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7)李醒民:马赫反对相对论吗?  

2013-05-12 11:56:15|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李醒民:马赫反对相对论吗?

作者:李醒民

(中国科学院《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 北京 100039

http://hps.pku.edu.cn/2003/10/1064

 

恩斯特?马赫(Ernst Mach1838.2.18~1916.2.19)晚年反对相对论,几乎成为国内外学术界公认的观点。国内不少人在批判马赫的哲学和认识论时,往往把马赫反对相对论作为一个无可辩驳的论据。有人甚至据此认为,马赫是一位愚钝的感觉论者,他甚至不能清楚地认识到他所处时代的物理学的进步。

 

马赫反对相对论的唯一的、强有力的证据是马赫为他的著作《物理光学原理》一书所写的序言。这篇序言写于19137月,而该书一直到1921年才出版。鉴于这篇序言是一件十分重要的研究材料,在国内似乎还没有见到它的较为完整的原貌,现不妨译抄如下:

 

从我收到的一些出版物中,特别是从我所收到的信件中,我推测我正在逐渐地被看作是相对论的先驱。我现在就能大致想像出,在我的《力学》一书中表达的许多思想,以后将从相对论的观点遭到怎样的解释和误解。

 

正如我不止一次看到的,可以预期,哲学家和物理学家将会继续讨伐我,因为我是一位在各个知识领域具有新颖思想的涉猎者。无论如何,我断然否认我是相对论者的先驱,正如我拒绝当今的原子论信念一样。

 

我之所以达到不相信当前的相对论的地步,是因为我发现,相对论变得越来越教条了,此外还有一些特别的理由——基于感官生理学的考虑,认识论的保留,尤其是从我的实验得到的洞察——把我引向这样一种观点,这一切必须留待以后讨论。

 

致力于相对论研究的不断增加的思想的确将不会丧失;它对数学而言已经是富有成效的并且具有永恒的价值。然而,作为一种能够在被众多新观念扩大的领域中找到位置的理论,它将会在未来某个时期的世界的物理学概念中保持自己的地位吗?在这门科学的历史中,它将被证明不仅仅的昙花一现的灵感吗?

 

慕尼黑-Vaterstetten19137

恩斯特?马赫

 

假如这篇序言确是出自马赫之手,那么马赫反对相对论可谓“铁证如山”了。可是,有人却对现代科学史上的这桩公案提出了截然不同的看法。

 

感谢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席泽宗教授向我提供线索,我与西德康斯坦茨大学哲学系的格雷翁?沃尔特斯(Gereon Wolters)博土取得了联系。他热情地给我寄来了有关材料,其中最使我感兴趣的是“恩斯特?马赫和相对沦”一文。他在该文中阐述了自己的新发现和新观点:《物理光学原理》的序言不是马赫写的,而是马赫大儿子路德维希?马赫(Ludwig Math)的手笔。我觉得这篇论文的标题有点面熟,便翻阅了我过去复印的有关马赫的材料,结果找到了我自己三年前复印的同一篇论文。本来在1984年下半年,我随便翻阅西德的《自然哲学》杂志,偶发现了沃尔特斯的这篇论文以及霍华德(L. D. Howard)的论述爱因斯坦和石里克通信的论文。因为我当时没有致力于研究马赫,只看了一下标题,便把沃尔特斯的论文放在文献袋内,以致被“遗忘”了将近三年,致使国内学术界对这一新观点至今鲜为人知。要是我当时粗阅一下这篇论文,也许三年前就把它介绍给国内学人了。

 

沃尔特斯为自己的新观点提出了许多证据,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物理光学原理》的手稿保存在德国弗赖堡的恩斯特?马赫研究所。引言和正文或者是由马赫本人所写,或者是加有他本人校定的清晰的符号。但是,序言却是打印稿,并且没有马赫本人加的校正符号。沃尔特斯认为,这篇序言的打印稿显然是在马赫逝世之后写的,据推测是在1921年春天。

 

第二,把马赫反对相对论的原因归之于马赫年迈多病以及胡戈?丁格莱尔(Hugo Dingler)的消极影响是不能成立的。从原则上讲,年迈多病似乎是有道理的,但在马赫的情况中却有一些重要因素反对这种解释。丁格莱尔是位哲学家,他虽然号称“教授”,实际是无公薪讲师,而且只容许他在慕尼黑大学讲授“数学科学的方法、教学和历史”。这是为没有正式教学职位的人设立的科目,全体教员都不同意他在数学方面的资格。认为丁格莱尔影响了大名鼎鼎的马赫,显然是讲不通的。

 

我认为,年迈多病的确不能作为马赫必然反对相对论的理由。这由爱因斯坦1916315日写的悼念马赫的文章也可以看出:“……他[马赫]是一个具有罕见的独立判断力的人。他对观察和理解事物的毫不掩饰的喜悦心情,也就是对斯宾诺莎所谓的‘对神的理智的爱’,如此强烈地迸发出来,以致到了高龄,还以孩子般的好奇的眼睛窥视着这个世界,使自己从理解其相互联系中求得乐趣,而没有什么别的要求。”

 

第三,马赫公开发表的涉及相对论的是三个很短的脚注。它们主要论述的是空间和时间问题,与相对论的联系只是提到了几个人名:洛伦兹、爱因斯坦、闵可夫斯基。在这里,马赫试图在他的时空观念和新概念之间建立起—种连续性,他像同时代的大多数物理学家一样,认为就相对论还不能说结论性的话。

 

但是马赫在1914年写给彼得楚尔特(J. Betzoldt)的两封信中,都对相对论作了相当的肯定。在第一封信(1914427)中,马赫写道:“其间,我收到了一本包含您关于相对论的文章的实证主义杂志,这真使我高兴,不仅因为您充分承认我时这个论题微薄贡献的功绩,而且同样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由此可见,马赫此时还很满意把他作为相对论的先驱加以明确强调。尤其是,彼得楚尔特的文章题目虽然是“物理学中的相对论”,实际上讲的是“物理学的相对性理论是马赫知识论的继续和逻辑推广”。全文充分强调参考马赫的论述,并对爱因斯坦的理沦采取了十分肯定的态度。马赫在信中写的“同样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使他高兴,他只能意指这种对相对论的肯定态度。

 

第二封信(191451)也揭示出马赫对相对论持肯定看法:“所附的爱因斯坦的信是实证主义哲学侵入物理学的证据,您应当为此而高兴。一年前哲学还是相当愚笨的——详情证实了这一点。”马赫在这里所表达的意思是:他根据哲学侵入物理学,尤其是侵入相对论的程度,来衡量哲学的价值;他认为,哲学在成功地获得进入权之前,是“极其愚笨的”。显而易见,马赫直到19146月肯定没有对相对论采取否定态度。在此之后和马赫逝世前,马赫再也没有就相对论讲过什么话。

 

第四,马赫在19137月之后对相对论持肯定态度的证据,也可以从爱因斯坦致马赫的信看出。爱因斯坦给马赫写了四封信:第一封信写于190989日;第二封信是明信片,签署的日期是1909817日,爱因斯坦对马赫“满意相对论”表示“非常高兴”;第三封信是1913625日写的;第四封信没有签署日期,与断定它的日期有关的内容是:

 

我为您对新理论所表示的善意关心而感到十分高兴。不幸得很,人们沿着这一推理前进时所遇到的数学困难对我来说也是十分巨大的。我异常高兴的是,随着新理论的发展,您对古典力学基础研究的深刻性和重要性已被揭示出来。今天,我还不能领会,我一向最为敬重的普朗克为何对您的努力一点也不理解。而且,他对我的新理论也采取否定的态度。……在我看来,把物理学归因于“空间”是荒谬的。质量总和产生一个Gμυ场(引力场),它本身又控制所有过程的进程,包括光线的色散以及量杆和时钟的行为。我不久将给您寄去关于这个问题几篇出版物,其中形式方面的东西已被减少,而内容却尽可能多地得到强调。但是,我实际上还没有成功地用这些抽象的东西把内容与形式分离开来。

祝新年好!

您的忠诚的A. 爱因斯坦

 

国外一些著名学者由于认定《物理光学原理》序言是马赫所写,都自然而然地把这封信的日期限定在“19137月”之前。例如,赫尔内克(FHerneck)认为它写于1911年/1912年之交或1912年/1913年之交,而后者“更为可能”。霍耳顿赞同“在1911年/1912年新年前后”。派斯(A. Pais)指出“大约是19131月”。沃尔特斯认为上述看法都是不对的,他并且指出,爱因斯坦所谓的“新理论”不是布拉格(爱因斯坦19113月至19129月任布拉格大学理论物理学教授,10月他回瑞士,任母校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理论物理学教授)理论,而是1913年他与格罗斯曼合写的论文“广义相对论纲要和引力理论”。爱因斯坦在19136月(25日之前)通知他的出版者,使马赫对他们合著的论文有一个特殊的印象。他在625日写信给马赫,谈到“最近几天您可能已经收到我的关于相对论和引力的新著作”,并以特殊的印象提到该文的“第6页”,这一页赞誉了“马赫的大胆的思想:惯性来源于所考察的质点同所有其余质点的相互作用。”马赫指出,只是在理解数学工具方面有困难,爱因斯坦把这看作“善意的关心”,他本人在不久前也没有获得这个数学工具。因此,加上那封没有日期的信末尾有“祝新年好”的话,可以断定它是在1913年/1914年新年写的。由于马赫写给爱因斯坦的信遗失了(也许永远地遗失了),我们从爱因斯坦这封写在19137月之后的信也可以断定,马赫当时对相对论是关心的、肯定的。

 

第五,从马赫的大儿子路德维希方面来看,他只是在1919年才提出对相对论的敌对态度,像他的父亲一样,他在1914年中期还明确地赞同相对论。1919年底,丁格莱尔出版了《物理学的基础》,首次攻击相对论。当时,路德维希没有向丁格莱尔泄露他对相对论态度的转变,丁格莱尔直到1920年初还相信,他因激烈反对相对论而受到了路德维希的冷遇。此外,在《物理光学原理》出版后两年,路德维希还因以马赫名义写了序言而受到内疚的折磨。

马赫生命的最后三年是在路德维希家里度过的。在这段时间里,路德维希成了他父亲的医生、护士、私人秘书和实验助手。当马赫以78岁的高龄在1916年去世时,这位48岁的医生没有工作。他从1916年夏天到1921年参与了《物理光学原理》一书的出版工作。

 

据沃尔特斯讲,路德维希之所以要以马赫的名义加上一个反相对论的序言,有两个原因。其一与他的个人处境有关。路德维希很不吉利,他把他从光学专利中赚得的大部分钱投资到战争债券中,结果赔了本。后来他又服兵役,在空军一个单位度过了战争的其余时光。路德维希写序言时完全被孤立了,他几乎丧失了他的全部储蓄,他在52岁时没有职业,而且吸毒成瘾(可卡因)。在这种处境下,他似乎曲解了他父亲关于借助干涉仪对广义相对论进行实验检验的意图。

 

第二个原因是丁格莱尔的影响。丁格莱尔在19136月和战争爆发之间曾经3次访问过马赫,他至少与路德维希会见过一次。在丁格莱尔于1919年底激烈地反对相对论时,路德维希恰好在此时以丁格莱尔取代他父亲做他的智力上的良师益友。丁格莱尔具有几乎是以救世主自居的反对相对论的使命感,路德维希无论如何是无法抵挡的,于是他们决定,通过《物理光学原理》的序言来实现他们所假定的马赫的意图。路德维希在1921年春天以他父亲的名义写了这篇序言,他在某种程度上是真诚地行动的,因为他自信他了解他父亲的意图。

沃尔特斯博士的观点是不同凡响的,他的论据似乎也有说服力。这是否是最后定论,人们将拭目以待。不管怎样,围绕现代科学史上这桩公案的争论是富有启发意义的。

 

(原载北京:《自然辩证法报》,19871119日,第22期(总第233期);1987124日,第3期(总第234期))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