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34)决定论……  

2013-04-03 23:09:23|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决定论……

2009-08-21 01:41: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4819110100ehkc.html

 

近来在一种半养病的状态,所以想了些没用的问题,不如拿来说说。

 

 “决定论”这件事情,背后是有一种安全感的心理需求在起作用的。譬如说吧,最早的时候大抵是神的决定论,像加尔文的预定论那种观念就比较有代表性。有时候我觉得,在有神相伴的那种文明生态里生活,大概感觉是很不同的。——怎么不同呢?我也没什么研究,只能去想象一下。比如说,交际的需要程度可能会比较低。而在我们今天生活的这种文明形态下,交际对一个人来说差不多具有毒瘾一样的效力。我时常想到古典的内在性这个问题,基本上那也是有神相伴造成的一种结果。你去看那些体系哲学家们,不管他的话语看上去多么滂浡,但骨子里却都很内在。这样的内在感,要是换了我们今天的人去装,怎么装也装不来的。

 

启蒙运动后,地理环境决定论是一种重要的叙述范式。这可能一直影响到了20世纪初。同时当然还有一种决定论的认识,可以叫做基因决定论。——好像是一个外、一个内,这样双管齐下把生活给解释了。以前跟人聊佛教,最讨厌“解释”这种事情。其实这种讨厌看上去好像挺通透,实际却一点都不通透,因为它斩断了生命与生活的联系,看上去似乎特得道,其实最多也就是个自了汉的境地,并不究竟。学佛的人,很容易修成自了汉,这是常态。前阵子我跟一个学佛的小伙子也聊到这个问题,他也感觉到了这问题的厉害,但是出不来,后来我跟他说:关键要有天下心。——这很难,但实在很重要。天下心就是慈悲心。所以在这个层面,也没有必要刻意回避“解释”。我们这芸芸众生是生在哪里的呢?其实你随便想一想就知道,是生在解释里的。你要做的,只是教人自解,而不是一味的简单否定“解释”这件事。

 

在近代的这种解释变得更狭隘化(或者说“更现代化”)之后,就有了今天时时羁缚着我们感知的“技术决定论”和“制度决定论”——它们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一种技术化思维的结果。我以前写过:八十年代以来,“文化”和“制度”成了当代生活的两大粪坑,任何人有了任何困惑和不满都可以往这两粪坑里倒。——这就是我们今天最典型的精神生活的样式。所以知识分子在讨论几乎一切问题时,最后差不多都可以把话语归结到“文化包袱啊……”或者“还是制度问题……”这两大句型上去。这看上去似乎很深刻,但实际上显示的却是当代知识分子精神深处的极度空洞和无能。

 

所以比较起来,我反倒更喜欢早期的一些决定论的叙述。因为那种叙述是有道具的,所以更有场地感,不像技术或制度决定论那样,总是处于一种意淫似的自摸状态。比如说“地理环境决定论”的叙述,看起来就特别丰饶。我最早看到这样的叙述是上大学时,有一次看到了丹纳那本《艺术哲学》,在“古希腊的雕塑”那篇里面,他完全就是用一种地理环境决定论的方式展开的。——理论分析用那种方式展开,会让人觉得特有场面感。其实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也含有这种性质。中国人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刘师培大概算一个。另外就是研究《楚辞》的诸家里面,采用这种方式的人也很多。不知为什么,民国年间的人似乎特别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论《楚辞》,几乎成了一种风气,比如说游国恩、姜亮夫什么的,都有这种成份。

 

某种博物学的经验也许是人与自然关系上比较合适的分寸感所在。地理环境决定论的思维似乎跟这种所谓“博物学”有关,它始终有一种挺感性的气质,特有形象感。但这绝不是“文学”化的思维。我现在是越来越怀疑所谓“文学”那种思维本质的虚无性,这正如学院化的所谓“理论”的虚无性一样。年轻的时候迷恋文学,会把文学看得很高、很万能、甚至很博物,于是目空一切。到后来才发现那里面始终有一个不可摆脱的宿命,套用佛者的说法大抵可以叫做“妄”,或者是“幻”,它跟自然的关系毕竟不是实地平等的。倒是博物学比较中正些。可惜,我觉得博物学的经验在我们这个民族心里是比较欠缺的。——这个民族,太社会了!加上这二十年来的整体堕落,看上去实在没多少希望。

 

 

决定论和随机论

http://blog.gkong.com/more.asp?name=nmgnewsun&id=13096

 

决定论和随机论是两种哲学观点,也是科学的两种观点,对于我们生存的宇宙来讲,宇宙本身是决定论的产物,而对于人类的认识讲,我们不得不接受随机论。

 

如果不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哲学就完全是空谈,科学的发展和哲学的认识是统一的,在伽利略和牛顿时代,物理学被称为自然哲学,二十世纪物理学的发展也对哲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带来更使普通人难以理解观念,相对论带来人们对时空和物质的从新认识,量子力学带来随机论,认为世界是由随机控制,将人的认识和物质本身的客观变化混为一谈,这种观点在科学和哲学中一度流行,但客观和人的认识是两回事,不管人如何认识世界,世界总是存在,人是无法改变宇宙规则,宇宙的规则和人类的存在无关。

 

宇宙的运行是决定论控制的,而且是由逻辑上最简单的一组规则统治了整个宇宙的所有一切,物质、时空和物质间相互作用也都是有这一组最简单的规则统治,当然不同时期的决定论的认识也不同,在牛顿时代,决定论是建立在经典力学的基础上,那时哲学也是决定论占统治地位,爱因斯坦推翻了牛顿的时空观,但在哲学上还是坚持了决定论,这种哲学思想贯彻了爱因斯坦的一生,其晚年对统一场论的研究也是建立在这种哲学思想上。

 

随机论是与量子力学的几率解释相联系,自从提出几率波的概念,这种宇宙是随机统治的哲学思想也开始反身,因为上世纪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波函数的真实意义,而且在表面上量子力学还是很成功,绝大多数的物理学人士接受了随机论,但还是有少数人反对几率解释,虽然人数少,但分量很重,爱因斯坦、薛定谔和德布罗意等人坚决反对几率解释,但也没有提出正确合理的解释,最终认定这种决定论是失败。爱因斯坦虽然没有提出波函数的意义,但是这条路确实正确,几率波暂时解释了一些现象,但几率解释是错误的,当然宇宙由随机统治的哲学思想也是错误的。

 

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建立在测量的基础上,但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就大错特错。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更多的是建立在逻辑的基础上,所有的测量数据都是表象,而真正的科学认识是对表象的深刻分析,从而得出深层的简单的理论,而建立在简单性的基础上,完全可以摆脱试验数据,从而得出优美的理论,广义相对论的创立正是基于这种思想,而不是从任何试验数据中得出,而从试验数据上也不可能得出这样的理论,只能得出一个和观测数据相符的级数修正。

 

客观世界只有一个过程,而人的认识却并不一定和客观相符,由于客观限制,人有时不可能认识到事实的真相。比如历史事件,历史是真实发生的事实,但人们对历史的认识有不同观点,尤其是有争议的历史事件,可能有很多结论,客观事实只有一个,而人的认识却有多种,当然不能把人的认识当成事实。量子力学中的测不准原理是对人类测量微观世界的严格限制,人的测量技术不可能突破测不准关系,这就是说在普朗克数以内,我们无法用试验来认识,基于这一点,几率和随机论成了主流。但试验上不可能,在逻辑上也不可能吗?当然不是,只是在物质的更深层次的研究上,连爱因斯坦这样的天才都没有找到正确的解释,只能说存在这种更深刻的理论,这个理论可以解释宇宙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波函数的意义,基本粒子的特征解释。量子力学无法解释的问题当然会由新的理论解释。

 

在没有看到基因以前,孟德尔就建立了基因的理论,后来人们通过现代仪器的观测才证实了基因。波尔兹曼统计是热力学统计的基础,波尔兹曼统计是建立在分子运动论的基础上,也是领先于试验的,在试验上观测到分子是在电子显微镜发明以后的事,测不准关系的存在已经将从试验直接认识基本粒子特征的路堵死,认识基本粒子的内部特征,对波函数的正确解释都只能从逻辑上得出。认识宇宙的最终决定性的统治理论只有逻辑上一条路。量子力学和随机论都是建立在人类的客观试验的基础上,我们的测量精度受测不准关系限制,但因此就说宇宙是由随机统治是将人的认识和客观存在混为一谈。

 

客观世界的存在是决定论所统治,而人对世界的认识则没有决定论,人只能从逻辑上理解宇宙统一规则,而不可能完全依照这个规则对宇宙完全了解,人的计算能力和测量能力都是有限的,和真实的世界相比,甚至到了可以忽略的地步。人类的计算只是对客观世界作一定简化之后才能的出近似结果,测量也是在一定精度之内,大量的信息我们只能忽略掉。掷骰子是最常见的随机过程,而实际上,在掷出骰子的开始的初始状态就决定了骰子的最终结果,只是这个过程不能计算,我们把掷骰子当然随机,这只是我们人的无奈,并不是说客观世界是随机的。当然也有控制力量非常好的赌徒,也有用用改变骰子的重心,或用磁铁来控制骰子,这是用决定论的方法来确定骰子。在这种情况下把骰子当成是随机控制,当然要失败。

 

宇宙本身是由决定论控制的,我们可能对宇宙本身的规则得到最终的认识,但人的认识不可能完全认识宇宙的所有信息,在对自然的信息简化的过程中,我们对宇宙的认识是随机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