都会产生这样的神秘化、玄虚化,泛灵论、活力论,牛顿的第一推动力,爱因斯坦相信的上帝,都有这种味道。

 

另一条借助于我们熟悉的事物。普通人就以日常生活为参照,说起电流,就想起水流;说起原子中的电子自旋,就想起儿时玩过的陀螺。科学家自然不是和日常生活类比,但对客观世界的认识也总是从本专业出发,“三句话不离本行”。客观世界本身并不是分成了物理、化学、生物……这种类比、联想的认知方式其实就是还原论的认识思想本质。从近代自然科学——可以称作真正的科学的起源,我们可以看到,原先在古希腊和中国先秦时代的哲学思想并没有催生出科学,而是一种前科学阶段,这个时候更多的是哲学化的思辨味道,站在科学的角度看,那更象是玄学化的时代。到了近代,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宗教更新,使得一般人也加入到了基督教的队伍中来。这个时候,古希腊和阿拉伯、中国等的各种思想交融,更重要的是世俗的工艺学传统和理念也融合了进来,这样一来,科学还原论终于滋生出来,随之而来的就是科学的昌明时代。

 

历史地来看,从前科学的玄学化到现代科学的还原论,这是科学方法论的思想脉络梗概。遗憾的是从古至今,并没有真正的科学整合论诞生。这原因很简单——科学还原得还不够。这并不是个悖论。还原论和整合论相互之间有着很强的互补性,二者之争颇有些“床头打架床尾合”的味道。它们在外化层面上是对立的,但为了探索生命,彼此却又不可分离。不先从各个组分(物质上、系统组成上的)入手,弄清楚一个个的具体问题,怎么能从整体上来把握呢?没有还原论的整合论不过是座空中楼阁。可还原论把系统割裂开来,忽视复杂性、忽视整体作用的缺点却是它永远无法招架的死穴,没有整合论的还原论将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科学的整合只可能整合科学还原的东西而不是别的,整合论注定要在还原论充分发展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后才能有所作为,否则那就是从概念到概念,没有科学意义的、形而上学的玄思。这种玄思有着非常强烈的惟我论和相对观念的味道,怎么说都行,不存在客观的判定标准,也不承认有客观实在,对于科学而言,这是绝对不能够允许的,有百害而无一利。

 

不得不承认,整合论还很幼稚,没有什么实际的功效,但我们相信,人类的这另一种认知方式一定能和还原论相得益彰,在未来的科学研究中大放异彩!

 

注!:生物学思想中ReductionismHolism是争论的了很久的热门词语。Reductionism大家一般都统一翻译成“还原论”或者“还原主义”,涵义的理解上也没有什么分歧,但Holism就不同了。《英汉生物学词汇(第二版)》(科学出版社名词室编 科学出版社1997)和《英汉常用生物学词汇》(任久长等编 陈阅增审校 科学出版社1997)都将Holism解释为:“①全体说②机能整体性”,在国内,学界一般将Holism译为“整体论”(或“简化论”)或者“整体主义”。我们考虑到在此处是将两者作为一个相对立的概念提出来的,而“还原”和“整体”在词性上并不相配,所以在此尝试用“整合”这一动词来对应“还原”。当然,integratisminteratism也被译作“整合论”,因而要指出的是我们在文中的“整合论”是特指Holism的,不妥之处还请方家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