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15)从逻辑学角度看“伪科学”提法的荒谬  

2013-04-14 13:14:30|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从逻辑学角度看“伪科学”提法的荒谬

2007-01-30 22:09:30

http://bbs.chinaacc.com/forum-3-26/topic-581899.html

 

马克思曾说过:“应该逻辑地思维和明确地表达思想。”

 

我们在立法过程中,在审议法律草案时,要对它的结构是否合理,文字是否清晰、合乎语法进行审查,更要审查其中法律概念是否准确、是否合乎逻辑。但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由于各种原因,一些在逻辑上站不住脚的概念仍逃过了立法者们的慧眼,钻进了一些法典之中。《科普法》中的“伪科学”提法就是典型一例。

 

一、 从定义看“伪科学”提法的荒谬

 

概念是反映对象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它包括内涵和外延两个逻辑特征。如果要使“伪科学”这一提法在逻辑上站得住脚,那么必须明确“伪科学”的概念,指出其内涵和外延。1844年,“伪科学”(Pseudoscience)提法在英国出现,用以指代星相学、炼丹术、命相学和颅相说这样一些“知识”。在这里只是列举了 “伪科学”所指的一些对象,我们不能从中看出“伪科学”概念的明确内涵。

 

后来,经过总结,对“伪科学”下了这样的定义:“任何一个尽管本身不是科学却自称是科学的知识领域都叫做假科学。”(《什么是假科学》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克基尔大学哲学教授马利奥?;邦格(Mario Bunge))换作通顺一点的中文,“伪科学”是指冒充科学的非科学知识领域。而“反伪斗士”方舟子对“伪科学”在给定义时说:我们很难给“科学”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却很容易给“伪科学”下准确的定义,而且非常简单,那就是:被说成是科学的非科学。(《科学时代的伪科学》)。

 

1.“伪科学”定义是语词定义

 

通过简明陈述对一个概念的内涵进行揭示,叫做定义。它是一种认识概念本质属性的逻辑方法。在逻辑学中,有实质性定义和语词定义之说。实质性定义是指能揭示对象本质属性(即内涵)的定义。它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定义,也叫做真实定义。下定义的一般方法是“属加种差”方法。如:交流电是方向和强度作周期性变化的电流。这个定义中的“交流电”被称作被定义项,“是”是联结词,“方向和强度作周期性变化”是种差,“电流”是属,“方向和强度作周期性变化的电流”是定义项。这样一个定义明确揭示了交流电的本质属性,使我们一望便知“交流电”这一概念到底指什么了。

 

而语词定义是一种说明或规定语词表达了什么概念的方法。如:“犊就是小牛。”、“鲁迅就是周树人。”、“白纸就是白色的纸。”、“双百方针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前三个例子是对语词所指对象加以说明,叫做说明语词定义。后一个例子是对语词所指称的特定对象加以规定,叫做规定语词定义。

 

语词定义是对语词名称所表达的对象的解释,它有助于使人了解被解释语词,特别使对人们了解新语词和外来语的所指表达了什么概念有必要。但它没有揭示被定义项所反映对象的本质属性(即内涵),因而,它没有多大科学价值,也不是真正的定义,被称作“类似定义的方法。”

 

其实,明眼人早已看出,“伪科学”的所谓定义就属于逻辑学上所说的语词定义,不是真正的定义,它根本没有反映其本质属性,即没有揭示其内涵,以至于一些“反伪斗士”在这个定义的基础上对“伪科学”提法百般解释,但仍不能给出逻辑上站得住脚的明确说法。近日,人民网“一周科技风云”又以“辨真伪专家支招”为题刊登出所谓“人民网网友谈如何区别科学与伪科学”,在这篇号称是专家所写的“全面而又简单明了地介绍了科学与伪科学的区别”的文章中,作者仍没有给出“伪科学”的明确定义,而是以画像的方式,指出“伪科学对事实不屑一顾”等所谓的“特征”。我们且不说这些“特征”是否能够说明“伪科学”的概念。单是这种画像的非逻辑的手法就已经说明“伪科学”提法之荒谬了,甚至于所谓的“专家”也不得不在试图给“伪科学”下定义之外,另谋说明“伪科学”提法的其它渠道了。

 

2.对“伪科学”的“定义”犯了“同语反复”的逻辑错误

 

逻辑学中,定义是有自己的规则的,其中一条就是:定义项不应直接或间接地包括被定义项。在定义中如果定义项中包括了被定义项,这就等于以被定义项自己来解释自己,起不到明确概念的作用。

 

我们在谈说明语词定义时,所举的三个例子就是典型的同语反复。而“伪科学就是假科学,是冒充科学的非科学知识领域”、“伪科学就是被说成是科学的非科学。”也是明显的同语反复。在它的定义项中包含了被定义项中的“伪”或者“冒充”科学的意思。它同“白纸就是白色的纸”一样,并不能揭示被定义概念的内涵,犯了“同语反复”的逻辑错误。

 

3. 对“伪科学”二阶定义的讨论

 

近年,有的学者对“伪科学”提出了所谓二阶的元层次定义,说“把非科学的东西说成是科学,则此种声称是伪科学。” 试图避免划界问题。我认为尽管这个定义中的属从知识领域变成了行为,但定义还是涉及划界的,因为定义项中有“非科学”、“科学”,如果要真正明确“伪科学”的概念,还是要对划界问题做出回答的。否则,这个定义同样是一个语词定义,而非实质性定义。而且,所谓的二阶逻辑本身在逻辑学中的地位也是受到质疑的。对于“伪科学”的二阶定义,我认为可以存在于学术研究之中,但是这个二阶的“定义”不能在实际中使用,特别是进入法律中,或者用于学术指责上。

 

4.对“伪科学”提法的“过宽”滥用

 

尽管“伪科学就是假科学,是冒充科学的非科学知识领域”并不能揭示“伪科学”的内涵,但是它还是明确某种“知识领域”为其指称对象的。而我国某些“反伪斗士”却在下“定义”时有意或者无意地缩小了限制,从而使“伪科学”所指称地对象扩大,造成了“伪科学”提法的滥用。

 

不久前,“反伪斗士”方舟子先生提出“把不遵循科学方法的非科学的东西说成是科学,就成了伪科学,这才是伪科学的真正意思。”(《中国青年报》2006.12.13《科学不该宽容》)在方舟子先生的“定义”中,“知识领域”已经变成了“东西”。要知道,“东西”一词在汉语中是泛指各种具体或抽象的事物的。方先生的“定义”也就是说,把任何非科学的事物说成是科学,那么这种东西就是“伪科学”了。曾有网友根据这个定义开玩笑称,方舟子先生是人,不是科学,那么如果有人把方舟子先生说成科学,那么,方舟子先生就是“伪科学”喽,按照《科普法》的要求,我们就应该对方先生这个人加以“反对和抵制”了。

 

但,这种逻辑不是玩笑中才有。方先生就说:“魔术表演本来是艺术,但是有人却宣称它们是特异功能、人体科学,就成了伪科学”。魔术这种艺术一旦被称为科学,那么它就是“伪科学”了。网上更是有人,以汉字的造字手法没有科学性等理由批评汉字优越的说法,把汉字也贴上了“伪科学”的标签。这真是荒谬之极。如果说把“伪科学”提法限制在“知识领域”范围内还有比较明确的指称对象的话,到把一切非科学的“东西”说成科学就是“伪科学”的定义已经把“伪科学”的对象无限扩大了,已经形成了“伪科学”提法的滥用。

 

二、 从划分看“伪科学”提法的荒谬

 

既然单纯依靠下定义,我们不能明确“伪科学”提法的内涵,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通过划分科学与“伪科学”的界限来明确“伪科学”的外延呢?这涉及到另一种逻辑方法——划分。

划分是把一个属概念,依一定标准分成若干种概念以明确概念外延的逻辑方法。例如,三角形可以分为锐角三角形、直角三角形和钝角三角形。其中,“三角形”称作划分的母项,“锐角三角形、直角三角形和钝角三角形”称作划分子项。在这个划分中,三角形的角度大小是进行划分时所依据的标准,也即划分根据。

 

科学、“伪科学”界限的划分不是一次划分可以完成的,它要进行连续划分。即先把知识领域(在某些“反伪斗士”的观念中被偷换成了“东西”)分为科学与非科学,再把非科学划分为冒充了科学的非科学(即“伪科学”)与没有冒充科学的非科学。

 

1. 科学划界的两种标准

 

科学思想史上,对于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有两种标准。

 

一种是所谓的实证主义的标准,它以“可证实性”作为判定科学的标准。中国的多数“反伪派”基本上是持这种观点的。其实,著名思想家波普早就批评了这种分界标准混淆了“分界”与“意义”问题。我们说,人的经验的有限性和客观世界的无限性决定了人们认识的相对性,也决定了人们认识能力的有限性。人们若只以“实证”判定一个理论的科学性则一方面会把尚未发现问题的非科学(以实证标准判定为非科学的错误的理论,比如“世界上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这样的陈述。)划入科学,另一方面,又会把一些以当时人的经验不能正确判定的理论划入非科学。也就是说,实证主义的科学划界标准既过宽又过窄。本身的合理性就很有问题。另外,科学划界问题按实证主义的标准本身就是一个非科学问题,以自己反对的非科学的思辩划出自己所标榜的科学,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

 

另一种标准是所谓的证伪主义的标准,它以“可证伪性”来判断科学。中国的“反伪派”也往往标榜什么“证伪”。证伪主义认为一个理论要在事实上被证明是错误的,最起码是逻辑上可能被证明是错误的(指具有逻辑上的可证伪性),才是科学。而在被证伪之前,以一种相对的“可确认性”被暂且接受。证伪主义的标准是不容易被一般人理解的,也是有其自身问题的。但是,我们说,它相对于实证主义来说还是进步的。它指出了人类认识的相对性,指出了科学认识发展的规律。然而,它比之实证主义,更明确地要求把基于自然科学的标准应用于非自然科学领域,并进而认为社会科学、精神科学中的某些理论是伪科学。比如,在证伪主义名著《猜想与反驳》中,一开篇就把马克思主义、精神分析学和个体心理学与占星术并列为“伪科学”的典型。它的以自己认定的自然科学的标准判断非自然科学的理论的科学性的做法是错误的。我们称之为“泛自然主义”。

 

2.划分过窄的“泛自然主义”标准

 

方舟子先生说“把不遵循科学方法的非科学的东西说成是科学,就成了伪科学,这才是伪科学的真正意思。”这也算提出了一种标准吧。这种标准就是看一个知识领域是否遵循了科学方法,由此划出科学、非科学,再划出伪科学。但在使用这个标准前,我们需要明白什么是科学方法。

 

在方舟子先生的新作《没有科学是万万不能的》中,方先生说:“按照《牛津英语词典》的定义,科学主义通常是个贬义词,是用来指相信科学知识和技术万能的信仰,也用来指认为物理科学的研究方法能够取代其他领域(例如哲学以及人类行为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的观点。按照这个定义,科学主义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认为科学万能,二是认为科学方法具有普适性,能用于传统上被认为是非科学的其他领域。”后面,方舟子又说:“ 但是认为科学方法具有普适性,能够应用于社会科学和人文学领域,却并不荒唐,而且早已变成了现实。”由此可见,方舟子的所谓科学方法是指物理科学的研究方法了。那么,物理方法是否可以作为判定科学、非科学的划分标准呢?

 

我们说,物理学研究的对象与社会科学、思维科学研究的对象是有本质不同的。尽管社会科学等知识领域借用物理学的研究方法,但这并不表明物理科学在这些领域普遍适用。我们前面说的波普的例子就是一个问题典型。

 

如果我们认定方先生所说的“科学方法标准”,那么我们通常所说的“科学是反映客观世界(自然界、社会和思维)的本质联系及其运动规律的知识体系”这个概念的外延就会大大缩小,很多知识领域都将被剔出科学。事实上,由于把自己认定的自然科学的一些特征当作了划分科学与非科学的标准,无论是实证主义还是证伪主义,都把一些非经验的知识领域如数学、形式逻辑学划出了科学的范围。这种逻辑错误叫做划分过窄,也叫做子项不全。它让数学、形式逻辑学在科学与非科学中都找不到位置,处于了尴尬境地。

 

3.划界标准的滥用

 

在逻辑学中,有这样一条规则,即在每次划分中,划分标准应当同一,而不能混淆。违反这条划分规则的逻辑错误叫做“划分标准不一”。

 

在实际中,我国的很多“反伪斗士”都是把实证主义和证伪主义两种标准相提并论的,时而是实证主义的“可证实性”标准,时而是证伪主义的“可证伪性”标准,让人摸不着头脑。甚至有人宣称要将两种标准参考使用。我们真不知道“反伪派”是如何解决把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标准捏在一起的逻辑困难的。

 

4.科学家的感觉不能作为科学划界的标准

 

方舟子所说的“我们很难给‘科学’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却很容易给‘伪科学’下准确的定义,而且非常简单,那就是:被说成是科学的非科学。”是非常荒唐的。按照这个所谓的定义,我们判定“伪科学”要依靠对科学概念的认识,而科学是什么又很难确定,而方舟子等人又偏要维护“伪科学”的提法,这简直是荒唐之极。

 

也许有人会说,对科学的认识是件复杂的事,要依靠较高的科学素养,尽管一般人难以认定科学、“伪科学”,但科学家们是可以判定的。在这里我就要问了,既然科学很难下定义,既然至今尚未有人给出“伪科学”的明确内涵和外延,那么,科学家们是靠什么进行判定的呢?有人说了,是靠科学家日积月累的“感觉”,说,只靠直觉就有结论,不需要“依据”。这就像下棋一样,会讲棋的未必能下赢。(语出自荒川网友。注:一般认为就是赵南元先生。因为他在很多论坛用此网名,所留电子邮件地址也是赵先生的。)而方舟子在接受《检察日报》下属《方圆法治》杂志采访时,又出高论,声称科技工作者的“直觉”可以判断科学的真伪。他说:“虽然对科学的定义和判断标准问题,在科学哲学界有一些争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无法辨别真伪科学了。广大科学工作者对科学的真伪有很好的直觉。”

 

这大概也是在“反伪斗士”们打官司一再败诉后提出建立所谓的科学法庭,建立科学家评审团的理由吧。因为,在“反伪斗士”们看来,法官们的科学素养实在太低,不能凭日积月累的“感觉”判定到底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伪科学”。

 

我并不是一个反对非理性的人,恰恰相反,我个人认为非理性的东西是很有用的。但是,我们常讲要“以理服人”,特别是在对问题有争议时一定要“以理服人”,不讲理怎么让持不同意见者服你呀。靠打击学术对手吗?

 

判断科学、“伪科学”这样的事,怎么可以用感觉来判断呢?以感觉判断也就等于说谁是“伪科学”都是你说了算呗。这不是滥用是什么?科学是反对蒙昧主义的理性的产物,法治的本质也是理性,但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竟然还有人以“感觉”来判断科学,打击所谓的“伪科学”,真实让人惊异。难道,我们又要回到一个新的打着科学旗号的蒙昧主义的时代吗?这简直是荒唐中的荒唐!

 

综观“伪科学”提法在定义与划分上所犯的错误,我们只能说“伪科学”提法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实际上,也从没有一种“伪科学”的定义和划分标准能够明确它的内涵和外延。我们说,如果确实有某种东西是需要我们在《科普法》中明确要“反对和抵制”的,那么,我们应该先明确它的概念,定义出明确的内涵,划分出明确的外延。如果一个写入法律的提法本身就是模糊的、不确定的,不是个逻辑上站得住脚的概念,那么,它本身就是荒唐的,我们就应该废除它。如果,我们认识到了一个写入法律的提法的荒谬而仍维护它的存在,不去废除它,那么我们的这种做法则更是荒唐。

 

(此文宣读于由九三学社中央《民主与科学》杂志社、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科技与社会专业委员会联合举办的“第9次北京青年学术论坛”)

 

 

《论坛反应》

 

01-06 14:54

陈大刚

http://yanghz70.blog.163.com/blog/static/4408979120120624626161/

 

所谓科学,也是要每天接受批判而需不断更新、甚至被淘汰的一种不成熟方法,要敢于挑战科学,人类社会才会有进步。科学如与商业利益、与政治家结合起来,是比中世纪教廷还坏的东西。

 

 

杨鸿智

http://yanghz70.blog.163.com/blog/static/4408979120120624626161/

 

我国“科学治国”中的“科学”,主流是机械论科学。这个科学已经成为一个宗教,许多坏事情是以科学的名义进行的。只有系统论科学从机械论科学束缚下解放出来,中国的科学创新才有可能。我已经注意到你对我的博客的关注,非常感谢!

 

 

 

“科学”与“伪科学”停火协议

——有关“不再认同‘science’译成‘科学’一词”答读者问

作者: 李长铎、胡阳

http://www.lixue.org/messages/20030052.html

 

自从撰写和发表《从历史角度看“科学”与“伪科学”--寻找和解决“废伪科学”与“反伪科学”两大阵营的根本分歧》一文以来,收到了一些友人和读者来函,对本文提出一些十分珍贵的意见,特别关注“不再认同‘science’译成‘科学’一词”提法,认为真的要改名,抛弃“科学”一词,是十分复杂的,似不可能的。因为,“科学”一词使用已十分广泛,在此名词上已扩展形成一大套名词体系。再者,科技部不可能改为格物致知部,科学院不可能改为格物致知院等等。针对这些问题,本文做了一些补充说明:

 

一、“科学”与“伪科学”根本冲突

 

在《从历史角度看“科学”与“伪科学”》一文中,明确阐述了“科学”与“伪科学”根本冲突主要集中在中国文化者、非主流学说和民间技术创新者,使用“科学”一词,“以‘科学’为名”。这也是“反伪科学者”一个底线。“废伪科学”与“反伪科学”在“TOM访谈” 、“凤凰一虎一席谈”和其他网络争论中也明确地表达过这一底线。

 

什么是“伪科学”?首先人们要知道什么是“科学”。“科学”的主流定义?范良藻先生明确指出,是以验证论、还原论为基础的。

 

何祚庥认为“科学”是从西方传入的,必须符合国际公认的理念和规范。基于这一点,提出中国传统文化有90%是糟粕和中医理论的核心,阴阳五行是伪科学。司马南对此进一步解释说把中医的核心理论说成科学是“伪科学”。

 

那么到底什么是“伪科学”?方舟子做了这样的阐述,就是把不是科学的东西非要标榜成科学。本来这个世界上除了科学还有其他的很多东西,比如说哲学、宗教、文化、迷信、艺术、文学这些跟科学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你把这些不是科学的东西非要说成是科学,那就是伪科学。他指出,易经、八卦这只能说是传统文化,有的人用易经八卦进行算命和预测那就变成了迷信。你要把迷信说成科学,那就变成了伪科学。

 

袁钟先生对“科学”、“伪科学”和“文化”也做了进一步阐述,传统文化中也可能存在一些科学成分,我们应该进行科学研究,既然是科学研究,就要严格遵守科学方法。首先,你的研究成果应该与已肯定的科学定理相兼容;如果不行,你的研究成果又是重要的理论创新,就应该具备强有力的实验基础,即是可重复的稳定的无一例外的试验结果;如果还不行,你的研究成果可以是用数学方法推导的,尽管待验证;如果仍然不行,你所观察的因果现象应该是高概率的,虽然也待验证。假如这四条都不符合,你仍然坚持将自己的结论说成是科学成果,这就是伪科学。当然,你可以说这是非科学,表明你承认它不是科学,但如果有人硬把非科学说成科学,结果成了伪科学。对传统文化而言,不是科学并非不光彩,不是科学就可以留在本来的文化之中,而文化又是那么具有感染力、支配力、穿透力和震撼力,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并努力继承和弘扬。

 

从“反伪科学”和“废伪科学”几场辩论中,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摆脱和结束“科学”与“伪科学” 这一长达百年的文化和思想意识形态之争可能的启示,如果今天中国文化者、非主流学说和民间技术创新者不用“科学”一词,不“以‘科学’为名”,争论就可能终止。针对这一启示,我们认为只有“非科学共同体者”采取对“科学”一词避讳的方式,选择“格物致知”和其它词汇,不再认同“science”译成“科学”一词,可能是解决“科学”与“伪科学”根本冲突有效的方法。

 

二、对“科学”一词重新定义

 

在《从历史角度看“科学”与“伪科学”》一文中明确质疑“science”在中文能否译成“科学”一词?“科学”一词又能否代表“science”? 对这个问题,其实中国的学者也早已经注意到。任振球先生曾在《关于科学基本理念问题的讨论》一文中指出“科学的定义有误区”。中国古代的“格物”、“格致”的含意--穷究事物的原理,比之古希腊的“知识”更为准确而深刻。由此可见,中国古代对科学的理解,比之古希腊和近代西方都要准确、全面。显然,现今中外对《科学》一词的解释均含有“分科”、“分类”之意是不全面、不完整、不准确的。

 

面对这个问题,任振球先生考虑到“科学”一词已经通用,不必再重新启用“格物”一词,而是千方百济在修补“科学”一词,提出两个重新定义“科学”的方案:一种是简单的表述,只需将目前定义中的“分科的”三字去掉即可。即:“科学”一词的释义改为:“反映自然、社会、思维等的客观规律的知识体系”。另一种是较为复杂而确切的表述,可以释义为:“反映客观事物发展变化的规律性知识及其理论体系”。

 

可以说这近百年来中国学者一直在忙碌对“科学”一词重新定义,试图得到“科学主义”的宽容,进入“科学共同体”。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反伪科学者”的“棍棒”还是无休止地挥舞着。因为这一切都是中国学者在认同“science”译成“科学”一词的结果。假如,今天中国学者不再认同“science”译成“科学”一词,与“科学主义”彻底分道扬镳,那么“科学”与“伪科学”还有什么可以争论的呢?“反伪科学者”也就只能随堂吉柯德去“大战风车”,自消自灭!

 

在这场从“反伪科学”和“废伪科学”几场辩论中,人们可见这两大阵营均在认同“science”译成“科学”一词基础上。而《从历史角度看“科学”与“伪科学”》一文明显是在“反伪”和“废伪”两大阵营之外,寻找和解决“废伪科学”与“反伪科学”两大阵营的根本分歧。

 

三、避讳“科学”一词

 

禁忌是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文化现象和心理现象,其中语言禁忌尤为引人注目。避讳有两种。一种指的是修辞格。即遇有犯忌触讳的事物,不直接说出该事物,而用委婉的话来表述。历史中有200多与“死”相关的委婉语,""""""""等,同时不同阶层和信仰也往往有特有的禁忌表达方式。《礼记》中说,天子死称“崩”,诸侯死称“薨”大夫死曰“卒”,士死曰“不禄”。入了佛门的,用“化、迁化、示化、示寂、超生、归净土”等;信仰道教的则有‘解驾、羽化、尸解“等。别一种避讳,即人物姓名的避讳。这里的所谓"",是指躲开,回避。所谓"",是指忌讳。所谓避讳,就是指人们在说话或者写文章的时候不能乱用乱写,遇到应该忌讳的事物和人物的名字时,必须设法避开,用同义、音同或音近的字来代替,或用其他办法来改说改写。

 

这种避讳,是中国社会中特有的一种历史和文化现象。在长达数千年的封建时代里,避讳是上下臣民不可不懂的一门政治学问,不能不遵从的一项政治法规。唐朝初年,朝廷设有六部,其中有一个部叫"民部"。由于唐太宗名李世民,为了避讳,于是把"民部"改为了"户部",而且"户部"这一名称一直沿袭了下来。

 

唐太宗名李世民,""讳改为""""""改为"""三世"称为"三代"。这,在一些文献典籍中,至今还保留着,比如,柳宗元的《捕蛇者说》的文末"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其中,"人风"二字,本应为"民风",由于避讳,便改成了"人风"。我国最早的一部记载姓氏源流的著作《世本》,早在战国晚年便已成书,这时也把"世本"改成了"系本"

 

今天“科学主义者”以“科学”自居,而忌讳别人使用“科学”一词。中医为什么是“伪科学”?“科学主义者”声称把中医的核心理论说成“科学”是“伪科学”。也就是说对中国文化不能使用“科学”一词,否则就是“伪科学”。同时涉嫌违反《科普法》第八条明文规定。形成“科学”一词只能有“科学共同体”体制内的人使用。

 

在《老学庵笔记》曾记了这样一个故事。宋时有个州官叫田登,自讳其名,州境之内皆呼灯为火。上元放灯,吏人书榜揭示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天,”时人讥之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从历史看“science”除了译成日文“科学”一词外,在中文其实译成“格物致知”(“格物”或“格致”)和“理学”一词。“格物致知”在《从历史角度看“科学”与“伪科学”》已经做了介绍;“理学”一词明朝末年徐光启和意大利传教教士艾儒略(Giulios Aleni,1582-1649)把“scientia”归纳到中国的“理学”体系中,故“scientia”译成“理学”一词,至今还用。如“清华大学理学院”的英文“School of Sciences Tsinghua University,“浙江大学理学院”的英文“College of Science Zhejiang University,“中国科技大学理学院”的英文“School of Science of USTC”等等。

 

在中国“science”也有音译为“赛恩斯”或“赛先生”,而后者为“新文化运动”“科学主义者”的时髦用语,。“科学主义者”为了争夺话语权,把“科学”一词修饰成“正确” 、“进步”,乃至“真理”。同时人们也把“科学”一词作为“自然”或“宇宙”来用。如“科学研究”,即“自然研究”;“科学探索”,即“宇宙探索”。“自然科学研究”,即“自然学科研究”;“社会科学研究”,即“社会学科研究”。从这里可以得到一种启示,“科学共同体”体制外的人将用“格物致知”(“格物”或“格致”) 、“理学”、“学科”、“赛恩斯”、“正确”、“进步”、“真理”、“自然”和“宇宙”等词汇避讳“科学”一词。

 

四、“认同”与“恳请”的区别

 

关于“认同”与“恳请”的区别,在于“认同”是自我认识的范畴,所行使的是自我的权利;“恳请”往往请求别人去做某事。这里人们可见一个是求别人废除“伪科学”一词,其中包括要说服“反伪科学者”;而另一个是自我废除“伪科学,本身就不认同“科学”一词,自然也就没有“伪科学”一词可言,“我思,故我在”,根本用不着去说服“反伪科学者”。因此,“认同”比“恳请”更为简单,操作方便,只是在撰文和言谈中避免使用“科学”一词。

 

在这里我们举出一个例句,从《刘子华易学网》中看到家属有一个郑重声明,该声明这样写到:

 

[原文]:刘子华先生对易经八卦的研究,重在以易经八卦的基本原理,与西方现代科学结合,以探求其中的科学奥秘。他在其博士论文《八卦宇宙论与现代天文》的序言中写道:“我的研究方法,无论在八卦原理的根据或运用均采取科学的、客观的、显而易见的比喻。所以我的研究途径与我国专研易学者迥然不同,而自成体系”。“至于其他用来占卜的内容或神话传说,本书概不涉及,因为神话与占卜与本书毫无联系。”刘子华一生从未从事过任何算命、打卦、看风水的研究、讲学以及相关活动。现在,一些人以刘子华学生的名义,进行上述活动,是与刘子华先生的学术思想相违背的。在此,我们郑重申明,凡以刘子华相关的名义从事算命、看风水及类似活动者,概与刘子华无关;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概由本人自负。

 

文中有三处使用“科学”一词,如“与西方现代科学结合”、“以探求其中的科学奥秘”和“无论在八卦原理的根据或运用均采取科学的”。其实这些完全可以不用“科学”一词表达。现举例修改如下:

 

[修改]:刘子华先生对易经八卦的研究,重在以易经八卦的基本原理,与(西方)现代天文学结合,以探求其中的宇宙奥秘。他在其博士论文《八卦宇宙论与现代天文》的序言中写道:“我的研究方法,无论在八卦原理的根据或运用均采取严谨的、客观的、显而易见的比喻。所以我的研究途径与我国专研易学者迥然不同,而自成体系”……。(仅供参考)

 

这里应该把“与西方现代科学结合”变成“与(西方)现代天文学结合”,用“天文学”代替“科学”一词;“以探求其中的科学奥秘”变成“以探求其中的宇宙奥秘”,用“宇宙”或“自然”代替“科学”一词;“无论在八卦原理的根据或运用均采取科学的”变成“无论在八卦原理的根据或运用均采取严谨的”,用“严谨”代替“科学”一词。可见如果不用“科学”一词,会使声明更加准确和朴实地表达内容和意思。

 

再者,一个例句,在北京2004年成立的国际性的中国文化学术团体,其《章程》第三条写到:

 

本会的宗旨在于倡导以科学精神和方法,推动易学原典研究和应用,从事各种易学学术活动,弘扬易学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的途径,促进人类文明建设。

 

这里“倡导以科学精神和方法”其实就是“求实和创新精神”,而在中国文化领域中用“格物致知精神”比较确切。“科学方法”这里所指就是西方“验证论”和“还原论”,如果用这些方法作为衡量中国文化的标准,显然是“削足适履”,不现实。“探讨易学思维与当代科学相结合”中的“当代科学”是指“当代自然学科”。作为一个中华文化学术团体,可以说它应该具有一个五千年中国文化的特征。然而,它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题写的校训“博学笃志,格物明德”相比,显得十分逊色,缺乏中国文化的历史和内涵,表现不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

 

五、“科学”一词使用规范的问题

 

从前面可以看到,“科学”一词在使用规范上存在着一些问题。在《新华网论坛》网友阅读本文后,提出“白话文不能用日语汉字”。他说:

 

近代开始使用的白话文,一百年来由于种种历史条件,国家没有进行必要的语言文字建设和研究工作,这是一项重要的民族文化基础工程。日文中使用的汉字的日语字意与中文字意不尽相同,更与中国传统语言文化有差异。有如 “景观” 这也是用的日语汉字,是什么词义呢?建设部定义为“特殊的景象”,“特殊”的定义呢?天知道!不用说还有更多的“皇帝的新衣”。白话文不要用“日文汉字”,语言文字是华夏民族文化的灵魂,没有了自成体系的语言文字,等于......(2007-02-04)

 

《天地生人论坛》网友“翡翠人生”在“中医核心理论的科学性不容置疑”一帖中对“不再认同‘science’译成‘科学’一词”之事回复中说道:

 

看到关于“格物致知”的解释,以及思索“科学”的含义,确实,科学二字,不完全能代表science的含义。科学应为“分科之学”,这倒是切合目前国内反伪科学的人对“科学”二字的理解。既然是分科之学,就是细分、再细分,分而研究之。

 

这种科学,确实没有中国古代文化的内涵。science本身,有场景的意思,如果把场景理解成片断,就是现在的“科学”的含义;但如果把场景理解为一个活动的空间与环境,就含有相互关联、转换的含义。

 

看西方science的活动、进展、变迁,不断地探索,应该说他们的science,取的是第二层意思,即在一个空间环境中的交互活动。这样就派生出变化、联系、新的隐含的场景。

 

或许真的有必要用更贴切的词汇来替代“科学”二字,以免从词汇本身给science带来隐患。中文的用词一向是很考究的,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错误!(2007-02-07)

 

的确,“科学”二字在一向很考究的中文用词中出现大的错误。“科学”这一词竟然在我们的今天语言中出现八种以上的语义,真理、西学、探索、学科、知识、正确、道理、合理等词汇都可以用“科学”一词囊括。其实,这是一种严重地逻辑混乱语言失范现象,滥用“科学”一词。

 

今年23日在“全国报刊逻辑语言应用病例有奖征集活动”颁奖大会上,获悉中文报刊差错堪忧,逻辑混乱语言失范现象十分严重。组委会在规定时间里收到全国各地寄来的大量病例,有效的共有14883 份,涉及2000多种报刊,报纸上的病例相对要多一些。仅以2006714日出版的4份中央级报纸和24份省市级报纸的18版正文为 例,共挑出逻辑和语言应用方面的真病例1289,平均每份报纸46,每版5.8个;有一份报纸的错误竟高达184个,平均每版23,实在令人吃惊!错误的主要类型是用词不准,概念混淆;分类有误,不当并列;迭床架屋,语义重复;判断歧义,让人不知所云,有的语句完全把意思弄反了;句子中的主语谓语宾语缺失或配搭失合;后语不搭前言,转移论题,甚至自相矛盾.有的说理文章论据不足,“乱用所以”此外,用字不规范、错用标点的病例也很多。报刊上的逻辑语言错误严重地妨害读者正确理解有关内容,也给报刊的声誉造成损害。同时,它还在一定范围内对社会生活中的逻辑思维和语言规范起着不可低估的负面作用。

 

伴随着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快速发展,社会公共语言也越来越活跃,越来越丰富;但与此同时,逻辑混乱、语言失范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这种负面情况绝不限于报刊领域,也出现在社会生活的其他方方面面。必须 对此引起高度重视,并尽快采取有力措施改变这种状况,在全社会逐渐形成珍爱母语、正确思维、有效交际的良好环境,以适应我国改革开放、快速发展、建设和谐社会的需要。同时组委会建议,应提高全社会对逻辑思维和语言文字的认识;向全社会普及逻辑语言基础知识;加强立法,严格执法,规范人们正确使用祖国语言的行为;搭建“挑错” 平台,接受群众对社会生活中逻辑混乱、语言失范问题的批评和投诉。据悉,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正在推出语言文字应用能力的国家标准和测评体系。同时也会对“科学”一词定义和使用的规范。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