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6)逻辑实证主义  

2013-04-09 09:57:37|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逻辑实证主义

http://club.sohu.com/read_elite.php?b=whmt&a=5741710

 

上世纪初,随着相对论和量子论的确立,现代物理学取代经典物理学,高速运动和微观粒子成为物理学研究的最基本对象,对这些对象的研究,具有高度抽象和数学化特征,人们对自然的认识也必须跟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形势逼人,崇尚清谈的哲学家们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出身贵族家庭的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打定主意接受实证哲学的基本原则:一切认识都必须在经验的范围内,否则,或者是武断,或者是说空话。

 

可是,研究经验事实本来是科学家们的份内的事,关你们哲学家什么事?

 

罗素认为,科学家必须用语言来表述经验事实和进行系统化,而语言是否符合逻辑还是大有文章可做。对语言的逻辑分析,显然不是科学家们去管的事,倒是可以让哲学家插手过问的,于是,他打出口号:“逻辑乃是哲学的本质!”

 

在他的倡导下,逻辑实证主义逐步诞生了。逻辑实证主义的诞生,标志着西方科学哲学的成熟,并从此开始繁荣和迅猛发展。

 

尽管罗素强调,一切认识都必须建基于经验之上的实证主义原则,但是,在把逻辑引进到这个主义来的时候却遇到了难题。因为,任何根据经验总结出来的结论,都不可能绝对正确,总会有例外,比如,您看到的乌鸦都是黑的,也不能一口咬定,所有的乌鸦都是黑的。然而,逻辑推理本身却总是铁板钉钉,毫无例外可言,比如说,只要承认欧几里得几何学的五大公理,那么,由逻辑推理出,三角形内角和必等于180度就总是对的,绝无例外。既然,所有经验都不能拿来证明,有绝对无误的东西,怎么可能引申出绝对无误的逻辑推理来?

 

尽管罗素是个大学者,但是,遇到这样的难题也真的没招了,他只好无可奈何的承认,逻辑推理的游戏规则大概是一种先天得来的能耐,也就是说,只能是老天爷给的了。

 

后继的逻辑实证主义学者认为,他这样是搞神秘主义,无非是暗中把上帝请来帮忙,其“经验观”大大的不彻底。他们决心,非找出逻辑游戏规则的经验来历不可。

 

美籍德裔数理逻辑学家,哲学家鲁道夫.卡尔纳普绞过一番脑汁后提出,逻辑推理的游戏规则来源于大家的共同约定,一旦约定就都得遵守,就好比玩牌的游戏规则那样。当然,所有的约定都必须经得起经验考验,否则就得放弃。譬如,公司有个客户,常说些带性骚扰的话,公司里的粉领们就约定,大家给他冷脸看,可是,后来发现这位客户能带来大笔订单,粉领们连讨好都来不及,原先的约定早就忘到九霄云外。

 

就这样,“逻辑”借助于“约定”和跟上的“有实用价值”,被认为有了实证基础了。

 

然而,既然感觉经验是实证哲学的第一块垫脚石,也必须回过头来,再对这块垫脚石仔细掂量掂量。

 

卡尔纳普把经验分成直接的和间接的。比如,面前有一块东西,它黑黑的、沉沉的,凉凉的,这些是我们对这块东西的直接经验。如果,再把一块磁铁放到它旁边,发现这玩意儿被磁铁吸住了,于是,我们就得出结论,这玩意儿原来是块铁,这就是间接经验了。因为,铁能被磁铁吸引,是前人告诉我们的知识,我们利用了这知识后,才推论出这块东西是铁的结论来的。

 

卡尔纳普认为,直接经验总是可靠的,而间接经验则未必总对。比如,虽然铁能被磁铁吸引,镍同样也能被磁铁吸引,说不定还有许许多多我们还不知道的东西也能被磁铁吸引,因此,单凭能被磁铁吸引就判断这东西就是铁,结论未免下得太快了。而对它别的其它性质的检验,也同样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难题,比如沉沉甸的,可是沉甸甸的玩意儿多了去了,金子也是沉甸甸的等等。即使你把现有的所有的知识都拿来衡量,也未必保险,因为,还有很多人类尚不知道的知识。比如,科学史上把一种动物误划到另一种动物,这样张冠李戴的例子多的是。

 

那么,直接经验就一定正确?要知道,各人的直接经验都建立在自己的感觉基础上,对同一对象,人们的感觉可以大不相同,比如榴莲,北方人觉得奇臭,南方人则觉得好闻得很,相反,北方人喜欢吃的大葱,南方人却只想离远点好。而所有人的感觉都被“严密包裹”在自己身体里,具有绝对的“私密性”,旁人既无法“偷窥”也无法“偷听”。任何人都不可能把自己的感觉拿出来与别人的感觉进行直接比较。两人都看到了红色的焰火,能不说话就对比,彼此对红色的感受有什么相同或不同吗?

 

事实上,只可能通过说话或写字来表达自己的感受,而,别人也不是直接考核你的感觉,而是,考核你所的话,看看是否符合他的经验。比如,人们常说,“嗨,你这话,俺信,俺接受!”或者说,“你这话,鬼才信呢!”感觉是私有的,而建筑在感觉基础上的语言,才是大家公用的。所有经验总结和科学理论也都必须用语言来描述出来。这样一来,对这个大家都必须使用的公共交流的大平台,就得好好推敲推敲了。于是,语言的问题也就成了逻辑实证主义的重头戏。

 

罗素的得意门生维特根斯坦说,“全部哲学是语言批判。”并提出了“经验证实原则”:任何一句话在提出来之后,必须或者能被经验证实,或者能被经验否决,才有意义,反过来,如果既不可能被经验证明对,也不可能被经验证明错,那就是毫无疑义的废话一句,根本不必理睬。

 

例如,算命先生说,“东南方三百里,天上有瑞气。”这所谓的“瑞气”能通过经验检验吗?算命先生会说,“你们肉眼凡胎自然看不到。”那么,对不起,不管算命先生吹得如何天花乱坠,逻辑实证主义,根本不屑去搭理了。

 

维特根斯坦认为,以前的哲学中恰恰存在着大量的这样的废话,哲学家们可笑地白费精神为之争论不休。这番说话遭到大批哲学家、神学家、道学家和艺术家们的激烈反对和围攻。因为,所有关于美、丑、善、恶、崇高和无耻之类的信仰,以及道德话题,还有所有的小说、诗歌等等文学作品,都没法进行经验验证的,照此说法,岂不统统成了“废话”?难道都必须按照休谟所主张的那样,一把火统统烧光了事?就连小老百姓也未必接受得了大哲学家的这番话,比如:

 

“这事咱有信心,一定能干成!”——废话!

“恭喜发财,心想事成!”—————废话!

“这孩子长命百岁!”————废话,迟早要死的!

 

真有这样泼冷水的人,那肯定是欠揍了。对此,卡尔纳普出来打圆场,他说,人们通常使用的是两种语言:一种语言是描述事实的语言,这些语言当然需要经验验证,科学使用的就是这种语言;另一种是用来表达人们的内心感受、爱好、感情和愿望等方面的语言。后一种语言虽然不能用经验验证,虽不是科学语言,但是,具有社会伦理意义,同样也很有价值。

卡尔纳普又对于科学使用的语言分为,综合性的和分析性的两类。他说:综合性的话语是,根据过去的经验综合归纳的结论,比如,根据以往每天太阳都从东方升起,综合出“明天,太阳将从东方升起”这一句话;而分析语言则是逻辑句法关系的语言,比如,“光棍汉就是没结婚的男人。”

 

卡尔纳普认为,分析命题总是对的,因为这些话,本质上不过是同一内容换个说法而已。但是,归纳命题并不总是正确的,谁都不能根据过去的经验,对未来拍胸脯,百分百打包票。

可是,既然所有由经验得来的归纳真理不能是百分百正确,岂不都成了既不能证明是对,也不能被证明是错的“废话”了吗?

 

卡尔纳普觉得,应该把原来的“可证实原则”适当放宽,改成为“可验证原则”,也就是说,只要能让人可以验证一番,不一定非要证明不是对就是错,就成。 那么,为什么说,归纳真理不总是百分百正确呢?举个例子,从古到今大家天天看到,每天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于是,就可以归纳预测“明天,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然而,如果今天晚上有颗小行星撞上了地球,让地球一下子停转了,太阳明天还会从东方升起吗?如果,都要这样来想,谁还对未来有信心?

 

对此,德国哲学家赖欣巴哈提出了概率归纳理论。他说,我们虽然不能,根据过去归纳出来的经验绝对肯定将来的事,但是,可以预测未来事情出现的概率。比如说,根据天气经验,估计今天八成会下雨,那出门时就带上雨伞。他认为,过去同类事情出现的次数越多,归纳出来的结论的预言成功率就越高,人们的期望值也就越高,反之则越低。比如,做心脏手术,甲大夫做过100次,次次成功,乙大夫只做过3次,虽然也都成功,但是,病人还是希望请甲大夫做手术,尽管甲大夫也会失手,但他的成功率肯定会比乙大夫要高。我们虽然不能绝对肯定太阳必然明天从东方升起,但是,太阳从明天升起的可能性是99.9999…%,只管放心好了。

 

赖欣巴哈的这番话,看来确实很有道理,然而,美国的科学哲学家内尔逊.古德曼却不太买帐,提出了“新归纳之谜”。他举例说:科学家只消做一次铜的导电实验,就能得出所有的铜都能导电的结论。相反,你即使看到一万只乌鸦是黑的,也不能说,所有的乌鸦都是黑的。归纳语言的可靠性并不一定与过去的经验次数成正比。此外,古德曼还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绿-蓝悖论。现简单介绍如下:

 

比如,作战的两大政治集团,取得完全胜利的一方常会对战败一方的军队宣布:

“你们这些小子,如果在某月某日之前,缴下武器乖乖投降,就可以作为战俘处理,得到优待。但是,如果在我们规定的时间到来之后还继续顽抗,那就被当作土匪,必将严惩不贷!”

又比如,中央也常发布如下政策:贪官污吏们如果在某月某日之前,到公安纪检自首的,可以从宽处理,超过这个时限还不老实交待,就要从严处理。

古德曼的绿-蓝谬论的基本内容,简单来说是,“翡翠在2016年前都是绿色的,在2016年之后都是蓝色的。”

 

现在是2008年,到2016年之前,我们看到的所有翡翠事实上都是绿色的,因此,我们的数以亿万计次的经验,归纳出来的结论都支持上述说法。然而,难道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2016年以后的翡翠都是蓝色的?

 

有些人看到这里,也许会脸红脖子粗了,痛骂“绿-蓝悖论”是“鬼话”!当然是“鬼话”,否则还叫悖论吗?但是,绿-蓝悖论戳到了归纳法的痛处。今天,如何解决绿-蓝悖论还被许多人所关注和讨论。

 

“新归纳法之谜”也确实点到了原来归纳法的软肋,让我们在使用归纳法时不得不小心谨慎。对归纳法的适宜范围和手段作更细致的考核。

 

古斯塔夫.亨普尔是逻辑实证主义后期的一位重量级人物。关于命题是否有意义的判断标准,逻辑实证主义是按照它能不能被验证来划分的,能验证就是有意义,否则就没意义。亨普尔认为,这样的判断标准虽然说得过去,但是,必须加以修正。亨普尔认为,科学是一个自成体系的命题语言系统,是一个整体。从作为基础的观察记录,到上一级的观察-逻辑层次,到最高级的几近于纯逻辑的普遍定律,每一层都有不同层面的意义。命题与命题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把任何其中一句抽出来单独考核,看看是不是可以验证,很难说很有道理。

我们先用牛顿力学体系为例,来说明亨普尔的想法。

 

关于牛顿力学的经验观察部分,比如有:在地面上有,自由落体的降落速度的记录,潮汐的涨落时间的记录;在星空,有具体的火星、土星的运行轨道的记录等等。往上一级是对这经验观察记录整理出来的初步的逻辑-经验关系,比如:伽利略的自由落体定律,潮汐起落与太阳和月亮运行之间的规律。而涵盖它们的,最高级的是牛顿的力学三大定律和引力定律,几乎是纯逻辑性的关系式了。

 

对初步的观察纪录,要进行验证还比较直接和容易,而普遍适用的抽象的三大定律,要去验证就远不是那么容易了,岂能用同一个意义标准来衡量。

 

再进一步,如果说,牛顿力学定律里的质量、作用力、加速度,已经比较抽象,那么,麦克斯韦尔的电磁场方程中的“场”就更难让人把握,科学家也只能通过数学方程式来描绘。而量子力学的薛定谔方程中的波函数,刚被提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感到莫名其妙,想不出那是个啥玩艺儿,后来,虽然波恩将其解释为几率波,至今争论还不少。连什么玩意儿都想不明白,还谈什么验证?

 

因此,亨普尔认为,应该考核的是整个科学系统是不是经得起验证,而不是对每个单独的命题来进行这样的考核。亨普尔实际上已很大程度上开始背离逻辑实证主义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后,逻辑实证主义慢慢门庭冷落,逐渐衰落。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