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25)方舟子:什么样的科学家在反对进化论?  

2013-04-15 07:39:20|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方舟子:什么样的科学家在反对进化论?

方舟子

2006030108:14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1057/4152340.html

 

在生物学界,生物是进化而来的这一科学事实是被一致接受、没有异议的,但是对生物是如何进化而来的,则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是主流观点,但是也有一些人并不完全接受它,他们认为有别的机理可以解释生物的进化。

 

美国科学促进会(相当于中国的科协)近日召开年会,发表声明对近年来在宗教保守势力鼓动下在美国社会中出现的反对进化论教学的现象做出严厉谴责,发起一场批判“智能设计论”(变相的神创论)、支持进化论的运动。中国媒体对这条新闻不感兴趣,反而和美国宗教保守势力一起跟美国科学界大唱反调,各大门户网站的显要位置都出现了一则来路不明的报道,声称“500多名美国科学家联合反对达尔文进化论”。

 

这让很多人都感到疑惑。科学家们不是一直在说达尔文进化论早就被科学界一致接受吗,怎么现在还会有这么多科学家出来反对它?这些人真的是科学家吗?他们真的反对进化论吗?也有一些比较有头脑的读者怀疑这是一则假新闻。

 

这则新闻倒不完全是假的。的确有500多人签了一份有关的宣言,组织者是美国推销“智能设计论”的机构“发现研究所”,在2001年就开始拉签名了,并非新闻。

 

最近为了对抗美国科学促进会的运动,这份签名才又被反进化论者拉出来造势。

 

但是说签名者是“500多名美国科学家”则是错误的。首先,签名者虽然以美国人为主,但是并非都是美国人,也包括其他国家、地区的人,例如其中有一位是香港人侯美婉。

 

其次,这些人也并非都是科学家。按其要求,只要得过自然科学、数学、计算机科学、工程学或医学方面的博士学位,不管现在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就都可以签名。

 

名单上大部分就都是属于这种人,他们并不从事科学研究,而是工程师、医生、教师、软件师、社会活动家、传教士、职员等等,而不是科学家。比如侯美婉,虽然得过香港大学的遗传学博士学位,但是早已专职从事反科学活动,只能算是社会活动家,而不是科学家。据《纽约时报》的调查,签名者中许多人实际上是基督教福音派的传教士。

 

签名者中只有一部分在研究型大学当教授或在正规研究所当研究员,算得上是科学家。这些人基本上没有很高的学术地位,大都是在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机构、末流大学任教,有的大学名称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只有一位美国科学院院士签了名,就被组织者当成宝贝一样放在第一位,而且到处宣扬签名者中还有美国科学院院士。在几千名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出一个反对进化论的人并不令人太惊讶(调查表明还有大约百分之七的美国科学院院士信神呢),何况这个科学院院士斯盖尔(Philip Skell)是个化学家,他对生物学问题的看法并不具有专业性、权威性。事实上在这个名单上签名的人大部分都没有生物学方面的学位,更不是生物学家,他们对生物学问题有什么发言权?

 

即使是那些在名单上签名的个别的真正的生物学家,他们也并不是都为了反对进化论、支持神创论而签名的,他们只是对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有保留意见。这个宣言只有两句话:“我们对随机突变和自然选择能够解释生命的复杂性这种说法表示怀疑。应该鼓励仔细研究用以支持达尔文理论的证据。”从字面上看,这两句话并没有太出格。本来嘛,对一个科学理论表示怀疑,要求仔细研究证据,有什么错?恐怕会有多得多的科学家签名同意“我们对相对论能够解释宇宙的复杂性这种说法表示怀疑。应该鼓励仔细研究用以支持爱因斯坦理论的证据”。

 

如果不知道签名组织者的用心,不了解签名运动的背景,许多科学家,甚至许多生物学家,都会签名支持这个宣言的。比如签名者中有一位生物学家萨尔斯(Stanley Salthe),我读过他的文章,他虽然在当代生物学家中显得比较另类,一直在批评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但是他并不反对进化论,实际上他本人也在研究进化论,还出过进化论的专著。他是个无神论者,当然更不可能相信神创论。他对《纽约时报》的记者说,他签名时根本就不知道“发现研究所”是干什么的。

 

在当今生物学家当中,反对进化论的实际上已经没有。我说“实际上”,因为全世界的生物学家这么多,个别的、可忽略不计的另类总是有的,这样的另类一旦冒出来,就会被神创论者当成宝贝供起来。比如美国里海大学生物化学教授比希(Michael Behe),在熬到成了终身教授之后才跳出来反对进化论,马上就成了美国神创论运动的旗手,以至他的同系教授们都感到羞耻,联合签署声明反对他。

 

在生物学界,生物是进化而来的这一科学事实是被一致接受、没有异议的,但是对生物是如何进化而来的,则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是主流观点,但是也有一些人并不完全接受它,他们认为有别的机理可以解释生物的进化,例如自组织理论。

 

这只是对如何解释生物进化的观点有所不同,而不是在否定生物进化这一事实。

 

神创论者经常故意把“生物是否进化”和“生物如何进化”这二者混为一谈,如果有生物学家对进化机制提出了不同见解,就被说成是在反对进化论,让公众误以为生物学界对生物进化的事实还有争议。这次签名闹剧,就是属于这种情况。

 

来源:人民网科技 (责任编辑:马丽)

 

 

 

处境尴尬的进化论

方舟子

2005071314:36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25509/43690/43694/3539343.html

 

在所有科学理论中,还没有哪一种像进化论那样处境尴尬,一方面被科学界普遍接受,另一方面在科学界之外却遭到众多反对。这主要是由于宗教因素,但也有一部分是出于对进化论的误解和滥用引起的反感。比如有相当多的人反对达尔文进化论,其实是反对主张人类社会应该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由达尔文进化论引出的,英国社会学家斯宾塞于1851年出版的《社会静态学》一书中就已系统地提出了其核心观念,此时距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还有8年之久。斯宾塞后来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拉来做依据,但达尔文本人并不赞同斯宾塞的社会观。所以它的确切称呼应该是斯宾塞主义。

 

生物学理论并非总能推广、应用于人类社会。而且现代进化论也告诉我们,生物之间的竞争并非总是你死我活、弱肉强食,在许多情况下,和平共处、相互合作是更为稳定、更为适宜的策略,因此斯宾塞主义并无科学的依据,从根本上就误解、歪曲了达尔文进化论。

 

但是像斯宾塞那样歪曲、滥用进化论的人文学者至今并不罕见。最近有国内学者反对“保护环境只能从人的利益出发”的主张,斥之为人类中心主义,并称:自达尔文进化论以来,科学家已经认识到,人类已经不再是特别的“高级”物种,进化不等于进步,人类中心主义与进化生物学相矛盾云云。(见苏贤贵、田松、刘兵、刘华杰《“敬畏自然”与“以人为本”》)

 

现代进化论的确认为人类并不是进化的目的,人类和其他现存生物都是进化大树上的一个个分支,很难说哪一个分支更高级。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中心主义的世界观是与进化论相冲突的。这种世界观在人们发现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之后就已经难以成立。但是,这并不等于人类就不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正如没有谁是世界的中心,但是谁都有权利为自己谋福利。

 

事实上,在进化论看来,自身的生存、繁衍是生物的第一要义,自私正是生物的本性。有时生物也能表现出似乎是无私的行为,但是在这种行为的背后,仍是隐藏着为了传播自己的基因的自私目的。生物为了生存、繁衍而去破坏环境、消灭其他物种,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因此,某些环保人士声称自己愿意以身饲虎,如果不是虚伪的话,从进化论的角度看,绝对是一种疯狂。

 

当然,由于人类具有理性和科学,具有计划、预见能力,因此能够超越进化所赋予的生物本能,可以权衡利弊,妥善地处理好短期、局部利益与长期、全局利益的关系,避免为了当前利益而肆意破坏环境的短视行为。但是这是为了人类的长远利益,所以保护环境、生态的最终目的仍是为了人类自身,而不是为了别的其他东西。

 

自然的未必就是正当、道德的。但是对自然规律的认识的确也能够有助于认识人类自己,启发我们形成合理的伦理观念。进化论为人类提供了一种全新的世界观。一个合理的伦理体系必须建立在这种伟大的世界观之上,但是也必须极力避免对进化论的歪曲和滥用。正如现代进化论的创建者之一朱利安·赫胥黎(“达尔文的斗犬”托马斯·赫胥黎的孙子)所言,要倡导进化人道主义:“它是一种对人类的信仰,一种人类大团结的感觉,和一种对人类的忠诚。人类是数百万年的进化的结果,我们最基本的伦理准则应该是竭尽所能改善人类的未来。所有其他的伦理标准都能够从这条底线推演而得。”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许秀华)

 

 

 

达尔文岂是“小学生”

方舟子

2005071319:35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25509/37822/40307/3540053.html

 

近年来美国原教旨基督教势力猖獗,千方百计反对、限制进化论教育,这已不是什么新闻了。最近的一出闹剧是堪萨斯州教育委员会就中学生要不要学习达尔文进化论开听证会,邀请主流科学家作证,被一致拒绝,原因很简单:这个保守的教育委员会已有了反对进化论的既定立场,科学家没有必要去陪他们演戏,而且,进化论是否科学的问题,科学界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解决,不必再向政客证明。

 

这条消息传到国内,却变了味,仿佛进化论真的遭遇到了什么科学危机,几家媒体都请出专家大谈达尔文进化论的局限和不合时宜。美国一般人所说的达尔文进化论,乃是泛指一般意义上的进化论。原教旨基督教反对所有进化论教学,并不特指达尔文本人提出的学说。国内专家所说的达尔文进化论,却特指达尔文的学说,本不是一回事。

 

达尔文本人提出的进化学说诞生于一百多年前,以现在的科学知识来衡量,不可避免地有种种错误,例如当时遗传学还未诞生,他提出的遗传机制,就是错误的。这些错误早已被现代进化论剔除,对现在的生物学教育和研究没有任何影响,只有历史价值,而无现实意义,犯不着现在还如临大敌要去清算他。

 

但是,有专家(古生物学家陈均远)一面说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去要求达尔文,一面却又说:“达尔文由于时代原因,他知道的东西和现在相比其实很少,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他就是一个小学生。”(《达尔文进化论是否该“退休”》,2005629日《北京科技报》)即使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达尔文也绝对是个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古往今来,又有几个人具有可以和他比肩的观察、归纳、分析、洞察和实验能力,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呢?

 

甚至,在与进化论有关的许多问题上,达尔文的看法也比今天许多自以为掌握了更多生物学知识的专家要深刻、准确得多。例如有一位专家(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委会委员孙关龙)竟然以昆虫采蜜得到食物,花得以授粉,“动物与植物彼此受益”来驳斥达尔文的生存竞争理论,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难道达尔文会不知道昆虫采蜜会使双方受益?关键在于,双方受益仍然有利于自身的生存,与生存竞争一点也不矛盾。达尔文本人很清楚他的理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被推翻:“如果能够证明在任一物种的结构的任一部份,它的形成纯粹只是为另一物种提供好处,那么我的理论即失效,因为这种结构不可能通过自然选择产生。”生物的互惠互利并不属于这种情形。

 

事实上,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一书中,用了整整一节的篇幅把昆虫采蜜做为自然选择的例子详加分析,而他的分析,即使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也无可挑剔。这位专家在批驳达尔文时,显然并没有细读过达尔文的代表作,也没有理解生存竞争理论和自然选择学说。

 

同样,陈均远说:“过去达尔文时代寒武纪没有找到化石。现在找到了。而且比寒武纪更早(前寒武纪)的地层中的化石也找到了。”也表明他没有细读过达尔文著作。在达尔文时代,人们不仅在寒武纪地层中找到了许多化石,而且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一书中也讨论了为何许多生物化石似乎在寒武纪突然出现的现象,并给出了一个相当合理的解释:寒武纪物种大爆发是由于化石纪录不完全而导致的假象。达尔文认为在寒武纪之前的地层中,必定有许多生物化石,只不过人们没能发现而已。现在找到了比寒武纪更早的化石,实际上是支持了达尔文的说法。

 

现在批达尔文似乎成了时髦,但是我至今还没有见到有哪位猛批达尔文的人是认真读过达尔文的著作的,甚至连《物种起源》都不屑一读,而他们对达尔文进化论的批评,基本上都是出于误解和无知,其实在《物种起源》中都可以找到至今仍然成立的回答。达尔文当然可以批评,《物种起源》做为一百多年前的科学著作,即使生物学家也不是非读不可,但是在批评达尔文之前,总应该细读一下他的代表作,搞清楚他究竟在说什么再开口吧?不只是对达尔文,对任何人、任何事,也都应该有这种起码的科学态度,否则就难免让人觉得专家其实不专。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许秀华)

 

 

 

方舟子:达尔文的美丽错误

方舟子

2005071309:09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25893/3538159.html

 

批评达尔文犯了如此这般的错误,以显得自己比达尔文高明,这在现在几乎成了时髦。这类批评大都基于对达尔文进化论的一知半解或有意歪曲,有的甚至连达尔文的代表作都未必通读过就信口开河,只不过暴露了批评者本人的浅薄,不足挂齿。用现在的科学知识来衡量,写于一百多年前的达尔文著作虽然总体上仍然是正确的,但是在细节上不可避免地充满了事实和理论错误。我们没有必要对之津津乐道。

 

但是有的错误在今天仍然具有启发意义。美国著名古生物学家斯蒂芬·杰·古尔德生前很喜欢指出达尔文在论述陆地脊椎动物的肺和鱼鳔的关系时,犯了错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的所有版本中,都充满自信地提及肺是从鱼鳔进化而来的。在最后一个版本中他如此写道:

 

 “鱼鳔是个很好的例证,因为它清楚地向我们显示了这个高度重要的事实:一个原先是为了一种目的,即漂浮而构成的器官,可以被转变成有着极为不同的目的,即呼吸的器官。在某些鱼类中,鳔也作为听觉辅助器官。所有的生理学家都承认,鳔的位置和构造与高等脊椎动物的肺是同源的,或‘理念上相似的’:因此没有理由怀疑,鳔实际上被转变成了肺,一个专门用于呼吸的器官。根据这个观点,我们可以推论出,所有具有真正的肺的脊椎动物都是古代一种具有漂浮器即鳔的未知原型一代代传下来的。”

 

古尔德每次在课堂上举出这个例子时,都让学生们困惑不解:达尔文哪里错了?肺和鳔是同源器官,表明它们之间有共同的起源,错了吗?没错。陆地脊椎动物是从鱼类进化来的,错了吗?也没错。那么,陆地脊椎动物的肺是从鱼鳔进化来的,错了吗?错了,鱼鳔是从肺进化来的!

 

我们现在知道,最早的水生脊椎动物就有肺,它们用两种方式呼吸:用鳃从海水中吸取氧和浮到水面上吞咽空气用肺呼吸。至今还有某些现代鱼类,例如肺鱼,保留着肺,用类似的方式呼吸。鲨鱼完全丧失了肺,而硬骨鱼类(包括今天的大部分鱼)的肺则进化成了用于漂浮的鳔。

 

在读到古尔德的指正之前,我已多次读过《物种起源》的有关段落,但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达尔文在此犯了错误。在古尔德亮出答案之前,我也和他的学生们一样迷惑。达尔文所犯下的,是一个人人都会犯的先入为主的错误。我们知道“高等动物”必然由“低等动物”进化而来,因此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很容易就认定“高等动物”的某个器官必定是由“低等动物”的相似器官进化而来。我们常常忘了,“低等动物”本身也一直在进化。硬骨鱼类是在陆地脊椎动物,甚至是在哺乳动物已经进化出来之后,才从其他鱼类进化出来的。也就是说,鳔的出现要比肺晚得多。

 

但是,达尔文虽然在细节上搞错了,在总体上仍然正确:一个原先是为了一种目的而构成的器官,的确可以被转变成有着极为不同的目的的器官。他只需要把肺~鳔的进化顺序颠倒一下即可用来做为例证。甚至鱼鳔本身也仍然是达尔文的观点的很好例证。鱼鳔作为漂浮器官进化出来之后,又进化出了其他的功能。除了达尔文已经提到的作为听觉辅助器官的功能之外,某些鱼类还能把它当成发音器官使用:例如鲱鱼通过挤出鳔里的气体发出尖叫。但是最有趣的是,某些生活在沼泽地中的鱼类能吞咽空气,用鳔辅助呼吸:鳔又进化成了肺!

 

达尔文犯下的这个错误,不仅是可以原谅的,而且是美丽的,因为对它的研究加深了我们对生物进化的理解。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马丽)

 

 

 

进化不仅仅是“一种理论”

方舟子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0540/3212829.html

 

对那些信奉基督教《圣经》字字是真理的原教旨基督徒来说,进化论属于绝对不可接受的歪理邪说。美国是当今原教旨基督教的大本营,进化论教育在那里经历了其他国家的人难以想像的磨难。自1925年以来,就公共学校要教进化论还是教神创论的问题,在美国法庭上打了许多官司,直到198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才一锤定音:进化论是科学,神创论是宗教,根据美国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的原则,公共学校只能教进化论,不准教神创论。

 

但是原教旨基督徒并不善罢甘休,想出了种种招数阻挠进化论教学。2002年,佐治亚州柯布郡教育当局在一些信教家长的要求下,给当地公共学校使用的生物学课本贴上一个声明:“该课本含有关于进化的资料。进化是关于生物起源的一种理论,而不是事实。这些资料应该开明地对待,仔细地研究,并慎重地加以考虑。”为此,在去年年底,美国民权同盟和几名学生家长将柯布郡教育当局告上法庭。最近,美国联邦法庭判决该声明违宪,必须除去。

 

我们可能觉得很奇怪,指出进化论是一个理论,建议学生开明、仔细、谨慎地对待它,这种态度不是很“科学”吗,有何不妥?但是正如法官所指出的,特地给进化论贴上这么个标签,实际上是在贬低进化论教育,迎合了原教旨基督徒和神创论者的宗教信仰。为什么独独挑出进化论,而不给其他科学理论,例如日心说、原子论、相对论等等也贴上类似的标签呢?

 

 “进化只是一种理论,不是事实”,这是神创论者攻击进化论的常用措辞。在日常用语中,“理论”含有“假说”的意思,让人觉得进化论不可靠。因此我们有必要分清,科学上所说的假说、理论和事实都是怎么一回事。

 

所谓假说,是指对观察到的现象做出初步的解释。做为科学假说,这样的解释必须有能够被验证的预测。如果预测结果不符,原有假说就必须抛弃或做出修正。如果一系列验证结果都跟预测相符,假说就成了已被证实的科学理论。如果一个科学理论的核心部分经过了无数检验,都只有支持的结果,而没有任何抵触之处,不抱偏见的人都会接受它,研究者也不觉得有必要特地再去寻找证据,那么,这个理论核心,就成了一个科学事实。比如,哥白尼当初提出“地球绕太阳转动”时,只能说是一个科学假说。以后一系列的观察支持这个假说,它就成了科学理论。最终,只有愚昧的人才会不承认“地球绕太阳转动”这个科学事实。

 

进化论的核心部分———“生物是进化而来的”———也是这样一个科学事实,而进化论就是有关这个事实的科学理论。正如美国科学院编写的进化论教学指南所指出的,进化的发生是一个事实,进化论是最强有力的、最受支持的科学理论之一。就连天主教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1996年也承认:“新的知识已经引导我们认识到进化论不仅仅是一个假说。”“把各项独立进行的研究的结果汇集起来,有力地支持了这个理论。”

 

在认定进化是一个科学事实的前提下,对生物是如何进化的,其过程、细节、机制是什么,还存在着非常多的争议。所以,进化论是一个丰富多彩、生机勃勃的庞大体系,既包含了科学事实,也包含已被证实的科学理论和未经证实的假说。至于经常有业余研究者提出有关进化的种种“理论”、“假说”,那往往是出于对进化论的误解,建立在错误事实的基础上,连科学假说也算不上,只能算是“怪论”、“胡说”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李静)

 

 

 

达尔文进化论着眼“渐变”局限显现

郝柏林“举证”生命演化“突变”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25895/3197385.html

 

本报讯 记者朱广菁报道 “近年来,人们对达尔文进化论的批评,大多系因其仅仅强调物种进化是一种“渐变”过程而忽视了“突变”过程,实际上,完整的进化观应该两者兼顾……”中科院院士郝柏林,218日在中科院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举办的“2005年科普论坛”上作开篇报告时,阐述了他对生命演化的见解。

 

比恐龙兴盛的侏罗纪还早3亿多年的寒武纪时期,亦即5.4 ~5.1亿年前,地球上的生命曾发生一次大规模的演化事件,当时,多细胞动物突发性地在海洋中出现,而且迅速地发展出形体多样、构造复杂的类群。这一事件被古生物学家称为“寒武纪大爆发”。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理论,物种进化是一种“渐变”过程,然而,1909年在加拿大Burgess页岩中发现的“寒武纪物种大爆发”这种大规模“突变”现象, 曾被认为是对达尔文进化论的挑战。1984年,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侯先光,在我国云南省澄江帽天山发现澄江古生物化石群,该成果也支持了“寒武纪大爆发”这种“突变”现象曾经存在。

 

郝柏林认为,不独“寒武纪大爆发”,人与动物乃至植物性别的出现,亦是一种“突变”。郝柏林说,凡从无到有的对称改变,都是“突变”现象,任何比较完备的复杂系统进化理论,都应包含“渐变”和“突变”两个方面。

 

据了解,我国著名理论物理和计算物理学家郝柏林,是我国非平衡统计物理非线性科学和生物信息学的倡导者,而且,自2002522日复旦大学理论生命科学研究中心成立起,郝柏林即担任该研究中心主任。理论生命科学研究的主要任务,是采用现代理论方法研究解释生命科学现象。据介绍,近年来,郝柏林还参与了中国水稻基因组“框架图”和“完成图”研究工作。

 

来源:《大众科技报》 (责任编辑:许秀华)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