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1)维也纳学派  

2013-04-09 16:03:43|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维也纳学派

http://baike.baidu.com/view/133103.htm

 

维也纳学派是20世纪影响最广泛、持续最长久的哲学流派之一,它代表了自然科学对哲学的挑战。它的唯科学主义观点已成为现代哲学摆脱不掉的“幽灵”。

   

1.他们没有、也不可能完全排拒形而上学,但他们对形而上学问题和命题所做的分析性批判却使人们现在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建构形而上学体系了,他们提倡的澄清问题和意义的逻辑分析方法也成为一种普遍的哲学批判方法,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历史贡献。

 

2. 唯科学主义的偏颇与缺陷:

 

①只重视“科学的逻辑”,而严重忽视了科学赖以产生和发展的人文背景。②只强调科学的实证精神,而严重忽视了人的创造精神或创新精神。③强调科学与人文两个世界的截然区分,严重忽视了科学与人文文化的关联,科学的人文意义与人文价值。

 

维也纳学派(英语:Vienna Circle,德语:Wiener Kreis)是1920年代发源于维也纳的一个哲学学派。其成员主要包括石里克、卡奈普、纽拉特、费格尔、汉恩、伯格曼、弗兰克、韦斯曼、哥德尔等。他们多是当时欧洲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和逻辑学家。他们关注当时自然科学发展成果(如数学基础论、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并尝试在此基础上去探讨哲学和科学方法论等问题。

 

受19世纪以来德国实证主义传统影响,加上在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启示下,维也纳学派提出了一系列有别传统的见解。大致来说,他们的(除歌德尔)中心主张有两点:一,拒绝形而上学,认为经验是知识唯一可靠来源;二,只有通过运用逻辑分析的方法,才可最终解决传统哲学问题。

 

维也纳学派与思想相近学者(如德国的柏林学派与波兰华沙学派)相联系,而逐渐发展成为声势浩大的逻辑实证主义运动。然而,随着30年代纳粹在欧洲兴起,不少重要成员被迫逃亡海外。1933年汉恩病逝,1936年石里克遇刺身亡,维也纳学派最终解散。尽管如此,逻辑实证主义思想却在英美广泛传播。至今分析哲学已成为英语世界的主流。

 

 

浅析逻辑经验主义的产生及其精神内核

2010-11-02 23:40:5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4992a80100nk29.html

 

一、逻辑经验主义对经验论路径的秉承以及近代科学的深刻影响

 

从古希腊哲学开始就有经验论的传统,对世界在经验层次的把握可追溯到米利都学派对宇宙本原的探索。“这个米利都哲学学派的重要性在于,它第一个假定整个宇宙是自然的,从可能性上来说,是普通知识和理性的探讨所可以解释的。”[3]无论认为宇宙的本原是“水”,还是“火、土、地、气”等,这种对宇宙本原的一种追问,是建立在经验层次,经验感觉基础之上的思辨活动,这为经验论提供了生长的基因。

 

中世纪时期经院哲学占统治地位,但是到14世纪后期,在奥康关于证据知识的思想影响下,在法国巴黎大学形成了以布里丹为代表的经验科学学派:在英国,经院哲学受亚里士多德主义影响较小,他们的一些代表人物,如罗吉尔?培根、奥康等人的思想都有重视经验和实验科学的倾向。

 

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的理性的重大特征首先是把矛头指向盲目信仰和崇拜权威的蒙昧主义,并且随着生产力和近代自然科学的发展,西方古典理性主义对理性的来源和基础的研究开辟了认识的新方向。

 

经验论主要产生于英国,经验论在本质上是一种经验理性,这就是说它企图用经验来界定理性的范围,把理性的涵蕴封闭在经验的范围之内。英国经验论主要代表人物有洛克、贝克莱、休谟等。洛克批判“天赋观念说”,他提出了“白板说”和“双重经验论”,肯定经验是知识的唯一来源;贝克莱从经验论的前提出发,得出了“存在就是被感知”的结论;休谟认为世界上存在的只是心理的知觉和感觉,感知以外的任何东西,无论是物质的实体还是精神的实体,究竟是否存在,我们是无法解答的。他把世界的一切都归结为主观现象或经验。他的纯粹经验论对于从19世纪下半期开始以至今天的现代哲学来说,影响尤其巨大,它是一些著名的学派,如马赫主义,实用主义,逻辑实证主义等的理论基础之一。

 

19世纪的孔德、马赫等实证论对逻辑经验主义的产生更有其直接的影响。孔德认为。实证科学是实证主义的根本基础,孔德的实证主义是以实证科学为其出发点的,对事实进行观察,把观察到的事实作为假说的根据,并以此来构建实证科学。马赫接受并改造了孔德的实证主义,他重返休谟的彻底经验论立场,摒弃了孔德实证论中尚存的“普遍性”痕迹,把科学的任务看作是对事实的概要性描述而非理解和解释,并把人的经验看成中立的感觉要素,而一切研究都是探知这些要素的联结方式。马赫的哲学观点是纯粹经验论的,同时也是实证论的,他如孔德一样反对形而上学并以建立一个统一的科学系统作为最终目的。逻辑经验主义继承实证论的反形而上学传统,并把数理逻辑作为哲学分析和论证的主要工具,形成了逻辑经验主义的基本观点。

 

近代科学的诞生和发展为逻辑经验主义的产生提供了现实基础,特别是两次科学革命深深影响着西方哲学思维的发展。哥白尼“日心说”的创立是近代科学史上的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它颠倒了一千多年占统治地位的宇宙观,引起了天文学、物理学和数学上的一场革命。在这场革命中,开普勒发现了行星三大定律;伽利略在经典力学创立中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创立了试验与数学相结合的科学研究方法;牛顿发现运动三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这些伟大成就建立在观察和实验的基础上,运用数学工具用演绎的手段形成科学的理论。这场科学革命的结果是经验科学代替了中世纪的宗教神学。

 

对维也纳学派的形成具有更为直接作用的第二次科学革命,尤其是相对论的创立和量子物理学的新发展以及数学的发展对逻辑经验主义的出现影响更大。爱因斯坦创立相对论并提出了三个可供实验验证的推论:水星近日点的进动、引力红移、光线在引力场中的偏转,此后科学家们在科学实验中一一得到验证,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对当时科学和哲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普朗克提出了量子论,海森伯的矩阵力学和薛定谔的波动力学标志着量子力学的创立,量子物理学从能量子的角度推动经验科学向前迈了一大步;同时数学发展到20世纪初已相当成熟,已作为科学的语言被广泛采用,洪谦认为弗雷格的巨著《算学基础》开始重视,罗素与怀特海合著的《数学原理》的出版是维也纳学派形成条件中的重要因素[1]。“正如世纪的历史告诉我们的那样,近代科学诞生以来,以往的自然哲学的演说方式已经普遍地被实验一数学的言说方式所取代。这个变化与其说是独立出来的各种科学,通过把哲学所思考的问题转换成科学问题,从而在持续不断的挤压哲学之思的传统的和固有的领域,倒不如说是由于存在论的哲学为了获得一个普适性的自然秩序之世界图景,而使自身变成了这个样子。哲学追求确定性的目的使哲学的命运必然如此。"[2]

 

二、逻辑经验主义的产生是西方哲学形而上学传统自我革命的结果

 

在有着浓厚形而上学传统的西方,出现了以清除形而上学为内在任务的逻辑经验主义似乎令人费解。我们知道,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达到凤凰涅磐式的自我毁灭和重生时往往就会产生一种与之相对的形式。逻辑经验主义就是在拒斥和清除形而上学传统中使西方哲学获得新生,也就是说逻辑经验主义是西方存在论传统自我革命的结果。

 

形而上学是西方哲学中一个很盛行的哲学思维和哲学形式。形而上学作为一种纯粹的形而上学的理论形态开始于巴门尼德,他之前,有神话本体论和伊奥尼亚派的宇宙本体论,但巴门尼德对“to be”的追问正体现了人类探索纯粹形而上学的开始,“巴门尼德在历史上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创造了一种形而上学的论证形式”,“人们常常说他也曾创造了逻辑,但他真正创造的却是基于逻辑的形而上学。”[4]柏拉图正是承继了巴门尼德的追问的思路.力图以纯粹形式的“相”解释与把握,更准确地讲是“规定”变动不居的世界万象,解决现象缘起,也就是现象如何可能的问题。至亚里士多德批判了柏拉图的理念论,并且从逻辑上对“to be”进行了更完备的论述。使形而上学有了更完备的形式。亚里士多德认为形而上学是超越经验领域到达靠思辨把握的神圣领域,也就是说亚里士多德认为形而上学研究的是作为存在的存在,即考察万物本原或终极原因,由此看来。形而上学也是在追问存在的确定性。此后,形而上学作为西方者的一个传统深深的影响着西方哲学的发展,基督教哲学认为上帝是世界的终极原因,奥古斯汀有关于上帝存在的知识论证明,他认为人类知识的确定性是无可置疑的;中世纪经院哲学家们也对此种形而上学进行证明,安瑟尔谟有著名的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这种证明不过是仅仅依赖于概念分析而不依赖于经验事实的证明;后来中世纪重要的经院哲学家托马斯作了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即通常所说的“五个证明”。无论是基督教哲学家或是经院哲学家,他们关注的中心虽不是知识的确定性问题,但他们对形而上学的证明仍是对存在的证明,是在寻求存在的确定性。

 

近代哲学在文艺复兴和启蒙理性的影响下,对中世纪的形而上学进行了广泛的批判,批判的过程中又形成了新的形而上学,但没有离开寻求存在之确定性的思想内核,笛卡儿的第一哲学的沉思、莱布尼茨的系统化的天赋观念论和预定和谐说以及康德的先验体系都是为绝对确定性的知识寻找一个支点。黑格尔哲学是本体论的形而上学和认识论的形而上学的集大成,它是哲学中最庞大最完备的哲学体系,它以一种无比庞大和无比完备的封闭体系来确保形而上学的同一性思想和确定性思想,来确保世界的整体性和秩序性。现代西方哲学可以说走向了颠覆形而上学的高峰,现代西方哲学从整体上说他是对黑格尔哲学的逆反和批判,虽然批判涉及的面积广,但最集中的就是对形而上学的批判。从整体上说,现代西方哲学是拒斥形而上学的,尤其是实证主义之父孔德一开始就明确表明了拒斥形而上学的立场,他认为一切科学知识必须建立在观察和实验的事实的基础上,经验是知识的唯一来源和基础。一切科学知识必须局限在经验证实的范围之内。从实证主义原则出发,不能够被经验所证实的形而上学自然是必须被排除在科学之外。马赫的感觉一元论进一步从认识论和本体论上的角度为经验证实原则奠定了基础。受其影响,逻辑经验主义进一步从经验证实原则和分析命题与综合命题的严格区分原则出发.对形而上学采取坚决拒斥和彻底颠覆的理想。

 

以上分析了存在论的两个传统,那么维也纳学派的出现就显得可以理解了,他就是存在论自身发展过程中嬗变的结果。有了形而上学传统,逻辑经验主义就有了批驳的靶子、有了产生的内在必要,也就是说有了哲学自我革命的内在原因;

 

有了经验论的传统就有了产生的历史思想根源。有了这两方面的合力,西方哲学发展到20世纪出现逻辑经验主义这种哲学形式也是必然的事情。

 

 

浅论逻辑实证主义科学观人文价值的缺席

昌成亮

2010-09-02

http://syue.com/Paper/Philosophy/Related/256766.html

 

1 纯粹的科学知识观与统一科学观

 

作为以相对论为代表的物的产物,在逻辑实证主义者认为,真正的科学知识只有一种,就是科学。自然科学知识是通过客观中立的观察,按照严格的逻辑程序从经验数据得到的规则,并且能够被经验数据所证实,因而与客观自然是相一致的。自然科学具有绝对的经验性、客观性、可证实性。科学知识必须是经验主义和实证主义的,而且是以逻辑分析的运用为标志。

 

逻辑实证主义认为,科学知识是逻辑分析的结果。石里克说:“任何认识都是一种表达,一种陈述……所有这些可能的陈述方式实际上表达了同样的知识,正因为如此,它们就必须有某种共同的东西。这种共同的东西就是它们的逻辑形式。所以,一切知识只是凭借其形式而成为知识”。如此一来,科学就是形式化的,逻辑推理性的理论。在逻辑实证主义者的观点看来,科学,首先是一种知识;同时是客观的,是与价值中立的,不存在价值判断;科学的语言是表述性的,可被证实或证伪,表述经验事实,不表达个人情感。“形而上学的虚构句子、价值和伦理学的虚构句子,都是一些假的句子;它们并没有逻辑的内容,仅仅能够引起听到这些句子的人们在感情方面和意志方面的激动”。

 

逻辑实证主义者的科学观的另一个突出特点就是统一科学。“科学之为知识理论体系,就是一种真理的系统。真理从本质上而言,是统一的整体的联系而不可分离的。”而科学的统一建立在物理主义之上。“一切自然定律,包括对有机体、人类和人类社会有效的定律,都是物理定律也即为解释无机过程所需要的那些定律的逻辑推论。”。所有自然科学外的科学,都不过是“统一科学”的一个部分,而“科学的任何领域内的语言可以保存原来的内容翻译成为物理学语言。”,因为物理描述的语言具有绝对的客观性,所描述的事件可以被一切使用该语言的人们所观察(经验证实)。

 

从逻辑实证主义者的科学观里,可以看到,科学“被当作是一种脱离了它赖以产生和发展的人类的状况、需要和利益的母体的‘事物’”,而忽视了科学产生发展的背景和人文因素。然而,科学的“观察总是有选择的。它需要选定的对象、确定的任务、兴趣、观点和问题。”作为观察者来讲,同样的客观事实,由于不同的知识构成,不同的逻辑思维方式/角度,所观察记录到的经验数据都是渗透着价值判断的。“每一事实都含有价值,而我们的每一价值又都含有某些事实。”对于同一客观事实,所得出的结论是不同的。如爱因斯坦所言:“物理学家的最高使命是要得到那些普遍的基本定律……要通向这些定律,并没有逻辑通道,只有通过以对经验的共鸣的理解为依据的直觉,才能得到这些定律”,汉森则提出是“人”的眼睛在观察,“观察渗透理论”。完全独立,中立的不掺有观察者个人情感因素和价值判断的,这只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

 

用物理语言统一科学的主张否认了自然科学的人文价值,以及人文精神对科学的作用,事实上缩小了科学的空间并限制了创造性的发挥。将自然科学与其它科学文化之间横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加塞儿说:“哲学家震慑于物理学的气焰之下,感到十分羞耻——因为自己不是物理学家而感到羞耻。由于真正的哲学问题不能用物理学的方法来解答,哲学家只好把它们搁在一旁,任由物理学把它摆弄。”——事实上,其他学科何尝不是如此呢。

 

2 直线累积式的科学发展观

 

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发展观被称为“套箱式”的发展观。所谓套箱,就是一套容积逐个递增、依次套装的箱子。培根的归纳主义观点认为科学知识的增长是不断归纳的结果,如不停增高的金字塔。逻辑实证主义在继承这个观点的同时,把简单的归纳演变为了“经过逻辑推理,且有较高的经验证实概率依据”。就是把科学的发展看作是经过逻辑推理和经验证实(当然这里的证实在逻辑经验主义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从强证实到弱证实再到概率标准的发展演变过程)的科学命题和科学理论的累积。“一个相对自足的理论为另一个内涵更大的理论所吸收,或者归化到另一个内涵更大的理论。”科学的发展并不否定曾被证实的理论,被经验证实后的某个理论只是被新的理论吸收或通过逻辑演绎被纳入一个内涵更加丰富更加全面新的理论之中,这个新的理论没有原来的理论/所包含的概念。科学发展的过程就是被证实了的科学理论的积累、归并的过程。

 

不可否认,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发展观反映了科学不断进步的趋势,也揭示了科学理论变革的一种形式。但是,由于其科学观中人文价值的缺失,科学既然只是知识的累积,也就无所谓科学理论内部的变革与科学框架的变化。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发展观看不到科学发展的革命性进步,忽视人的创造性和创新精神在科学发展中的作用,只看到科学发展中量的积累,却忽视了质的飞跃。爱因斯坦说:“科学不能仅仅在经验的基础上成长起来,在建立科学时我们免不了要自由地创造概念,而这些概念的适用性可以后验地用经验方法来检验。这种状况被前几代人疏忽了,他们以为理论应当用纯粹归纳的方法来建立,而避免自由地创造性地创造概念。近来,改造整个理论物理学体系已经导致承认科学的思辨性质,这已经成为公共的财富。”这里,爱因斯坦深刻地揭示了实证主义的局限性和创新精神的重要性。

 

3 逻辑分析与经验证实的方法论

 

正如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观所认为的,经验的科学知识首先通过逻辑分析得以“澄清各门科学的各种概念,明确了各种概念之间的形式逻辑联系和认识论联系”,同时命题的含义就是他被证实的方法。艾耶尔对此的解释是,一个陈述被证实“就在于它被经验的观察所检验”。即所谓“经验证实原则”。

 

逻辑分析的作用有两点。一是通过对语义的逻辑分析,确定科学命题的概念和意义性条件,二是通过对句法的逻辑分析,建立形式化的科学知识体系。科学带来了科学思维的转变,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用精确的具体的概念来把握客观世界的。在逻辑实证主义看来,只有掌握足够清楚的基本概念,才能够成为一门科学。石里克举了爱因斯坦“从分析时间、空间陈述的意义”作为出发点来创立狭义相对论的例子说明了对概念进行逻辑分析加以澄清的重要性。但是如此一来,所有的科学外的,如社会学、心、美学、伦理学都被科学一脚踢了出去。因为他们的概念是体验意义上的,表达个人的一种主观情感,不是精确的客观的概念,“没有逻辑的内容,仅仅能够引起听到这些句子的人们在感情方面和意志方面的激动”。同时按照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观,科学发展成了每个理论彼此孤立,互不干涉的独自发展。每个理论都在自己的概念基础上独立存在,科学理论的发展只需要不断的发展自己的概念,语言是所有理论之间的联系的媒介。科学的进步与科学传统、背景或者科学家自身的情感、意志便没有了关系。对此抱有怀疑的布鲁尔在1976年提出了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强纲领理论,其核心就是科学知识是要受社会影响的,作为知识,是有一定的社会根源的。尤其是以当今大科学的时代的视野下,逻辑实证主义者的观点显然是过于片面了。

 

经验证实原则是科学命题的意义标准。在逻辑实证主义者看来,除了数学和分析命题,其他命题必须是可以被“经验证实”时才有意义。证实原则从被提出便不断受到质疑和反驳,也在不断的被修正和退让。卡尔纳普提出了直接证实和间接证实,但是由于逻辑命题本身的有限性,导致了间接证实无法达到绝对的客观,在波普尔的批判下,卡尔纳普提出用“可检验性”来代替“可证实性”,即可能事实上无法被验证,但“原则上可以被验证”。后来艾耶尔提出了针对“强证实”提出了“弱证实”,即不完全的证实,或然的证实。莱辛巴赫又提出了概率意义说:“可以绝对地加以证实的命题是没有的。因此,一个命题的真值断定纯属虚妄,它只有在理想的科学世界中占有地位,而实际科学不可能利用它。实际科学倒是始终应用权的断定。我们认为高权相当于真,低权相当于假,中间区域称为不定。”逻辑实证主义的“证实原则”的涵义的演变,恰恰表明了证实原则的脆弱。同时证实原则本身也存在着悖论,比如,不管是从实际的可证实性还是原则的可验证性,从强证实的角度还是弱证实的角度,证实原则本身该如何被证实呢?如果本身不能被证实,那就是无意义的命题了;同时作为全称命题的自然科学规律,事实上是不能被证实,只能被证伪的,如此一来,几乎所有的科学理论都要被否定。

 

逻辑实证主义理论自身的悖论使他们陷入了困境,部分逻辑实证主义者便把目光转向了实用主义。证实主义的原则的根本缺陷在于他的主观性。逻辑实证主义所谓的经验,终究还是人的主观经验。以主观去验证一个命题,如何保证命题的客观呢。

 

4

 

综上,我们看到,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观中包含着很多积极因素。他将数理逻辑与实验观察结合起来,探讨了对概念进行澄清的步骤,把外在世界的客观性和对于意识的独立性作为一种既定前提,致力于区分科学与非科学,追求知识的准确与可靠,把传统的形式逻辑的科学方法发展为严谨的数理逻辑方法论,这种思维对于科学的发展、技术的操作有着积极地意义。逻辑实证主义强调实证精神也是一种务实的态度。但是人文价值的缺席导致了逻辑实证主义在科学观上割裂了科学的历史人文背景,用物理主义统一科学,忽视了科学与文化的联系,抹煞了科学的人文意义和人文价值,把科学简单化为有意义的命题,是一种过于狭隘的科学知识观;从科学的发展观来讲,未能揭示科学发展的内在动力,看不到科学革命的机制;从方法论角度来讲,对人的创造力和创新精神的忽视,以及作为方法实施者的人的主观性的回避,对逻辑分析和实证的绝对化更是直接导致了自身理论的困境。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