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4)李醒民:论科学的统一(2)  

2013-05-08 15:13:45|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李醒民:论科学的统一(2

 http://www.philosophy.org.cn/Subject_info.aspx?n=20110930091408430585

 

二、科学统一的进路或准则

 

既然自古至今科学统一思想是一以贯之的传统,那么科学家或哲学家都采取了哪些统一科学的进路或准则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简略地了解一下科学统一的含义(26) 和所依据的准则的特性。马戈利斯揭示,科学的统一是一个作为真正的科学是什么之概念的基本原理问题,它表达了聚集科学自己的历史的自我约束的准则和抽象化的涵义。(27) 卡里尔等人挑明,科学的统一本身仅仅存在于受某种理念摆布的知识系统的一致性中。是什么使科学具有一致性呢?一方面它很普遍,完全可以说每门科学都具有这种特性,另一方面它又足以具备某种意义的特殊性。用努力获取知识这个事实、或用开放性的事业和无止境的探索表征科学的统一固然不错,但是这太不确定了。因此,要用一种既有普遍性又有精确性的方式来表征科学的统一。(28)

 

不难看出,对统一科学的准则的要求是:既抽象又有约束力,既普遍又有精确性。由此可见,历史上统一科学所采取的准则或进路可以粗略地概括为:古代的始基的统一,中世纪的神学的统一,近代的哲学信条的统一,现代的方法和语言的统一。前两个统一是在科学还没有诞生或获得一点自主性的时期进行的,本来就流于玄想、肤泛或僵化,所以我们仅就后面的议论。大致梳理一下可以发现,人们主要是依据以下几个准则统一科学的,换句话说,是从以下几个途径出发力图达到科学统一的。

 

其一是科学定律或原理的统一。这种统一实质上是内容的统一。它在逻辑经验论的思想框架内得到过表述:科学的统一就是要把所有的内容归并到普遍的定律之中。更激进的主张是,所有科学都可以追溯到一门科学即物理学。例如,在石里克看来,科学知识确立了不同事件的秩序,它们都是单一的普遍规律的例子。在一个科学体系中,可以把特称命题追溯到一般性定律,而这些定律又可以追溯到更综合的理论,它们最终合在一起构成一种具有普遍性的综合探讨。(29) 爱因斯坦追求的统一理论,更是一种包容量很大、涵盖性很强而数目极少的基本原理。这种统一进路在爱因斯坦之后的物理学家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并取得了部分成功。

 

众所周知,在自然界已知有四种相互作用力,即万有引力、电磁力、弱力和强力。在1970年前后,格拉肖和萨拉姆成功地把电磁力和弱力统一在电弱理论(electroweak theory)中。物理学家接着企图把强相互作用纳入其中,从而构成所谓的大统一理论(grand unified theoryGUT),这样的理论有多个竞争者,可是还不知道哪一个是正确的(如果有的话)。至于把引力也包括在统一的理论中,就是梦想的万有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知道它也许就可以了解上帝的心智。所谓万有理论,就是“用一个方程写出描述自然界的所有已知力的数学定律”,“它能够由包括引力在内的物理学定律统一的进一步阶段构成”。这个最终理论的重要障碍是,缺乏任何首尾一贯的量子引力理论。在这样的理论构造出来之前,无法把它与其他基本的相互作用理论统一起来。有许多创造万有理论的尝试,包括像超对称理论(supersymmetry theory)和弦理论(string theory)、甚或二者的组合超弦理论(supertring theory)之类的异乎寻常的观念。这样一个比GUT更大的统一理论是否可能,依然要走着瞧。(30)

 

不少人对以科学定律或原理作为准则的统一进路并不看好。巴罗主要从科学上对于万有理论持怀疑或否定态度。他列举出四种普遍的限制类型(存在的限度、概念的限度、技术的限度、基础的限度),它们妨碍万有理论的最终完成。(31) 卡里尔等人从哲学上说明,这一统一科学进路的论证——历史归纳论证、对具有原则上的可能性的论证、助发现论证——是不充分的,从而无法在统一科学学说或科学内容的基础上实现科学的统一,因此科学的统一不能以科学定律的统一为基础。(32) 但是,卡尔纳普并不这样看问题:

 

对于整个科学构造一个同质的定律系统,是未来科学发展的目的。这个目的不能表明是不可以达到的。不过,我们当然不知道它是否最终将被达到。在科学的目前阶段,肯定不能从物理学定律推出生物学定律,一些哲学家认为由于二者的本性永远不能推出,但是迄今的证据并不充分。(33)

 

值得注意的是,在普遍定律或原理之上统一科学的进路暗含了一个假定:自然规律是永恒不变的,或者在某一时刻之后(比如宇宙大爆炸之后)是不变的,起码也应该在相当长的宇宙时段内仅有极其微小、以致难以觉察的变化。可是,这个假定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证明(34),或者说,人们很难着手去证明它(35)

 

辛普森对该进路做了总的评论:“在我们的时代,爱因斯坦和其他人以日益增加的普遍性的原理追求科学的统一。该目标是一个关联的理论本体,该本体在适用于所有物质现象的意义上是完全普遍的。该目标肯定是有价值的目标,对它的追求是富有成果的。然而,认为它是科学的目标或统一科学的基础,这种倾向是不幸的。它实质上是追求科学中的最小公分母。它必然地和有意识地忽略了许多科学的最大部分,因而只能歪曲科学的本性,几乎不能成为统一科学的最好基础。我建议,科学作为一个整体的特征和各门科学的统一,能够有意义地在截然相反的方向上追求:不是通过适用于所有现象的原理,而通过所有原理适用的现象——它就是生命现象。于是,生物学是处在所有科学中心的科学。它是最直接地对准科学的主要目标、对那个目标来说最具权威性的科学。它在这里,在所有科学的所有原理都在其中体现出来的领域,在科学能够确实变成统一的领域。”(36) 平心而论,辛普森的评价不无道理,但是他的反其道而行之的建议,恐怕也“不能成为统一科学的最好基础”。

 

其二是科学语言或符号的统一。首先对科学语言统一做出令人信服的表述的是莱布尼兹。他计划对知识做根本性的重组,而这取决于对科学语言的重组。语言重组的中心是,构造一种具有普遍表征作用的人工语言。这种人工语言以描述事物状态以及彼此的相互关系的符号理论为基础,其功能包括逻辑推理和判断程序,还包括以定义理论为基础的重要的概念确定,从而以内容为基础使推理在形式上具有计算的确定性。莱布尼兹在微积分和逻辑演算中部分地实现了他的纲领,这是第一个成功的科学语言统一纲领。1930年代,逻辑经验论继承和发展了莱布尼兹的思想,提出了以物理语言统一科学的纲领。它关心的是科学概念形成原则的一致性,即所有科学陈述都可以用物理语言来阐述。物理语言是具有普遍性的科学语言,是所有专门科学的理论统一的基础。当一种语言把特定的、主体间的和感觉间的质的特征和数量值说成具有特定的时空特性时,它就会被看作是物理语言。于是,所有事物的状态均可用物理语言描述,或者对事物的描述可以翻译为物理语言。有了一致的科学语言,科学的分裂就消失了,科学的统一则变得清晰可见了。(37)

 

在贯彻逻辑经验论的科学语言统一纲领方面,卡尔纳普可谓不遗余力。他在“科学统一的逻辑基础”一文中坚持认为,“科学的统一问题意指科学的逻辑问题而非本体论问题”。所谓科学的逻辑,是“在抽象情况下对科学语言表达的分析”,是“关于各种科学分支的术语和定律之间的逻辑关系”。他以典型的反形而上学姿态对还原论作句法分析:还原论不是作为把一个客体域还原为另一个客体域的本体论学说,而是把某些类型的语言表达还原为另一些类型的语义学说。他的科学统一纲领给予观察作用以特许的认识地位,并尝试借助定义通过观察术语和观察陈述的科学术语完成预想的还原。按照他的观点,为了用观察定义理论术语,我们必须知道两件事:(1)对特定的实验合适的条件和仪器的使用;(2)可以确认所研究的现象存在等可能的实验结果。这样的条件和活动的知识提供了理论术语的操作定义。他通过细致的逻辑分析表明,“每一个物理语言的术语能够还原为事物语言(thinglanguage)的术语,从而最终还原为可观察的事物谓项。”“事物语言的术语,甚至较狭隘的可观察的事物谓项的类,也为物理学和生物学二者的语言提供了充分的基础。”(38) 在“使用物理语言的心理学”一文中,他这样表白:“每一心理句子都能用物理语言来表达”,“物理语言是普遍的和主体间的”,“心理学是物理学的一个部门。”他进而断言:

 

如果根据物理语言的普遍性,把物理语言用作科学的系统语言,那么所有的科学都会成为物理学。形而上学也就成为无意义的而被抛弃。科学各个领域也都成为统一科学的组成部分,用实质的说话方式来说:实际上只有一种客体,那就是物理事件。在这个物理事件范围内,规律是无所不包的。(39)

 

纽拉特也指出:统一科学的各种活动都是紧密地相互联结的,也就是说,统一科学包含全部科学定律,这些定律无一例外是关联的。为了建立统一科学,需要某种具有统一句法的统一语言。这种语言是物理学的语言,它是“感觉间的”和“主体间的”。(40) 不过,有人却对这一统一进路表示怀疑:科学语言的统一,从科学概念形成之原则具有一致性的意义上讲,的确是存在的,但是这一事实的意义太有限,以至于无法用来作为科学统一的根据。(41)

 

不管怎样,卡西尔更是以涵盖性特别强大的符号为基础,力图把人类文化的各个部门都统一在其中。在他看来,“人类的全部文化都是人以自己的符号化的活动所创造的产品”。这种产品实际上是对各种各样的关系的揭示和描述,而“关系的思想依赖于符号的思想,没有一套相当复杂的符号的体系,关系的思想就根本不可能出现,更不必谈其充分的发展。”伽达默尔对这种统一意图的评论深中肯綮:“卡西尔把新康德主义的狭窄出发点亦即自然科学的事实,扩张成了一种符号形式的哲学,它不仅囊括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研究,而且意欲为作为一个整体的人类文化活动提供一个先验的基础。”(42)

 

其三是科学方法或手段的统一。科学的统一可以以科学方法作为统一为基础,这里应该把科学方法理解一些手段和工具,借助它们,科学的合法地位就会得到证明。对所有科学理论的形成和所有科学活动而言,方法论准则的存在和作用是它们共有的特点。这些准则表征的就是科学方法论的统一。卡里尔等人还言之凿凿:“要恢复科学合理性的统一或科学合理性的标准的统一,就应该把科学的统一表述为科学之方法的和实践的—实施的统一。……科学的统一所表现的并不是学说结构的统一,而是其实际的科学研究方式的统一。从这种意义上讲,科学的统一就是科学实践的统一。”(43) 邦格也坚持认为,科学研究并不以一个最终的和完备的真理而告终,它甚至不寻求一个包容世界的公式。研究的结果是关于实在不同方面的或多或少为真的以及部分相互关联的陈述(公式)。在这个意义上,科学是多元论的。但是在另一种意义上,它是一元论的:它以单一的方法和目标进攻知识的各个领域。科学的统一不在于单一的包容一切的理论,甚至也不在于统一通用的语言,而在于它的处理问题的方式的单一性。(44)

 

在以科学方法作为统一手段方面,也许无人能望皮尔逊之项背。皮尔逊倡言:“整个科学的统一仅在于它的方法”,而科学方法的特征则是“仔细而精确地分类事实,观察它们的相关和顺序;借助创造性的想像发现科学定律;自我批判和对所有正常构造的心智来说是同等有效的最后检验。”由此可见,不管是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的领域或材料,只要按照科学方法处理,就属于科学的范畴,就能够统一在科学之内。他具体地论述说:

 

虽然物理学家或生物学家在它们的测量或假设方面有某种程度的差异,可是在基本的原理和关联上,每一个个别科学的教授相互之间实际上是一致的。在心理科学和社会科学中,事实比较难以分类,个人看法的偏见更为强烈,但类似的、尽管还不完全的一致也迅速出现了。不管怎样,我们更彻底地分类人类发展的事实,我们更精确地认识人类社会的早期史以及原始的习惯、法律和宗教,我们把自然选择原理应用到人和他们的共同体,这一切都正在把人类学、民俗学、社会学和心理学转化为真正的科学。我们开始看到心理事实群和社会事实群二者中的无可争辩的关联。有助于人类社会的兴盛或衰落的原因变得愈明显,科学研究的题目也就愈多。因此,心理事实和社会事实并没有超越科学处理的范围,但是它们的分类却不像物理现象或生物现象的分类那么完美,出于显而易见的理由也不那么毫无偏见。(45)

 

其四是科学问题或任务的统一。这是实践的一实施的科学的统一,其着眼点是科学的学科的有机构成。学科是历史上形成的实体,它们的范围也是历史上划定的范围,学科历史上的统一性是由特定的研究对象、方法、理论和研究目标等诸方面构成的,这些方面常常不能相互补充以便使某一学科具有确定性,相反却会引发学科间的相互冲突。这一点由于以下事实变得明朗:科学要探索的问题,在明确的学科框架中常常并不适用,某些问题单靠某一学科是无法解决的,比如环境、能源、技术的社会后果等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也许只能通过科学分支领域的共同努力来完成,在这里需要真正的学科间的或跨学科的研究,并非仅仅把学科串联在一起。这意味着,科学正在朝着学科和部门的结构消失的方向发展。(46) 这种统一进路的实质是,通过学科交叉或跨学科的(interdisciplinary)研究来解决某些现实问题或完成综合性的任务,并在研究的过程中形成交叉学科或学科际间的研究领域,从而实现已有学科的沟通和联合。

 

以上四种划分并不是绝对分离或相互排斥的,它们有时也被联合起来,共同起统一的准则或进路的作用。比如逻辑经验论者或科学经验论者,乍看起来他们似乎墨守语言统一,这固然是因为他们就此所论甚多,恐怕也与他们是以分析哲学家和语言哲学家的身份出现不无关系。费格尔在阐述卡尔纳普用物理主义作为统一科学的基础时,指出它其实是语言、定律、方法三种统一进路的复合体或综合体:

 

物理主义的第一个论题或关于科学语言的统一性问题,基本上就是建议把能否在主体间证实看作有无科学意义的标准。在这第一个论题中,“统一科学”实质上意味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中一切实际认识的(即非分折的)陈述的证实基础是统一的。从这个论题中必然得出的结果,就是肯定科学方法的统一性。……物理主义的第二个论题断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中的种种事实和规律,至少从原则上说都可以从物理学的理论假设中推演出来。我们可以把这第二个论题表述为:这是相信有可能建立一个统一的解释系统。(47)

 

索雷尔也持类似的见解:科学经验论认为,科学统一的论题是涉及不同科学的定律和理论的术语。尤其是,该论题坚持,一个理论的定律能够从另一个理论逻辑地推导出来,或者一个理论的理论术语原来是借助于另一个理论的术语定义的。这些推导和还原的例子一般地来自物理学,但是该论题也被应用到自然科学之外。(48)

 

从奥本海姆和普特南对“科学统一”表达的精确内容的阐明中,我们也能领悟到统一准则的复合性或综合性。他指明,人们一般区分科学统一的三种概念。第一,在最弱意义上的科学统一,是就科学的所有术语被还原为某一学科的术语而言的。这种语言统一的概念可以被若干子概念代替,这些子概念依赖于人们阐明其中所包含的“还原”概念的方式。第二,在较强的涵义上科学统一(因为它包括语言的统一,相反则不是这样)被定律的统一代表。它就是科学定律变得可以还原为某一学科的定律而言的。如果这样的综合一切的说明体系的理想实现了,那么人们就能够称之为统一的科学。定律统一的精密意义再次依赖于所使用的“还原”概念。第三,倘若科学定律不仅被某一学科的定律,而且那门学科的定律在某种直觉的意义上是“被统一的”或“被关联的”,那么科学统一在最强的意义上就被实现了。这两位作者在两种涵义上使用“科学统一”一词。第一种使用涉及科学的理想状态,第二种使用涉及科学遍布的、力图达到理想状态的趋势。在第一种涵义上,科学统一意指科学的状态,它包括科学词汇表的统一或语言的统一、说明原理的统一或定律的统一。在这种意义上,能够被充分实现的科学统一构成中心的元科学假设,这种假设能够使人们看到在其他地方似乎不相关或无联系的科学活动中的统一,并鼓励知识统一体的构造。在第二种涵义上,科学统一作为在科学探究内部的趋势而存在,即统一科学究竟是否被达到,虽然同时存在其他的、甚至不相容的倾向。“科学统一”的表达也在各种其他涵义上被使用,其中有两点必须提及。其一是,它有时涉及的是我们可以称之为科学中的方法的统一。这可以表达成这样的命题:所有经验科学使用相同的说明、意义和证据的标准。其二是,彻底的还原论论题,被说成是“逻辑的”类而非经验的类的论题有时被作为科学统一的论题被提及。有时所断定的“还原”是所有科学术语借助感觉论的谓项可以定义;有时“还原”概念是比较广泛的,涉及物理事物的可观察的质的谓项被视为基本的。(49)

 

这里实际上已经透露出,科学统一的各种准则或进路都或多或少地体现和渗透了还原论的思想。特劳特揭橥,层次较高的科学理论(例如生物学理论)的语言、本体论和方法论频频与邻近的、层次较低的理论(例如化学理论)整合在一起。思考这种整合的过程的哲学家和科学家汲取了还原论的寓意;因此,一种形式或另一种形式的还原论变成理论统一化的模型、科学统一的图景。这种科学统一的图像在逻辑实证论的著作中反映出来,他们否认物质论、二元论和其他形而上学问题的争论具有认知的或理论的内容。(50) 洪谦先生在谈到物理主义的统一纲领时一针见血地指出:

 

纽拉特和卡尔纳普还以他们的记录学说为根据,提出物理主义和统一科学的观点。所谓物理主义,就是以物理学为基础,应用行为主义的心理学方法,从物理事物的语言方面,将心理现象还原为物理现象,并将心理学命题译为物理学命题,从而把“心理的”与“物理的”、“身体的”与“心灵的”东西统一起来,进而把一切经验科学“还原”为物理科学。(51)

 

然而,也有人对还原论的统一进路不以为然。福多尔就试图削弱统治哲学文献的特殊科学和基础科学之间关系的还原论诠释。他指出,还原论的动机是对物理学普适性的信念,即所有现象都是物理现象的观点。人们把这种学说与强得多的“科学统一”的观点——所有在任何特殊科学的定律中含有的所有事件(性质、状态、过程等)落在物理学定律之下——结合起来。于是,一方面物理主义的弱版本赢得了关于物理学的普遍性似乎有理的一切,另一方面“科学统一”的观点没有捕获特殊科学的因果分类。因此,科学史——科学哲学的“自然史”——指明,我们应该采纳物理主义的非还原论的版本。(52)

 

应该看到,还原论不仅在科学的初创时期发挥了强大的威力,而且在20世纪的科学中依然余威犹存,遗传密码的发现和分子生物学的建立就是明证。但是,生命和意识现象毕竟有它的特殊之处,不是单靠物理学定律就能解释清楚的。这告诉我们,科学统一的还原论进路还是有其存在理由的,只是极端的还原论行不通。因此,应该冲淡还原论,在必要时采用它的弱化版本,换句话说,在还原论的某种普遍性和普适性与学科的特殊性和自主性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在本体论的一元论和科学说明的多元论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诚如迪克斯所说:

 

既要承认物理学在十分抽象的本体论意义上是根本的和普适的,同时又要否定这意指其他学科能够还原为物理学。从像生物学和心理学之类的学科相对于物理学而言具有相对自主性的讨论可知,这种立场是众所周知的。在生物学中,人们能够拒绝非物理的活力在活着的有机体中起作用,同时又能够反对生物学无非是物理学的观念。关键的主见是,生物学的术语和说明从在生物学内使用的概念图式中取得它们的意义,而它们在物理学中往往没有意义。这样的反应在它的基本的本体论上是一元论的,但是在所有其他方面是多元论的。各种科学的学科被认为是从不同的角度考察世界,总的图像是互补的,而不是相互冲突的。(53)

 

为了充分利用还原论的长处和继续发挥它的余威,人们做出了了诸多尝试。奥本海姆和普特南提出微量还原的概念:我们有达到科学统一的各种抽象的可能方式,但是目前似乎可以认真地达到科学统一的惟一途径是微量还原,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事实。微量还原的基本特征是,一个科学分支能够处理另一个分支处理的部分对象。我们不同意这样的观点:暂时接受统一科学能够被达到的假设仅仅是“信仰行为”。我们相信,这个假设是可信的,有经验的、方法论的和实用主义的理由支持它。尤其是,我们使用的还原水平的观念可以被合理地视为科学的自然序(natural order of science),而许多众所周知的事物序都与我们的还原水平具有粗略的相似性。科学的自然序——6—社会群、5—多细胞生物、4—细胞、3—分子、2—亚原子、1—基本粒子——与我们的基本学科序是对应的。再者,几个相继的水平可以聚集在一起(例如物理学今日惯例地处理123,生物学至少处理45)。于是,我们常常遇到物理科学、生物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划分。因此,我们认为,统一的科学能够通过把积累微量还原的建议本身作为工作假设而达到。也就是说,暂时接受这个假设和在该假定上工作与合理性的科学判断的标准一致,进一步的进步能够在这个方向上做出,而不宜于宣称它是已经确立的真理,或否认我们最终能够取得成功。(54)威尔逊则以与还原论密切相关的契合概念作为科学统一的准则:

 

契合世界观的中心思想是,所有的有形现象,从星辰的产生到社会制度的运作,都建立在物质运动的基础上,最终可以将这种物质过程还原为物理法则,不管它多么漫长和曲折。这种思想得到了一些生物学结论的支持,生物学家认为,因为有着共同的由来,所有人类与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有亲缘关系。我们与其他生物拥有共同的DNA遗传密码,这种密码转录为RNA后转译出同样的氨基酸。我们的解剖结构与旧世界的猴子和猿很相似。……契合世界观的主要长处还在于,只要将因果解释与自然科学联系起来,就可以全面理解文化以及人类物种的独特性。(55)

 

近些年,值得特别一提的有两个别出心裁的科学统一的蓝图。一个蓝图是刚刚提及的威尔逊的契合(consilience),另一个则是莫兰的超学科性(transdisciplinary)。威尔逊提出:契合是统一的关键。严格地说,契合就是通过将跨学科的事实和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理论联系起来,实现知识的“统一”,从而创造出一种共同的解释基础。这种相信超越科学和跨越重要知识分支进行契合的信念并不是科学。这是一种形而上学的世界观,只有很少的人有这样的世界观,他们是少数的科学家兼哲学家。这种世界观不可能根据预先逻辑(经过了明确的经验检验)而得到证实,至少是不能根据已经为人们所接受的东西证实。对这种世界观的最好推论就是根据过去自然科学一直取得的成功。对其最明确的验证就是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中的有效性。他相信契合是自然科学的基础。至少对于物质世界来说,各种要素绝对要走向概念的统一。自然科学中的学科界限正在消失,正在由不断变化的杂交领域所取代,在这些领域中,契合是毋庸置疑的。这些领域跨越多层次的复杂性,从化学物理到物理化学,再到分子遗传学、化学生态学和生态遗传学。他指出,无论成功与否,真正的改革目标应该是通过研究和教学,使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达成契合。如果不把这三者结合起来,就无法解决面临的重大问题。(56)

 

如果说威尔逊的契合概念与跨学科的进路牵连在一起的话,那么莫兰则主张用超学科代替跨学科以实现科学的统一。面对各个学科愈来愈闭关自守和互不沟通,所研究的现象愈来愈被分割成碎块,使人们难以认识它们的统一性,人们愈来愈多地讲:“让我们进行跨学科的研究。”但是,莫兰郑重指出,跨学科性不能掌握各学科不逊于联合国不能掌握各国家。在这种跨学科性中,每个学科首先指望自己的领土主权得到承认,然后以做出某些微小的交换为代价,使得边界线不是被消除了而是变得更加牢固。因此,我们必须走得更远。于是出现了“超学科性”一词。西方科学从17世纪以来的发展不仅是学科性的发展,而且也是超学科性的发展。应该说明,不仅有各门科学,而且也有“统一的”科学;这是因为存在方法的统一性,存在一定数量的暗藏在任何学科中的公设如客观性的公设和消除主体问题等,使用数学作为共同的语言和解释方式,追求形式化,等等。如果科学不是超学科的它就从未成为科学。此外,科学的历史经历过一些伟大的超学科的统一的时刻,它们分别由牛顿、麦克斯韦、爱因斯坦的名字标志着,由在基础中起作用的哲学思潮(经验主义、实证主义、实用主义)和理论帝国(马克思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的兴旺标志着。莫兰进而提请人们注意,恰恰是科学的基本的超学科性的原则、数学化、形式化促成了学科之间壁垒的形成。因此,真正的问题不是“实行超学科性”,而是“应该实行什么样的超学科性”。

 

因此,在促进新的超学科性的时候,我们需要这样一个认识范式:它肯定容许把不同的科学领域加以区别、划分、对照因而使它们相对分离,但是又能够不借助还原而实现它们之间的沟通。我称之为“简化”的范式(还原/分割)是有缺陷的和片面性的。我们需要一个复杂的范式,它既实行分解又实行联结,能够认识实在的不同独特层次而不把它们还原为一些基本单元或普遍法制。

 

莫兰接着尝试用新方法考察一下三个领域——物理学、生物学、人类—社会学。他建议使它们联结为环路。首先进行如下的运动:应该使人类—社会领域扎根于生物领域,同样地使生物领域扎根于物理世界。但是,使一个层次植根于另一个层次并不是进行还原,这里绝没有把人类还原为物理—化学的相互作用,只是承认实在的不同独特层次之间的联系。此外,还应该进行相反的运动:物理科学不是物理世界的纯粹反映,它是文化的、智力的、精神的产物,它的发展取决于社会的发展和对这个社会产生的观察/实验技术的发展。因此,我们应该从物理学走到社会,同时也应该走到人类学,因为任何认识还取决于我们的理智即“智人”的精神/头脑条件、可能性和限度。从而应该使物理学同样还有生物学的知识扎根于一定的文化、社会、历史和人类。由于人类—社会学到生物学中寻因,生物学到物理学中寻因,物理学又到人类—社会学中寻因,这样就创造了在科学之间沟通的可能性,而超学科的科学将是能够从这种沟通中发展起来的科学。莫兰本人认为,他的方法的本质就是在复杂思想的基础上进行沟通。(57) 不难看出,莫兰汲取了把科学统一的语言、定律、方法等途径视为一种超学科性,并对还原论进行了扬弃,提出了一种不同于“简化”范式的复杂的范式——在寻根和寻因的双向循环中进行学科和文化的沟通。

 

科学统一是一种历史的和现实的潮流,但是也能听到一些反对之声。例如,加利森宣称:“科学未被统一,而且正是科学的不统一,巩固了它的力量和稳定性——这与我们的第一直觉相反。这个论点与两个充分确立的哲学运动针锋相对:19201930年代的逻辑实证论与19501960年代的反实证论——前者争辩说统一构成科学的融贯的和稳定的基础,后者坚持认为不统一意味着不稳定。”可是,单一的物理学文化观必然是偏袒的以理论为中心的。作品的形式、证明的模式、本体论的承诺——这一切在20世纪的给定时间构成物理学的许多传统中都有的差异。(58) 斯克拉对科学统一的两种进路进行了批驳,对统一的前景似乎不大看好(59)

 

可是,科学统一论者对未来的前景还是乐观的、充满信心的。萨顿认为:“科学的统一性和人类的统一性只是同一真理的两个方面。随你怎么看它,它都代表着人类思想的主要方向。我们不知道人类注定要走向什么地方,我们也不知道最终的目标,我们不可能理解它,这是由于一个很简单的原因,我们离它太远了,但是我们凭着至少五千年的经验知道,为我们科学努力所确定的总的方向基本上是稳定的。”(60) 薛定谔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一个生命有机体的范围内在空间和时间中发生的事件,如何用物理学和化学来解释?他的回答是断然的:“今天的物理学和化学在解释这些事件时显示的无能,决不应成为怀疑它们在原则上可以用这些学科来诠释的理由。”(61) 威尔逊申明:

 

统一科学的思想并不是一种虚妄。这种思想经历过实验和逻辑的严格检验,而且愿意经受进一步的验证。这种思想并没有受到过致命的打击。由于科学方法的易变性,人们会认为这种思想的中心是脆弱的,然而至少这种事情还没有发生过。

 

他进而论证说,物质世界所包含的领域——包括人类心理活动——是一些人们已经探索过的区域,只不过这些区域被一些空白的空隙分割,从事跨学科研究的人还不知道这些空隙。其中最大的空隙就是物理学的最终统一、生命细胞的重建、生态系统的形成、基因和文化的进化、思维的物质基础以及伦理和宗教的深层次起源。如果契合的世界观是正确的,填补空隙将成为一次麦哲伦式的航行,最终将环绕整个客观实在。但是契合的观点也可能的错误的,那么这次探险将走向无尽的大海。他预言在十年左右就可见分晓。即使契合世界观使我们的旅行是麦哲伦式的,我们清楚看见一望无垠的物质存在也仅仅是其中很少一部分细节。再结合了大量的学科后,探险仍将继续。(62)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