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5)王澄:陈竺的“系统生物医学”救不了中医(2)  

2013-06-04 00:16:00|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王澄:陈竺的“系统生物医学”救不了中医(2

 

五.系统生物学和中医整体论没有任何关系。评香山291次学术会议。

 

说到中医的瞎掺和,让我想起英国的一个传统笑话。英国经常下雨,上班迟到的人要签到,还要写明迟到原因。往往是,第一个迟到的人在签到本上写“因为下雨而迟到”。后面迟到的人就写“理由同上”,“同上”,“同上”。有一天,第一个迟到的人写“今天因为我妻子生孩子,所以我迟到了。”可是后面迟到的人没有读第一个人写了什么,还和以往一样,写下“同上”,“同上”,“同上”。

 

中医就是这样,整天迫不及待地找“同上”。只有是什么人用了一个词,这个词和中医的词有些相近或相同,中医就迫不及待地说,“同上”,“同上”。中医甚至不知道人家在说什么就说自己和别人一样。于是,我给中医起个外号,叫“同上”。

 

现代系统生物学用的词integrating,是把不同的部分“组合”在一起的意思。有人把integrating翻译成“整体”,中医也凑上来说,我们也是整体论。其实中医最初说自己是整体的时候,有“完整和整个intact”的意思。现代生物学和医学每一个被组合的部分都是在实验室反复求证过的客观存在的科学事实,而中医说自己的整体论的组合部分全是虚词,脾不是解剖学的脾,肝不是解剖学的肝,心不是解剖学的心。然后,全靠中医这一张嘴,把这些个虚词随心所欲地联结在一起。就变成了“整体思考”。

 

奥卡姆剃刀20071124日在新雨丝上说,“强调‘整体’是对的,但要正确地体现出整体性,需要的是对系统间要素及构成方式的精确、定量的分析,不仅要有整体性的想法,更重要的是要有实现这种想法的可靠的、有效的手段,没有这些手段,所谓的整体性就是一句空话。”(科学的特性与中医理论的基础)

 

系统生物学是先有局部,后有电脑整合。而中医说的整体平衡,整体论,君臣佐使没有一个局部和细节能够用实验和数据表达出来,中医也说自己是“黑箱”,没有实实在在的细节怎么能谈得上“整合”?中医完全不知道系统生物学的研究过程,不知道是从实验到电脑模拟,再回到实验,要反复一千次,一万次,才能保证电脑里模拟的东西很像真的。请问中医,你们说的“中国传统医学的深厚积淀”的哪一部份可以用实验表达出来并变成数据?

 

王澄评香山291次学术会议

 

20061116日,香山科学会议第291次学术讨论会综述:系统生物学与中医药的发展。作者:中国科学院香山科学会议办公室,韩存志,杨炳忻,周春来。 来源:《科学新闻》20075月第1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加工整理。

 

(香山会议综述内容)近日,主题为“系统生物学与中医药的发展”的香山科学会议第291次学术讨论会在北京召开,中国科学院陈竺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刘德培教授、中国中医科学院王永炎教授和上海中医药大学陈凯先研究员担任会议执行主席。医药学、中医药学、中西医结合、生命科学、系统科学、哲理数学、化学等相关学科的35名专家学者应邀参加了会议。会议中心议题有“系统生物医学与中医药”、“复杂性系统科学方法与中医药的发展”、“系统生物学的思路和方法在中医药研究中的运用”、“医学发展趋势和前景分析”。与会专家围绕系统生物(医)学、复杂性系统科学与中医药的发展,在充分交流的基础上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并提出了建议。

 

1.(香山会议综述内容)

 

中西医药学有可能在各自的发展中,在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基础上,优势互补,逐步系统整合。这对于促进医学科学体系创新,探索解决生命科学中的复杂问题具有深远意义。伴随现代科技的发展,西方医学遵循“还原论”的研究思路和方法,采用实验性的生物医学模式和与科技紧密结合的医学研究模式,形成了现代生命科学与医学的研究主流。然而,近些年来,随着人们对复杂性疾病的认识逐步加深,还原论方法的局限性日益显露,现代医学面临着复杂疾病模式的严峻挑战,整体观的重要性被科学界日益重视。重视生命科学的复杂性和整体性研究已成为当今新的发展趋势。而以整体观为主要认识方法的中医药学理论,与当代生命科学发展趋势具有共同之处。中西医药学有可能在各自的发展中,在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基础上,优势互补,逐步系统整合。这对于促进医学科学体系创新,探索解决生命科学中的复杂问题具有深远意义。

 

王澄评论:

 

“中西医药学在多学科交叉融合”是永远不可能的。因为中医不是科学,仅仅是非常盲目的经验。因为“生命科学的复杂性”,所以“整体性研究已成为当今新的发展趋势”,这是一句谎言。把不同层次的研究数据整合integrating在一起的工作现在才开始。大部分西方科学家还在观望,看是不是很有用。“以整体观为主要认识方法的中医药学理论”与系统生物学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因为中医药没有“细节”数据。之所以产生了电脑模拟,是因为“细节”数据太多了无法“随意”处理。所以,没有太多的细节数据就没有电脑模拟的必要。

 

2.(香山会议综述内容)陈竺教授在题为《系统生物医学与中医药现代化》的主题评述报告中,就生命体的复杂性、现代医学发展的困境、中医药学的朴素系统观等问题进行了论述。系统生物学使生命科学由描述式的科学转变为定量描述和预测的科学,已在预测医学、预防医学和个性化医学中得到应用。复杂科学是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及复杂系统的科学,其研究方法以还原论和整体论相结合。随着人们对世界复杂性的进一步认识,系统科学理论和思维方法与中医基础理论及思维方法,找到了共同的哲学基础,为采用复杂性科学的思维和方法研究中医药学开辟了新的途径。

 

王澄评论:陈竺说的“生命体的复杂性和现代医学发展的困境”本身就已经否定了中医药的“朴素系统”的存在。中医骨科不用X光,用手摸一摸就能做出“朴素”的诊断。而核磁共振MRI的复杂才反映了人类的科学进步。陈竺说“系统生物学使生命科学转变为预测的科学”还为时过早。到今天为止,整体动物实验还是唯一的药物研究的最可靠的最终实验。现代科学界反倒是对系统生物学有个问题,问什么时候电脑模拟才能比整体动物实验强?需要多少年?

 

3.(香山会议综述内容)王永炎教授在题为《中医药学研究中系统论与还原论的关联关系》的主题评述报告中指出,随着医学研究的深入,把生命视为一个线性系统,以简单的因果关系来把握生命活动已日显不足。面对高度非线性的研究对象,应强调还原论与系统论的互动,强调自然与人文科学融合、系统论与还原论对接、宏观与微观结合,建立在整体、系统思维下的新方法,培育和构建新医学模式和创新医学体系。科学与人文融合是时代的主题,科学为人文奠基,人文为科学导向,科学求真,人文求善,科学人文合而不同,互补互动。医学的发展是以“人的健康”为中心,中医治病必求其本,以平为期。

 

王澄评论:生命和疾病的过程是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要看什么样的疾病。传染病和外伤可以看作是单一致病因子,而有些癌症是多个致病因子。系统生物学不是“还原论与系统论的互动”,系统生物学是把不同细节的资料数据企图用电脑整合在一起。医学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融合从来就不在实验室工作中,而是在对病人的管理和心理关怀方面,谈不上什么“时代的主题”。系统生物学决不是“新医学模式”。它是医学实验中多个细节部分(比如基因,细胞,亚器官)数据处理的一种新的尝试和方式。王永炎狗屁不懂,对系统生物学期待太高了。

 

4.(香山会议综述内容) 刘德培教授在题为《系统生物学与中医发展》的主题评述报告中阐述了中医药学的产生、特色,系统生物学的发展以及现代医学发展模式。指出生命体的复杂性决定了医学的复杂性,心理、社会、环境等因素都会影响生命体本身。许多复杂性疾病是生命体多层次、多层面因素作用的结果。克服这些困难需要在研究方法和观念上有大的突破,需要各学科间相互协作。将系统生物学“宏微并举”的成果渗透到中西医理论系统中去,结合疾病的基因分子网络,作出正确的临床诊治,将给中医药科学带来广阔的空间。

 

王澄评论:医学科学研究越复杂中医就越不对。中医不可能因为医学研究越来越复杂就“自动”变得有用了。陈竺能为中医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把中药放进陈竺那个还没有建好的系统生物学模型中看看中药有没有用。中药到今天为止,没有一个中药被现代医学的检验方法承认“有疗效”,过去50年一直找也找不到疗效,陈竺把研究中心的名字换成系统生物医学中心,再加上“各学科间相互协作”,中药就有疗效了?谁会给“中医药科学带来广阔的空间”?是你刘德培还是电脑?还是陈竺?

 

5.(香山会议综述内容)系统生物医学与中医药

 

“系统生物医学”是系统论与医学在全新的技术背景下的结合,在系统理论指导下,把人体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加以研究。通过大规模提取各类生物信息,深入研究基因组、蛋白组和代谢组等生物信息与环境信息的相互作用,阐明发病机理,研究新的诊断和治疗技术,从而引领现代医学进入预测性、预防性和个性化的时代。中医学是生命科学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整体观”、“动态观”、“辩证观”是中医理论的特色,与系统生物医学的研究思路不谋而合,因此中医的发展可以借鉴系统生物医学等现代生命科学文明成果。

 

王澄评论:说系统生物学“引领现代医学”,达到“预测性、预防性和个性化”还为时过早。系统生物学本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医决不是“科学”的一部分。一个两千年一字不变的中医理论你说是“复杂”,实在是荒唐。中医说的“整体观”大家都认为是“黑箱”,与系统生物学的用电脑来记录观察多个细节之间的关系毫无共同之处。(请读司履生:中医药学和系统医学毫无共同之处,也不能做为发展现代医学的指导思想。新雨丝20071211日)

 

6.(香山会议综述内容)与会专家指出,中医药整体化研究的核心问题是要通过中医药理论和现代科技相结合,研究揭示中药(扰动体系)与机体(应答体系)两个复杂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的规律。化学物质组学为系统整体地表征复杂扰动体系的特征及其与机体应答网络之间的关系提供了方法支持,整合化学物质组学的整体系统生物学对中医药的整体化研究将起到推动作用。代谢组学把人体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研究人体代谢网络在疾病和药物作用下的变化规律,此方法可作为评价中国传统中医中药的整体性疗效的重要手段之一。

 

王澄评论:如果承认现代医学的检查药物效果的方式,比如动物实验完成后的临床一,二,三期实验,药物上市后的临床四期实验。那么,中药大多是无效,少数是低效。无论你们换什么样的实验方式,最后的结果是告诉中国人,中药为什么无效。中医愿意做这些药物实验吗?把临床结论是无效的中药拿到更复杂的研究体系中就能够研究出有效吗?

 

7.(香山会议综述内容)由于肠道菌群组成复杂,要正确理解其在中药代谢中的作用,必须引入系统生物学的思路和方法。根据每个人体与健康人群所在的健康空间的距离以及是否向健康空间移动的趋势,可以对药物干预下人体的健康状况的变化趋势做出判断,从而实现对复杂药物成分作用的整体评价。同病异治,异病同治是中医的特色,这和不同的表型与基因型的关系正相吻合,应抓住中医证候某一时点的变化,重视整体表征的特征。通过组学的研究,勾划生物特征图谱,有可能找到证候研究的规律。但面对大规模的生物信息,如何进行整合,是尚待探讨解决的问题。

 

王澄评论:肠道菌群组成一点儿都不复杂,别转(zhuai)了。

 

8.(香山会议综述内容)与会专家提出,在研究中要认真思考和把握系统生物学与中医学的整体观念是否为同一概念,系统生物学的研究方法是否都适合于中医学,要重视研究对象微观和宏观的规律。要研究两者如何结合,系统生物学方法怎样用得最合理,用得最好,而不应仅仅是标签化。要在借鉴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方法,在还原论的基础上进行系统整合。

 

王澄评论:“系统生物学与中医学的整体观念是否为同一概念?”这才是有良知的人说的话。

 

9.(香山会议内容)复杂性系统科学方法与中医药的发展

 

生命是一个复杂的、整体化和网络化的系统。从系统观、信息结构、复杂性的角度,探索生命现象与疾病本质已成为国际生命科学领域的前沿和热点。复杂科学是在以还原论为纲领的经典科学正走向以系统论、整体论为基础的大科学时代的背景下,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及复杂系统的科学。其研究方法是还原论和整体论相结合、科学推理下定量分析和哲学思辨中定性判断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层次注重揭示客观事物演化的历程及其单元间的关系。从整体论出发,以复杂系统等研究方法为手段,结合中医药学研究的实践以及疾病的复杂现象和复杂性特点,探讨复杂系统研究的创新思维和研究方法,为研究现代医学模式和中医药学提供了可能的新思路和新的方法论。

 

王澄评论:系统生物学和“哲学思辨”毫无关联。

 

10.(香山会议内容)与会专家认为系统科学理论与中医基础理论有着共同的哲学基础,为采用复杂性科学的思维和方法研究中医药学开辟了新的途径。中医学既不属于自然科学也不属于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而是既涉及自然科学又涉及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的一门整体科学。它的整体科学性不仅体现在以整体观统摄全局、贯彻始终,而且体现在将许多学科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对中医理论的理解常常有赖于研读者的“悟性”。中医学证候分类的依据是中医四诊信息,包括症状、体征、舌脉象等。在中医临床诊疗中是能够找到规律的。目前的难点是如何把规律表述出来。在探讨复杂系统问题的有效模式和手段研究中应重视病、证、效结合模式,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规范研究与实证研究相结合的方法,从而推动中医药学的发展。

 

王澄评论:“中医学既不属于自然科学也不属于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这半句话是对的。中医是落后的技术和经验。“对中医理论的理解常常有赖于研读者的‘悟性’。”“悟性”就是“胡说”的意思。同一个病人分别让10个中医看病,会产生7-8个不同的诊断,你们还说中医“有规律”?

 

11.(香山会议内容)与会专家提出,中医学是个复杂系统科学,这与生命的复杂性相对应,研究中先要充分了解人这一复杂体系的各个部分。现在西方的系统生物学还是建立在还原论的基础上,与中医学的整体论还是不同的,二者不能等同对待。

 

王澄评论:这一段是有良知的医生说的话。“西方的系统生物学还是建立在还原论的基础上,与中医学的整体论还是不同的,二者不能等同对待。”不知道陈竺能不能看懂。

 

12.(香山会议内容)系统生物学的思路和方法在中医药研究中的运用

 

中医学的整体观从本质上具有系统科学思想,是传统的“系统医学”。只有在系统层面上深入研究和应用,中医药的特色才能更为合理地得到继承、阐释与发扬。当前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受到了方法学的制约。系统生物学是以整体性研究为特征的一种大科学,是研究一个生物系统中所有组成成分(基因、蛋白质、代谢物等)的构成,以及在特定条件下这些组分间的相互关系的学科。中医学就是把人体视为一个系统,通过测定和改变系统的输入和输出来调节系统的状态。系统生物学的思路与中医整体观相一致,为中医药研究提供了一个可借鉴的方法。与会专家以具体研究为例交流了用系统生物学思路进行的研究工作,如对肾阳虚证本质的研究等。

 

王澄评论:现代医学的系统和系统生物学的“系统”二字是以解剖学的“系统”为基础,或泛化而来的。比如,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骨骼系统等。中医没有这些系统,怎么能听说有了系统生物学就说自己是“系统医学”呢?

 

13.(香山会议内容)与会专家指出,现代医学的发展有有赖于分子生物学的发展。中医理论建立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上。面临文化的冲击,怎样变革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这是个重要的命题。阴阳是中医处理复杂问题的思维方法,根据阴阳不同,驾驭复杂事物的规律。应用系统生物学、复杂科学研究中医,应重视系统整体间的联系是通过什么来实现的。有些联系现在还没发现,中医虽然可能已经认识到,但尚不能表述出来。系统生物学从思维方式上讲是个非常大的进步,原先单个基因的研究是典型的还原论思想。现在系统生物学的研究确实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代谢组学、蛋白质组学,从技术高度上讲目前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功能组学是最难的,需要加强研究。系统生物学是东西方医学沟通的桥梁,最终二者很可能融合。

 

王澄评论:“现在系统生物学的研究确实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代谢组学、蛋白质组学,从技术高度上讲目前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我同意这位专家说的话,除了最后说得“桥梁”和“融合”是假话。

 

14.(香山会议内容)医学发展趋势和前景分析

 

我国医学发展正面临着疾病构成的变化、老年化社会的逐渐形成、社会心理因素的变化、环境因素的改变、生活方式的改变、健康观念的转变、卫生需求的增加和对科技进步的依赖性增强等重大变化。现行的生物医学模式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存在诸多缺陷,现有的疾病防治模式和手段以及医疗卫生保健体系已不能适应现代社会发展和人民健康福祉的需求。必须向着医学模式转变为生物-社会-心理-环境-工程医学模式的方向转变,实现“身心健康、无病无弱、环境和谐”的总体目标,以适应时代发展变化的要求。

 

王澄评论:中国已经落在时代发展的后面,距国际当代水平差得太远。跟上国际先进水平是唯一的出路。即使是中国的医学模式要转变,也和中医没有任何关系。

 

15.(香山会议内容)与会专家指出,中医是治病救人的科学,是具有哲学、人文科学特点的应用科学,属自然科学范畴。过去五千年来中医为中华民族防病治病、养生保健、繁衍昌盛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在,中医药的影响已遍布世界。中国医学的未来在于中西医的长期共存、优势互补、有分有合、共同发展。与会专家认为,21世纪医学发展的主旋律是倡导医学科学与人文科学的融合;医学突破性的进展有赖于生物医学为先导的多学科交叉与融合;医学重视有关复杂系统的研究;多学科交叉基础上的中、西医融合将在21世纪得到很大的发展。基于线性思维和还原分析的现代医学无法阐明复杂生命系统的整体行为特征和系统活动规律。未来医学要以全方位立体化的最新医学模式为指导,以重心前移注重全过程为战略,以多层次系统整合为手段,从以疾病或病人为中心的单向研究转变到以健康为中心、遗传-环境-机能相统一的全方位全过程的综合性研究,从以人类健康为中心的狭隘健康观转变到以生态健康为中心的开放性大健康观。

 

王澄评论:“21世纪医学发展的主旋律是倡导医学科学与人文科学的融合”是彻头彻尾的谎话。中医说的要与医学科学融合的“人文科学”具体是什么内容,它在医疗工作中能起到什么作用?病人看中医来买这种“融合”,挂号费是多少?别胡扯了。“多学科交叉基础上的中、西医融合将在21世纪得到很大的发展。”婊子年年说自己十八。

 

16.(香山会议内容)与会专家指出,现行的医学模式全世界都在反思。在我国,中医药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等方面起着很重大的作用,应当探索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医学模式。“一根针一把草”为中华民族的生存、繁衍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其实它具有很高的科技含量。由于知识不足而对它不认识或不理解就误认为它没有多少科技含量是错误的。中医界要挺起腰杆,尽快建立起中医药自已的评价标准。中西医是两个不同的医学科学体系,最终有可能形成融合,但道路还很漫长。中医药研究要主动向多学科人员开放,吸收多学科人员的智慧,形成合力。复杂性疾病的研究中必须结合中医学的理念,加强基础研究,要给科学家自由探索的空间。既要有还原论坚实的基础,又要有系统论的宏观把握,才能融合,实现我们的目标。还要有多学科的交叉融合,要把中医以外的专家请进来,共同促进中医药学的发展。

 

王澄评论:现行的国际医学模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需要反思。除了中国,别人做得都挺好。 “一根针一把草”怎么可能有很高的科技含量?这些开会的专家病了为什么不用“一根针一把草”?人类社会的医疗行为有两个追求,更科学和更好的社会服务。对于这两方面的结合,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新问题。都要具体问题具体解决。中国因为中医的存在至今还没有解决“科学医疗”问题,城乡差别又是社会制度问题。中国的这两个难题西方国家都没有,也有脸说自己的医疗困难和西方国家的医疗困难“同上”。

 

17.(香山会议内容)生命体的复杂性决定了医学的复杂性,心理、社会、环境等因素都会影响生命体本身。首先要深入认识未来医学发展的趋势,现代医学要应用复杂科学和系统科学的理论和方法,突破线性思维和还原分析,建立非线性复杂思维模式,更加注重宏观和系统综合。中医药学要重视应用数学等科学原理和方法,从整体论、系统论和复杂科学方面开辟中医药学研究的新思路、新途径,为从单一的医疗体系向中西医两大医疗体系交叉渗透、相互融合发展奠定基础。

 

王澄评论:现代医学的“突破线性思维”,“还原分析”,“建立非线性复杂思维模式”,这三段词的英文怎么说?这三段词在英文的哪一篇国际文献上出现过?现代医学该如何发展还要中医来操心?

 

六.结束语

 

陈竺卫生部长上任前和上任不久就犯有四大错误:

 

1.错误地推进系统生物医学,它的原创成分太高,很多问题是未知数。是一个高投入,低收获的事。不符合中国国情。上海“系统生物医学研究中心”是个烂尾楼。所谓系统生物医学自己都弄不拎清,怎么能救中医。

 

2.鼓吹中医的整体观、辨证施治、治未病等核心理论思想。中医理论没有任何一点可取之处。所以日本才废医存药。

 

3.提出“亚健康”的这样极为错误的国家行动计划。

 

4.提出极为荒唐的预言:“建立融中西医学思想于一体的二十一世纪新医学。这种医学兼取两长,既高于现在的中医,也高于现在的西医。”陈竺把中国已经极为混乱的医疗派系思潮倒退了20年,回到1980年代的崔月犁时代。当时前中国卫生部长崔月犁说:“中医是我国能够为世界做出贡献的少数领域之一。”

 

中国卫生部长陈竺的这些荒谬的学术观点终究都将成为国际文明社会的笑柄。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