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1)前言、序言  

2013-05-28 15:48:08|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前言、序言

 

中文版前言

E.拉兹洛

 

我为能将我的主要哲学著作的新版本奉献给读者而感到特别愉快和荣幸。从1967年投身于积极的研究,到1972年本书英文版问世,我在这本书中论述的对于实在的属性的知识进行思考的基本原理丝毫未见有什么不切题之处。相反,我们实际上可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更加中肯了。

 

当我刚开始提炼这些思想的时候,英语世界的大多数哲学家都是逻辑或语言分析哲学家和新实证主义者。主题词是分析;综合则被看成是某种形式的“形而上学”,从而被排除在“科学的”哲学范围之外。现在时代已经改变了。不是哲学和哲学家们放弃了追求严密性和科学性的理想,而是科学的严密性本身向前运动了——从对具体观察进行分析的严密性推进到对大为不同的现象进行综合的严密性,说到底,就是要求我们对经验世界所能知道的一切进行综合。

 

全面的综合实际上是物理学追求的理想,若干世纪以来它也是自然科学的范式。新物理学试图找到一个有利的出发点,由此可以把200多种基本粒子和物质宇宙的四种普遍存在的力看作是浑然一体的实在的部件。在“大统一理想”中,宇宙最初只有一种力,那就是“超大统一力”;只有一种实体的实在,那就是潜能量。由于它爆炸性地实现出来,造成了累进性的分化和宇宙的进化,从而产生出200多种基本粒子和四种普遍存在的力。10维和23维空间,一次或一系列大爆炸,黑洞,超对称或超弦,这些都是观念的构造物,大统一理论用它们把我们对物质宇宙的观察综合起来了。因此,这些理论现在被通俗地称做“包罗万象的理论”是毫不奇怪的。

 

天体物理学领域内统一的理论的出现并非为漫无边际的思辨发放了许可证。新理论是对严密性理想的响应,它们赖以描述和整合相关观察的数学形式主义具有连贯性、简单性和一致性。对其必要性和可取性有不同的断语:包揽无遗的综合是一个切实的理想;因为,事实上,当它同方法论的严密性结合在一起时,它就是最高的理想。这里奉献给中国读者的这本书使这一理想得到了表达。本书声言:“对于那些深入思索的和有条理的心灵来说,当今可用的最首尾一致因而也就最具普遍性的范式就是系统范式”;此言至今正确,几乎没有遇到反对的意见。被阐述为一般系统论并应用于人类经验的这一范式构成了一个被你做系统哲学的研究领域。

 

在过去的15年或20年内,数量与日俱增的研究者们已经把系统范式精心阐释成系统哲学这个一般领域的条分缕析的成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曾经从现在出中文版的这本著作中汲取了灵感。就笔者所知而言,至今仍然只有这本书对系统思想的哲学基础作了最全面的阐述、它所提出的系统哲学的框架站住脚了,并且成长了。它现在被明确地理解和广泛地承认为:

 

1)我们可以按照动态系统的等级结构来理解人和他的周围世界,并根据它们状态和功能的组织性的不变性来对这些动态系统下定义;以及(2)这样一个系统等级结构的概念是解释和整合对经验事实所作的分析的最佳框架结构。

 

切不可误认为系统哲学事业仅对哲学家和商哲学兴趣的那些个人是重要的。恰恰相反,如果系统哲学是整合和解释人类经验的正确可靠的方式的话,那么,它对每一个人都是有兴味的和重要的。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知识界,它显然有特殊的重要性,因为他们正在紧张而热烈地探索把中国传统中属于道家和儒家成分的多方面的深刻见解同当代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最新颖的发现创新性地和牢固地结合在一起。系统范式的那种理解对下面两类人都提供了指导:一类是仅对真理本身感兴趣的纯粹知识的探求者;另一类是务实的和实践取向的人,他们追求的是运用可靠的知识来解决困惑民众和当代社会的那些具体问题。我希望和期待,当伟大的中华民族的读者亲自领略了这本书的内容之后,我这里讲的系统哲学的基本观念将再次被证明是有效用的。对本书的几位译者,对他们细致而谨慎的工作,我致以衷心的感谢。同时,还要衷心感谢我的好朋友和同事闵家胤博士,他的倡议导致了本书中译本的出版。

 

欧文?拉兹洛

蒙台斯库第阿 

比萨(意大利)

19903

 

 

前言

 

我是在25岁左右开始转向哲学的,因为有许多问题迫切需要回答,而不像别人是在18岁选择哲学,因为它显得像是值得从事的好职业。由此我得以避免大多数学院派哲学大纲的过量的有伤灵性的典型训练:用思想史上那些复杂的理论来充塞头脑,而那些东西多半与学生的个人经验没有任何意义上的联系。我已足够老成,心中的问题足够紧迫,这两个条件就造成我仔细选择找自己的哲学家。我翻阅了哲学史,选择亚里士多德作为我的第一位导师,随后我又回到柏拉图。我不能不感到,他们为之绞尽脑汁的许多问题,我们有可能从当代科学的发现中获得良好的解答,于是我开始阅读金斯、爱丁顿、爱因斯坦,还有德里施、马赫和巴甫洛夫。我被伟大的哲学家们提出的答案之极度的精美所打动,亦同样被伟大科学家们提供的信息的极度的丰富所打动。可是,我仍然没有得到我心中那些问题的满意的答案,因为哲学的回答缺乏适当的事实根据,而科学的回答又倾向于或者是有局限性的,或者是把一个专门性的观点作了幼稚的一般化。我想,在当前必然会有人能把哲学上的机敏同科学上的渊博结合于一身;终于我发现了怀特海。在他的“有机体”的哲学中,我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值得持续思考的答案。在他的书中有宝贵的材料,它们是从以科学为基础所作的多方面的哲学综合当中得出来的,它们告诉了我想知道的:我降生来到的这个世界的本性是什么,我是什么——如果我不是未经探究的意识的短暂闪现的话。我不能接受那种说法,说“生活是一个白痴在讲述的故事”,也不认为另一种说法是有道理的,那就是,光靠对自己的经验进行内省就能发现生活和世界的真谛。因此我需要一种对我们目前可以获得的最好的知识所作的深思熟虑的哲学综合,并着手探寻这样一种综合。

 

怀特海作了发人深省的,但并不是最终的解答。一个原因是,他的终极原理是可商榷的——上帝、纯粹或然性、概念的理解及其相关概念,——都允许另作解释。另一个原因是,科学的信息的增长并没有到本世纪中期就止步了,相反它累积成了一个无比丰富的经过检验的知识的宝库。因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参照当代的许多发现,怀特海的综合必须另起炉灶,并且很可能不需要个人冥思苦想出来的形而上学原理的上层建筑。带有几分鲁莽(如果我能使岁月倒流,我想我不会以这种方式开始我的事业),我着手把自己对当代科学理论所作的哲学综合的笔记拼凑在一起。我最初称之为“有机关系理论”,它们最后呈现出怀特海过程哲学的特点——集中注意人和社会,而基础则是自然科学的世界图案。早期,它们曾经历了一系列的蜕变——黑格尔主义阶段,马克思主义阶段,实证主义阶段。经过三年持续的和相当孤独的奋斗之后,我把那些笔记(已经转变到新怀特海主义的阶段了)交给海牙的一位哲学出版商看了看,——使我大吃一惊的是,他主动提出要出版这些笔记。我平生第一次感到,除了回答我自己心中的问题和满足我个人对意义的渴求之外,我的思想幸许还有某种功能,于是我着手将它们紧凑成较为系统的样式,然后就寄出了这份手稿——结果它们以《必要的社会:一种本体论的重构》为题问世了。

 

由于我把全部身心都投入了寻求一种全面的和富有意义的综合,在第一本书之后我又出版了另外几本书。在同致力于类似目标的思想家们没有联系的相对孤立的条件下,我在瑞士工作了好几年;随后,惊喜地发现在美国有几位有名的探讨者亦在学科间那些模糊不清的结合部从事跟我的扎实的努力相同的工作。在耶鲁大学当研究员的那年,我有幸结识F.S.C诺思罗普(Northrop)和H.马杰诺(Margenau),通过他们,我来到了整合教育基金会(现在叫中心),同他们合作。并看到了它的起先锋作用的刊物《当代思想主流》。在该刊封底页上我发现了L.冯?贝塔朗菲——当时我知道他是一位生物学家,同时又是整合哲学家。我又进一步惊喜地发现,怀特海的有机综合可用一般系统论来加以现代化,它的“有机体”和柏拉图式的关联物的观念可用在变化的自然环境的背景中涌现出来的动态的自我维持的“系统”概念来取代。采用这个概念,当代科学中的那些重大发现就能变成富有意义和有关联、而真正很有思想的个人有时终生都在问的那些问题的答案也就接踵而至了。

 

开启一种意义更为深远的哲学的钥匙可能近在咫尺,但仍然等待被付诸实施。环顾当今周围的实际情况,我仍然只能说,绝大多数哲学家继续在提供虽然极其精致但实际上却很贫乏的理论;而科学家们在越来越多地涉足一般哲学问题的同时,又仍然被他们特定专业的视角翳蔽着。像前面提到的,还有他们的合作者,把科学的信息同哲学的机敏相结合的人则屈指可数。可是,继续紧压着我们的关于意义的问题却以惊人的速度变成了关于生存的问题。

 

理论领域现状的特点在于,一方面是科学的“信息爆炸”的成果,另一方面是高度深奥和微妙的方法论和慨念分析。不难看出,有必要把这两方面结合到一起。那就意味着既要使哲学家们了解 有关的科学发现,又要使科学家们了解哲学的有关方法和概念框架。并非所有的科学都同哲学有关,亦并非所有的哲学都同科学有关。但确有一部分宝贵的科学资料可以作为有见地的哲学的基础;同样又确有一批哲学方法和概念可以构成对科学发现进行综合的必要条件。由L.冯?贝塔朗菲、K.博尔丁、A.拉波波特和他们的合作者倡导的一般系统论就给了我们这样一种理论工具,它能确保科学信息和哲学意义的相互关联。延伸成一种一般系统哲学,这个工具能极化当代的理论现状,就像一块磁铁极化一个带电粒子场:原先混乱的片断便有序化并成为一个富有意义的构型。只要使用得当,通过对当代科学和当代哲学的兼收并蓄,这个工具就有可能源源不断地给我们带来既富有知识又极精严的答案。

 

因此,这就是我的信条,就是那坚定的信念,它引导我在兴奋和沮丧交替的心绪中经过三年多的研究并写成了现在这本系统哲学的引论。我个人的感谢首先要给予我的夫人,她一直忍受着我那种思绪萦绕和魂不守舍的样子,简直像是着了魔,甚至在我们短暂的休假期恐怕也是这样。我一直从许多朋友和同事那里得到鼓励、忠告和建设性的批评,其中我特别要感谢L.冯?贝塔朗菲、H.马杰诺、E.哈利斯、S.佩珀、L.萨伊尔、R.戈特斯基、J.克拉克、F.孔兹和R.伯霍;我在纽约州立大学哲学系的同事;还有西北大学我的系统哲学讲习班上的研究生和听众们。我要向校阅清样并提出许多有益的建议的S.埃德加表示谢意。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感激和赞赏我的出版人M.戈登和E.伊默古特,他们忠诚地和富有想象力地支持了这项冒险事业。

 

 

序言

 

路德维希?冯?贝塔朗菲

 

给欧文?拉兹洛的这本书作序,我感到非常高兴。这种高兴既是一种人之常情,同时也是由于看到一项重要的工作被出色地完成的缘故。

 

“系统”概念在现代科学、社会和生活中已经获得了中心地位;人们在其努力的许多领域强调了“系统方法”和“系统思维”的重要性;那些被称作“系统工程”、“系统分析”以及诸如此类新的学科应运而生。无疑,这个概念标志着科学和世界观方面的一种真正的,不可避免的,合乎逻辑的发展。

 

本书作者由于在一般系统论方面的工作以及作为“一般系统研究会”的创始人而著名。因此,就我个人而言,当看到我们的作者沿着我倡导多年的道路前进时,我是非常欣慰的。20年代后期,我就强调,在“有机生物学”的课题中把活的有机体看作一种“组织系统”的必要性,并且规定“生物学的基本任务是在所有的组织层次发现生物系统的规律”。起源于生物学和其它学科的这种趋势使我萌发了一般养统论的思想(在30年代和40年代期间引进的),那就是:“用以阐明适合于各类系统的一般原理和模型的一种跨学科学说,而不去考虑不同系统特殊的种类、元素和相关的‘力’。”

 

早在1936年,柏林哲学家C.弗里斯(GFres)就把“有机生物学”当作一种归纳形而上学的基础。然而,把“系统科学”发展为一种“观察”科学和技术的新方法,即,一个科学领域和一种哲学,是需要时间和许多领域工作者们的共同努力的。

 

古典科学在它的各门学科中,不管是化学、生物学、生理学,还是社会科学,总是企图把观察对象的种种元素——化合物和酶、细胞、初级感觉、自由竞争的个体,等等,——孤立起来,然后,希望通过概念或实验把它们重新放在一起以产生整体或系统——细胞、心灵、社会——并成为可以理解的东西。现在,我们懂得,对于理解整体或系统来说,我们需要的不仅是理解其元素,还需要理解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比如说,细胞中酶的相互作用,许多意识或无意识的精神过程的相互作用,以及社会系统的结构和动力的相互作用,等等。这需要根据它们自身的方法和特点来对我们的观察对象进行考察。此外,事实证明,在“系统”的某些一般方面存在着对应性和同型性(isomorphism),这就是一般系统论的领域。的确,这种类似性或同型性——有时令人吃惊地——出现于其他一些完全不同的“系统”中。因而,一般系统论的任务是科学地探究“整体”和“整体性”,而“整体”和“整体性”不久前还被认为是超越于科学范围的形而上学的概念。等级结构、稳定性、目的论、分化、稳态的逼近和维持、目标导向——这些是几个具有一般系统性质的概念;人们发展了一些新的概念和数学领域来处理它们;如动态系统理论,自动机理论,利用集合、网络和图论进行系统分析、以及其它一些理论。与此同时,这种试图阐述一般“系统”的原则和模型的跨学科的努力还提供了一条通向科学一体化的可能途径。

 

这和技术方面的发展是平行的,技术在控制论、控制工程、计算机业务方面的发展,同样导致一批跨学科性质的原则和模型的产生,它们适用于一般化的“系统”或各种不同等级的系统,而独立于各自的机械、电气、生物、社会等的实体特性。N.维纳把其作为通讯和控制来研究的“控制论”是这方面的先锋,自此一批新的方法和理论——信息论、电路理论、决策论、博奔论等等——产生了现代技术和社会已经变得纷繁复杂,传统的方法和手段再也不能胜任,因此人们必须引进某种本质上是“整体的”(或“系统的”)和通用的方法。这在许多方面是正确的。工业、商业、政治等方面的无数问题呼唤在自动化、计算机化等方面的“系统方法”以处理具有复杂性的、相互作用的各种系统,而对这种复杂性的处理不是古典数学方法所能胜任的。多层次的系统要求科学地控制:生态系统(对它的扰动导致了诸如污染等一系列迫切问题);官僚政治或军队这类刻板组织;在社会-经济系统、国际关系、政治和威慑中的一些重大问题。如果我们暂且不考虑科学的理解(与在文化和历史事件中人们接受的非理性相比)可能达到什么程度,以及在什么程度上科学的控制是合乎需要的,那么,无疑,这些问题基本上都是“系统”问题,即大量“变量”间相互关联的问题。

 

现在终于有了“系统哲学”。用T.库恩在他的光辉著作《科学单命的结构》中的话来说,“系统”慨念构成新的“范式”;或者用我的话说,“新的自然哲学”。这种新“范式”或“自然哲学”同机械世界观的盲目自然法则和白痴所述莎士比亚式的故事的世界过程相反,它是一神“把世界当作一个巨大组织”的有机世界观。

 

我有幸结识欧文?拉兹洛是在他这部伟大作品大体上完成以后。这是用他自己的术语表达当前趋势的一部有独到见解和富于创新的著作。作者的思想,使我们狭益匪浅,而这种“系统哲学”的意义和蕴涵在某种程度上则是由以上概述的运动所决定的。

 

这样,系统哲学首先必须找到“原始的本性”(“nature of thebeast”)。这是关于“系统”表示什么意思的问题,以及系统在不同的观察层次是怎样在现实中实现的问题。在拉兹洛的术语中,这是关于自然系统的方法论和理论;其次是认识论,即关于认知系统的方法论和理论。由于我在后来被称做维也纳小组的哲学传统中受过教育,我也许能提示这方面已经发生的变化。逻辑实证主义的认识论(和形而上学)是由物理主义、原子主义和知识的“照相理论”(“camera theory”)决定的。用现代知识的观点来看,这些都完全过时了。产生于生物科学。行为科学和社会科学中的问题和思想模式同样地应该受到重视,而不能采用物理主义和还原主义的简单方法去解释。与古典科学的分析过程(其基本范畴是连接两个变量的线性因果关系)相比,对多变量有机整体的研究,由于在认识论、数学模型和技术方面产生的许多问题,需要相互作用、动态实体和目的论方面的新范畴此外,知识不是“真理”或“实在”的简单的近似值;它是认识主体和认识对象之间的一种相互作用,因而取决于生物、文化、语言等各种自然要素的综合。这导致一种“透视哲学”(“perspective philosophy”)。对于这种哲学来说,物理学——尽管充分承认它在它自己和相关领域中的成就——并不是一种垄断性的认识方式。与还原主义声称“实在只不过”是一堆实物粒子、基因、反射、冲动之类的东西的理论相反,我们把科学看作是“透视图”之一,那就是,人用地生物的、文化的和语言的才能和习惯与他“投身于”其间的宇宙打交道,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由于进化和历史的原因,这才使他与宇宙相适应。

 

最后,这样的系统哲学明显地涉及到人和世界的关系以及永恒的哲哲问题。如果自然是一个有机整体的等级体系,那么,人的意象(心象)与它在物理粒子世界中的意象将是不同的,因为作为终极的和唯一“真实”实在的世界是由概率事件支配的。其实,由符号、价值、社会实体和文化组成的世界也是非常“真实”的某种东西;而且它作为等级结构的宇宙秩序的一部分,有利于沟通CP.斯诺的“两种文化”的对立:科学与文学;技术和历史;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对立;或者,任何其它形式的对立。

 

拉兹洛的开拓性工作在广度和深度两方面都发展了系统哲学。他令人信服地说明,当代的“分析”哲学存在着“在存在的范围之外分析它自己”的危险;就像一位具有现代声望的哲学家所提出的那样,分析某个术语的意义,甚至更进一步,分析对某个术语意义的分析,这也许会使经院哲学的轮子转动起来,并且会产生出达到规定数目的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然而,由于它毫不关心成为我们现代危机根源的种种问题——从现代技术“大机器”的种种危险,到自然“生态系统”的不平衡,乃至无数心理的、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当代问题——因而它是一项令人厌烦且毫无意义的事业。

 

拉兹洛认为,我们所需要的是一种“综合的哲学”,这种哲学从现代科学形形色色的发展中接受新事物,并且试图遵循哲学中的其它方式:努力把专门知识中宝贵的片断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尽管这项事业也许是要冒风险的。我们所观察到的宇宙呈现为“一种相互联系的自然系统”,而不是专门学科所详尽描述的各个组件之和。忽视这种基本事实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正如DDT导致的对技术-商业社会的不满等等一些的著名例子所证明的那样。专家的假定是,宇宙是“多元的”,它的组成部分可以充分地分离开来让各种传统学科进行独立的研究;然而,作为一种补充,还需要用普遍的观点看待系统秩序和相互依存。后面这个假定既不是空洞的也不只是推测;因为各种系统科学已经证明,存在着揭示某种一般秩序的概念、模型和不变性,它们或多或少地超越了传统科学的种种特定秩序。我们意识到,这种观点也是一种对实在的“透视”,它由人类的局限性所决定并受其制约;然而,常规和传统的学科终究也是如此。因此,在当代科学中,从物理学到社会学,新的概念、范畴、结构不断产生,而其中心则为诸如整体、系统及其各种具有普遍性的不变性。正如拉兹洛指出的,它们展现出一种综合哲学的观点,它们的“资料来源于经验科学,问题来源于哲学史,而概念则来源于现代系统研究”。而且,如果我们当前的大部分麻烦来源于把现代人包装在各种各样的密封舱里--把人作为人类学、心理学、经济学的单位,而忘记人是具有活力的并正在体验世界的整体——那么,这种新概念(以其共有的术语综合了不同的方面和透视)也许会大大有助于对当代问题的解决,而墨守成规的分析哲学正因为把这些问题“排除在外”而变成了不结果实的花朵。

 

拉兹洛的这本书是“系统哲学”的第一本包罗万象的著作,任何一个超越其自身专业和狭隘兴趣观察事物的人都不能否认这种探索的合理性。显然,这是一项大胆的事业,需要广博的知识以及一个同时具有综合性和批判性的头脑。而这些正是我们作者的工作的特点。我们衷。心希望他的著作将得到最广泛的承认。我们毫不怀疑,他的著作将会把我们院校的哲学从封闭和墨守成规中拯救出来,把它带到现代科学潮流中去,并对解决科学和社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作出巨大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