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2)介绍石里克(2)  

2013-04-11 12:36:33|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介绍石里克(2

石里克: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

http://qnote.blogbus.com/logs/32060431.html

 

这句话是上世纪初的德国哲学家石里克说的,石里克远不是最重要的哲学家,但以石里克为核心的维也纳小组,或石里克小组确实是人才辈出,在哲学史上不得不提。参与石里克小组活动的知名学者包括:卡尔纳普,哥德尔,塔斯基,艾耶尔,内格尔,奎因等等,还有很多很多我们熟悉的名字,包括我国哲学家洪谦。另外还有维特根斯坦虽然与石里克小组保持距离,但石里克与维特根斯坦交往紧密,维特根斯坦也成为对维也纳学派影响最大的人,另一个影响大的人是波兰人塔斯基。可以说在石里克身边汇聚了20世纪上半叶最重要的哲学家和逻辑学家。

 

石里克为什么有这样大的魅力呢?这或多或少和他的出身和经历有关,石里克生于1882年,出身德国贵族和工业家家庭,这一点和维特根斯坦多少有些类似。石里克生活富裕,在他的青年时代从来不知道何为贫穷和困苦,他的生活是幸福和充实的,生活态度是乐观向上的。石里克是著名物理学家普朗克的学生,并于 1904年在普朗克指导下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但石里克此后令人“遗憾地”将他的才华转向了哲学研究,特别是认识论和科学哲学问题的研究。

 

石里克与很多名人交往频繁,除维特根斯坦、罗素等哲学家外,他还和爱因斯坦,玻尔,海森堡等知名物理学家也是互相敬重的好朋友。石里克是一个谦逊,不出风头和慈祥和蔼的人,他总是在维也纳学派的讨论中扮演一种建设性批评的“主持人”和“调解人”的角色而不是一个领导者。用洪谦的话说:“这个学派中的气氛是和谐的。他们之间总是那么彬彬有礼,友爱和诚恳。”石里克愿意耐心听完每个外国学生的发言而不打断他们。

 

可以想见石里克身上存在着强大的个人魅力,使各种各样的人(有些人的才华和成就其实是超过石里克的)汇聚在他的身边,甚至追随者(就这一点而言,爱因斯坦和玻尔也有著名的追随者)。有意思的是,石里克自己如何看待这些追随者呢?石里克在他的《箴言》里有这样一句话:“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这或多或少反映了德国贵族根深蒂固的傲慢,另外也许石里克本人对此也深有体会,石里克本人就非常受维特根斯坦思想的影响,曾有人就此评论说:“石里克陶醉于维特根斯坦,几乎到了丧失理智的程度。”

 

我国哲学家洪谦是石里克的忠实弟子和追随者,在哈勒与洪谦的访谈中,洪谦说:“石里克很喜欢我,我们之间关系亲密。可以说,他成了我心中的偶像。凡是他说的,我都照办。因此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丧失了独立性。后来我在他的《箴言》里读到了这样一句话:‘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这使我感到遗憾。”

 

应当说石里克还是相当敏锐地指出了学术研究独立性的重要,维特根斯坦刻意保持他与维也纳学派的距离至少客观上保持了他的独立性。

 

一生乐观幸福的石里克的最终结局却是一场悲剧,19367月当石里克站在维也纳大学的楼梯上时,一个他从前的学生走向他并向他开了枪,石里克很快身亡。尽管石里克本人出身德国贵族,但他和犹太学者保持着广泛的联系,因此这个刺杀事件得到了奥地利纳粹党徒们的欢呼,凶手也仅仅被判了10年的徒刑。两年后凶手出狱,并在1938年奥地利与德国合并后成为纳粹党员。

 

 

著作评析★石里克:《自然哲学》

http://tieba.baidu.com/p/94787074

 

自然哲学

作者: (奥地利)石里克

 

原编者序

 

自从维也纳大学哲学教授莫里茨?石里克被一个疯子杀害以来,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年。不仅在奥地利,而且在全世界的哲学史上,石里克已留下了他个人的痕迹。

 

石里克给他的朋友们和学生们留下了深刻而持久的印象。其原因何在?他的目标不是在于要发展一种新的哲学体系,而是要教导一种探讨哲理的科学方法。这种方法被他的助手弗雷德里克?魏斯曼描述为是迄今以来所进行过的最合逻辑和最为根本性的尝试之一,其目的是要克服各哲学体系之间的分裂,达到一种本身并不具有倾向性同时却汇集了各种倾向的哲学观点。

 

一个有着这种眼界的思想家,对于阐明哲学与各精密科学之间的关系这样一个任务是不会忽略的。石里克的《普通认识论》用一种(他甚至一直坚持到晚期的)形式给出了他对这一问题的解答。他主张,科学的任务在于要获得关于实在的知识;科学的真正成就既不能被哲学所毁坏,也不能被哲学所更改;“而哲学的目标是正确地解释这些成就并阐明它们的最深刻的意义。这一解释既是最终的也是最高的科学任务,而且将永远是这样。”

 

当石里克还是一个年轻的学生在他故乡柏林上中学时,他对数学和科学已经发生了强烈的兴趣。在海德堡大学、洛桑大学和柏林大学,他选择物理学作为他的主修科。他交给普朗克的学位论文是《论光的反射》。1904 年他在柏林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很早的时期,石里克的兴趣已超出了精密科学的范围。他最初的一些著作涉及到伦理学和美学的问题。1910 年他在罗斯托克的就职演说题目是:《从现代逻辑学看真理的性质》。石里克即使是在讲授哲学的时期也仍然与科学的理论研究保持密切的接触。同时,他与物理学家普朗克、爱因斯坦,数学家希尔伯特之间保持着个人的友谊。1917 年他以《当代物理学的空间与时间》为题写了一篇解释相对论的导言。次年,他的最渊博的著作《普通认识论》出版。

 

石里克在基尔执教一年之后受聘到维也纳担任“归纳科学的哲学”教授。这一席位在他之前曾由物理学家恩斯特?马赫和路德维希?玻尔兹曼担任。在1922 1923 年冬季学期里石里克最初的讲座是自然哲学。这一领域也就是他为德索尔在1925 年出版的《哲学教程》所写的文章的主题。

 

石里克在维也纳的影响使哲学活动重新大大活跃起来。这种哲学活动已超出了大学的范围。除了关于自然哲学、逻辑学及认识论、人生哲学、伦理学以及文化历史哲学的讲课以外,还有各种哲学研究讨论会及共报告和讨论;这些对于奥地利的和来自国外的学生都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不仅如此,和石里克保持联系的还有许多哲学家和各科学专科的杰出代表——例如,象数学家和逻辑学家哈恩、门格尔、塔尔斯基,社会学家纽拉特,哲学家卡尔纳普、贡佩尔茨、克拉夫特、魏斯曼和齐尔译尔。这一学派的结合并不是因为他们在观点上互相一致,他们是由一种非教条的科学的哲学探讨方式联结在一起了。这种方法要求任何断言都得有一个基础。

 

1929 年石里克作为客座教授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利兰?斯坦福大学讲学。同年九月在布拉格举行了精密科学的方法论会议,使称为维也纳学派的这一群学者同国外的数学家、物理学家有了更密切的接触。1931 年,这一学派联合杜比斯拉夫、赖兴巴赫在柏林组织的“经验哲学学会”,创立了一种以《认识》为刊名的杂志。同类的倾向在该杂志中获得了表现。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对于维也纳学派的发展有着相当重大的贡献。该文先于1921 年发表在奥斯特瓦尔德的《自然哲学年鉴》中,1922 年又发表于伦敦。维特根斯坦把被人们认为不可解答的某些哲学问题归因于这些问题没有被表达得足够清楚:“哲学应当把思想弄清楚,并给思想划定明确的界限。要不然,思想就可以说是晦暗而模糊的了。”但是,由于思想是以语言来表达的,因此,哲学的正当任务就是语言的逻辑分析。

 

1926 年至1936 年这一时期中,石里克写了一系列论文。这些论文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维特根斯坦的启发,并表现出极其富于成果的智力发展的征兆。此外,在1930 年,他的《伦理学问题》作为“科学地认识世界”丛书之一而出版。该丛书是他与菲利普?弗兰克共同编辑的。

 

石里克曾计划用这一时期获得的新的想法和灵感来修订他的《普通认识论》。但这一计划永远未能实现。1936 6 22 日石里克要在维也纳大学作他的物理哲学课程的最后一讲。当他走上大学的楼梯去讲课时,致命的枪弹结束了他的生命。

 

在石里克遗下的包括其早期讲课笔记的那些著作中,发现了一份手稿。稿内写着极为简明而重要的物理哲学大纲。这就是石里克在1932 1933 年冬季学期据以讲课的原稿(同时还存有一个打字副本)。该文经石里克进一步修订增补之后又用于1936 年夏季学期的课程。这后一个本子,加上编者注,构成了本书的主要部分。由于对生物学与物理学之间关系的研究,虽在石里克的计划之中,却未被包括在这个手稿之内,因此本书编者把听石里克1927 年讲课(最后一次论及物理学与生物学的关系)时的逐字笔记合并在本书的正文中(第十四至十六章)。在手稿的打字副本中也涉及到石里克为德索尔的《哲学教程》撰写的关于自然哲学的更为详细的讨论。经出版者乌尔施泰因的同意,其中某些对补充手稿本有重要意义的部分被列为本书的附录。

 

我们愿借此机会感谢阿尔弗雷德?沙伊贝尔博士允许我们利用他听石里克1927 年讲课时所记的笔记。

 

在出版石里克遗下的这些论述自然哲学的笔记时,本书编者的愿望是要使科学哲学的所有朋友和拥护者都能了解石里克的思想在这样一个领域内的最终结果,在这个领域中所有有资格作判断的人都公认他是一位大师。同时,编者也希望能借此略表自己对老师的感谢。

 

瓦尔特?霍利切尔

约瑟夫?劳舍尔

 

1948 6 月于维也纳

 

 

石里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2aa180100084e.html

2007-03-19 01:08:20

 

第二节   石里克

 

莫里兹·石里克(Moritz Schlick 1882414日——1936622日),出生于德国柏林,是逻辑经验主义的创始人,维也纳学派的领袖人物。后被精神病学生所杀害。其哲学分为两个阶段:前期主张“批判实在论”,后期主张“逻辑实证主义”。后期影响更大。

 

一、批判实在论

 

代表作:《当代物理学的空间和时间》(1917):讨论相对论的科学意义和哲学意义。《普通认识论》(1918):全面考察认识论问题。

 

(一)、批判康德“先天综合判断”学说

 

唯理论强调先天观念,经验论强调感觉经验。康德则认为,知识应当是先天形式与后天经验相结合的产物,应当以“先天综合判断”为基础。石里克认为,“先天综合判断”学说已被科学事实所推翻:非欧几何的产生在数学领域否定了康德的理论;爱因斯坦相对论则在物理学领域否定了康德的理论。

 

凡是逻辑命题,都与事实无关,仅具有分析的性质;

凡是经验命题,都是后天综合命题,不可能是先天综合的。

 

认识的目的:不在于追求绝对正确的知识,而在于建立描述实在的命题系统,并通过对命题系统的考察,而去掉其中的假命题。

 

(二)、批判实在论

 

存在着客观实体。但有些实体是不能直观的(原子、电子、电磁场等),甚至不能用图象来表示。对这些不可直观的实在,可以予以概念化或知识化。(与康德的不同)概念化或知识化是揭示概念与客体之间的一致性或指示关系。对于不能用经验、直观、想象去描述的对象,必须用概念之网抓住它们:

 

几何学最原始的术语,以它们在公理系统中的逻辑关系为基础,与直观空间没有关系,也不要求直观的意义或内容;(受非欧几何的影响)相对论中保留着不可观察的因素;所有科学概念的意义,都是由它们在科学判断体系中的逻辑关系所确定的。(受到希尔伯特形式主义的影响,与胡塞尔的目标完全相反)

 

(三)、知识与知道(认识与经验)的区别:

 

知道(Kennen)是指对个别事物或属性的经验把握,比如球的颜色、大小、位置等。知识(Erkennen)则是指对一般或本质的概念把握。所以,知识不仅能够对知觉事物进行判断,而且也能够对尚未经验或不能经验的事物(原子、电子、电磁场等)作出判断,能够把握物自体。知识是一种概念体系,而概念是按照“定义法则”构成的符号。知识在本质上就是科学概念的逻辑含义。所以:知识是形式的构造,是逻辑化的东西,是以形式为对象的东西。知识不同于直观或观察。直观在生活中有其意义,但并不构成知识的必要条件。(与康德和胡塞尔相反)

 

二、哲学的转变

 

1、以往的哲学存在着两个问题:

 

1)所有大哲学家都不相信以往哲学的绝对真理性,又都相信自己的哲学是唯一的真理。

2)以往哲学家总是追求形而上学的体系,去说不可说的本质,去认识不可认识的体验。

 

2、哲学应固守“给予”的领域

 

以往形而上学把世界划分为“现象”和“本体”,但世界只有一个,即“经验世界”或“给予的世界”。形而上学家认为“给予”总有超越的给予者、作为认识主体或意识的被给予者以及给予的内容。实际上,“给予”并不包含前两种东西,“给予”就是给予出来的东西——唯一的经验世界。科学与哲学都必须固守在这“给予”的范围之内。

 

3、哲学观的转变

 

科学与哲学的区别:科学是命题体系,而哲学则是活动体系;科学研究的是命题的真理性,而哲学研究的则是命题的意义。科学与哲学的联系:科学命题离不开其意义,哲学的赋义活动是一切科学知识的开端和归宿。哲学观的转变:不再把哲学看作知识体系,而是看作确定命题意义的活动。   从知识体系到活动体系,从对形而上学的追求到探索命题的意义,这是哲学根本性质的变化。

 

4、转变的过程

 

哲学的转变是随着数理逻辑的产生和发展而发生的;罗素最先把哲学的本质归结为逻辑;维特根斯坦对哲学的转变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石里克则在哲学中彻底清除形而上学,把形而上学驱逐到伦理学之中。

 

5、哲学观转变的意义

 

摆脱了认识论心理主义,重新确立了哲学的任务,使哲学只研究那些能够解决的问题,抛弃那些不能表达的、没有意义的形而上学问题。

 

三、意义与证实

 

(一)、区分“形式真理”与“经验真理”、“逻辑证实”与“经验证实”:

 

“形式真理”是分析命题,以纯形式定义为基础;与经验没有任何关系,是先验的真理,也是同义反复。“经验真理”表达生活的、科学的事实,是后天综合命题。分析命题的“真理性”(意义)即“逻辑证实”,只在于是否符合逻辑语法。后天综合命题的真理性即“经验证实”,在于命题与事实的一致。但后天综合命题也存在“逻辑证实”问题,意义问题。

 

(二)、证实理论:

 

1、“完全证实”和“可证实性”。

 

孔德的证实通常指完全证实,即,从逻辑上和经验上作出最终说明。——这种“完全证实”实际上是根本办不到的。石里克的证实则是一种证实的可能性,即“可证实性”。

 

2、可证实性

 

所谓“可证实性”,并不意味着命题已经得到证实,而是指具有证实的可能性。“逻辑证实”就是“逻辑可能性”,“经验证实”就是“经验可能性”。

 

3、后天综合命题的经验可能性——真的问题

 

“经验可能性”就是与事实相一致。但这不是说经验命题与事实完全符合。因为对自然事实,我们还不具备完全的知识,经验常常是不确定的。所以,在经验的可能与不可能之间没有鲜明的界限。

 

4、后天综合命题的逻辑可能性——意义问题

 

一个综合命题的意义可以由描述经验的条件给予出来,可以在逻辑上予以确定。综合命题的“逻辑可能性”指处理一个能够加以描述、理解和传达的事实,且句子符合语法规则。如果词语的含义与其使用方式之间存在着矛盾,这就是在逻辑上不可能的。

 

5、后天综合命题的可证实性问题是哲学家的任务

 

“可证实性”是针对命题的意义而言的,是一种逻辑的可能性。逻辑上的可证实性与可证实性是可以绝对确定的。哲学家的任务之一就是判定一个后天综合命题是否有意义,是否具有逻辑的可能性。至于判定它是否“真”的问题——经验可能性问题,这是科学家的任务。对于哲学的这种不同于旧形而上学的新任务,石里克们是非常激动的:一个全新的领域!

 

四、排除“自我中心困境”

 

当石里克从批判实在论转向实证主义-经验主义之后,与胡塞尔的先验现象学一样,面临遭受“唯我论”指控的危险。他对此进行了辩护:

 

1)逻辑实证主义的立场是没有问题的,它反对“唯我论”。

 

2)原始经验不具有第一人称性质:

 

A、原始经验是绝对中立的,直接的感觉材料是没有“所有者”的,并不需要事先假定一个“主体”、“自我”或“心灵”:“我感到我的疼痛”,“我感到疼痛”、“有疼痛”,这三个表达式在意义上是没有区别的。

 

B、原始经验不是任何一个身体的经验。即使没有自我和身体,同样的经验也可以发生。

 

C、经验也表明,有些规律是独立于人而发生的,人对其它事物的存在并不是必要的条件。

 

3)卡尔纳普确实提倡过“方法论上的唯我论”,但这不是思想的错误,只是用语的错误,它只是一种构造方法。   从思想上说,卡尔纳普非常清楚,原始经验是没有主体的。

 

4)唯心主义者之所以陷入“自我中心的困境”,是因为他们错误地把经验事实的自我性看作是一个逻辑的、先天的真理,他们把“为我所有”(owned by me)加到了一切对象的名称上。(在这里,石里克与与胡塞尔的先验主体是一样的,由此,胡塞尔的先验现象学也不是唯我论的。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如何看待直观!如何对待本质!如何看待观念化的东西!如何理解真正的科学!但是,纯粹中立的原始经验或先验主体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对双方都是致命的!)

 

 

《维也纳学派的哲学》

http://www.hudong.com/wiki/%E3%80%8A%E7%BB%B4%E4%B9%9F%E7%BA%B3%E5%AD%A6%E6%B4%BE%E7%9A%84%E5%93%B2%E5%AD%A6%E3%80%8B#5

 

《维也纳学派的哲学》原称《维也纳学派哲学》。《维也纳学派哲学》作者是洪谦。《维也纳学派哲学》系统、扼要地介绍与评述了维也纳学派的理论原则和思想方法,还阐发了该学派对传统形而上学问题的基本观点。

 

简介

 

《维也纳学派哲学》作者洪谦。《维也纳学派的哲学》原称《维也纳学派哲学》。本书系统、扼要地介绍与评述了维也纳学派的理论原则和思想方法,还阐发了该学派对传统形而上学问题的基本观点。 本书系统全面地介绍维也纳学派的思想。洪谦介绍了维也纳学派的科学观、哲学观、科学世界观和内部争斗,分析批判了传统的形而上学、康德的先天论、现象论和精神科学派,马赫的实证派,为逻辑经验论在中国的传播奠定了基础。[1]

 

哲学流派

 

20世纪3050年代流行于西方的一个哲学流派。又称新实证主义、逻辑经验主义。其核心是维也纳学派。此外,以德国哲学家H.赖兴巴赫为首的柏林学派,以波兰的A.塔尔斯基为首的华沙学派,以及英国的A.艾耶尔等人的观点和理论,都属于逻辑实证主义的范围。逻辑实证主义的基本观点大体可概括为:①把哲学的任务归结为对知识进行逻辑分析,特别是对科学语言进行分析。②坚持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的区分,强调通过对语言的逻辑分析以消灭形而上学。③强调一切综合命题都以经验为基础,提出可证实性或可检验性和可确认性原则。④主张物理语言是科学的普遍语言,试图把一切经验科学还原为物理科学,实现科学的统一。[2]

 

维也纳学派

 

维也纳学派(英语:Vienna Circle,德语:Wiener Kreis)是1920年代发源于维也纳的一个哲学学派。其成员主要包括石里克、卡奈普、纽拉特、费格尔、汉恩、伯格曼、弗兰克、韦斯曼、哥德尔等。他们多是当时欧洲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和逻辑学家。他们关注当时自然科学发展成果(如数学基础论、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并尝试在此基础上去探讨哲学和科学方法论等问题。 19世纪以来德国实证主义传统影响,加上在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启示下,维也纳学派提出了一系列有别传统的见解。大致来说,他们的(除歌德尔)中心主张有两点:一,拒绝形而上学,认为经验是知识唯一可靠来源;二,只有通过运用逻辑分析的方法,才可最终解决传统哲学问题。 维也纳学派与思想相近学者(如德国的柏林学派与波兰华沙学派)相联系,而逐渐发展成为声势浩大的逻辑实证主义运动。然而,随着30年代纳粹在欧洲兴起,不少重要成员被迫逃亡海外。1933年汉恩病逝,1936年石里克遇刺身亡,维也纳学派最终解散。尽管如此,逻辑实证主义思想却在英美广泛传播。至今分析哲学已成为英语世界的主流。[3]

 

维也纳学派三杰

 

石里克

 

石里克(Moritz Schlick,1882-1936)。提起二十世纪的哲学,恐怕没有人会忽略维也纳学派的巨大历史作用的,它所倡导的逻辑实证主义从任何一个意义上说,都是二十世纪哲学的革命,就是在今天,分析哲学仍然是英美的主流哲学,由此可见这个学派在哲学史中的重要地位。说到维也纳学派,不能不提到它的创始人石里克教授。正是由于他1922年到维也纳大学接任哲学教授,才有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维也纳学派。对于他的哲学观点,我这里不想过多的介绍,只想说明两点感想:其一,一个学派的成功关键靠什么?其二,如何维持一个学派的繁荣与发展?之所以提这两个感想,实在是由于国内哲学的严重不发展的现实所引发的。在我看来,一个学派成功的关键在于有一个杰出的领导者,这个领导者必须具有一种敏锐的学识、民主的学术作风以及优秀的组织才能,只有这三者汇集一身,一个学派才有了出现的可能性。客观地说石里克恰恰具备了这三个条件,所以维也纳学派的出现也就是一种必然了。至于第二点,那就是要求领导者能够对整个学科的发展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这样一个学派的发展方向才能准确定位,而石里克恰恰抓住了哲学发展的一个方向,那就是在科技时代如何改革哲学,使之适应于时代发展的需要,在当时就是坚决清除传统的形而上学。为了完成这个目标需要一些志同道合者的支持,而石里克的人格魅力充当了这个重任,他先后团结了一大批年轻有为的哲学家和有哲学兴趣的科学家,这样,一个学派发展所需要的两个最重要的条件都具备了,学派的蓬勃发展也就是里所应当的事情了。遗憾的是36622日,石里克被他的一个学生枪杀了(据卡尔纳普介绍,是由于石里克没有通过那个学生关于伦理学方面的论文所致),这样无形中削弱了维也纳学派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哲学家洪谦(1909-1992)教授就是石里克的学生。联想到我国的学者,即使有石里克的敏锐的才学,也由于缺少一种民主的风范,很难有所作为,这不能说不是国人的悲哀,今天北大的堕落,就是因为缺少蔡元培这样的领导者,还用说更多的吗?历史上所有成功的学派,都需要一个杰出的领导者,再加上一个民主的学术风气,之所以强调民主,是因为那是学术发展的土壤。

 

卡尔纳普

 

卡尔纳普。逻辑经验主义能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应该说卡尔纳普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一点已经得到哲学史家的充分证明,对此,笔者不想过多的评论。我所感兴趣的是他为什么对哲学这么着迷,也许这个问题更能反映出卡尔纳普的人格特征,在这个没有根基的浮华时代,我们需要让自己的头脑习惯于冷静的思考,这样我们或许会发现生活中已经出现的病灶。也许今天回顾一个哲学家的心路历程,对于我们正确理解哲学是大有帮助的。卡尔纳普的哲学的主要贡献在于发展了逻辑的句法分析,并把这种方法不懈地贯彻到了语义学和语用学的层面,当今欧美流行的分析哲学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就是源于他的工作。这可以看出他早年所受的影响,他是少数听过弗雷恪逻辑课程的人,这也注定了他一生的研究旨趣。我们知道在上个世纪之交,正是人类文化剧烈变动的时代:自然科学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物理学革命的实现,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传统世界观,而面对这种文化的巨变,传统哲学已经不能适应形式的发展,如何改变哲学的现状就是当时哲学家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卡尔纳普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清晰地发现了和确立了自己一生的目标,而且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把这个目标坚持到了生命的终点。其间,他为了更好地把这个目标完成下去,不断地学习,不论遭遇到什么样的生活情景,这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卡尔纳普是一个杰出的学者,也是优秀的哲学家。对照我们今天的哲学家,我们真的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因为对学问的执着与人品的磊落都是我们的哲学家所欠缺的。当纳粹兴起之际,他坚决表示了自己的否定意见,而没有随波逐流,以至于1936年远走美国,可以说这是一个学者起码的良知,反观我们的学者,在大难来临时,多是做违心之语(只要看一下文革时期我们的哲学家的著作,就可以对照出两者之间对学问的态度的巨大分别),对于但是的处境,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谅。因为我们不能把学者的责任等同于百姓,否则的话,学者也太容易当了!学者必须不畏时,不畏势,以真理为最终的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需要一些真正的知识分子,来为我们的社会设定一种思想的高度,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阻止整个社会的全面世俗化,以及虚伪的泛滥,才能真正使每个人在社会中有所担当,否则作为一个人是否太容易了呢?或者说,如果没有一种高度和规则,我们还能拥有一个词原本蕴涵的意义吗?卡尔纳普的代表作《世界的逻辑构造》(1928年)是一本很难读的著作,但是由此也激发了我对真正学问的敬重,以及对默默从事这种寂寞工作的学者的敬仰。

 

纽拉特

 

纽拉特。维也纳学派之所以获得世界性的声誉,与它内部杰出的组织工作是分不开的,而一个高效率的组织工作是需要一个杰出的组织者的。后来的哲学史家公认,能够把维也纳学派成功推向世界的这个人就是纽拉特。如果可以做一个大胆的假设的话,我们可以说没有纽拉特,就绝没有维也纳学派今天这个知名度和影响,然而历史又是无情的,恰恰这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被学术界长期忽视,以至于以前我们对维也纳学派的理解至少是片面的,然而历史又是最公正的,在纽拉特逝世半个世纪后,人们开始重新认识纽拉特,这或许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但是,毕竟我们开始怀念他了,这也许就是人生的意义所在。在维也纳学派内部,纽拉特也是最为特殊的,因为他是唯一没有教职的人,这同时也就意味着纽拉特的生计问题总是他必须时刻考虑的问题。纽拉特博士的杰出组织才能,与他的政治家的身份是吻合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短时间内,他曾担任过巴伐利亚中央经济局主席,时间不长,这个革命性政府被镇压,他也被投入监狱,后来经友人的帮助得以出狱。至此以后,纽拉特开始从事学术工作,维也纳学派的前身,第一个维也纳学圈,就是由纽拉特和物理学家弗兰克组织的,后来,这些人都汇集到石里克身边,这就导致了维也纳学派的兴起,关于这点,我在其他文章中,有过详细的描述,这里不再赘述。纽拉特的贡献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点:1纽拉特的杰出组织工作,使这个新兴的学派,很快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给沉闷的欧洲哲学界带来了一股革命的新风,不论当时人们赞成也好,反对也罢,没有人可以忽视这个充满生机的新兴学派;2纽拉特倡导并坚决贯彻了逻辑经验主义的主要思想,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物理主义、统一科学运动等都是纽拉特最早倡议的,同时由于他的态度坚决和观点的明确,使学派内部出现了以纽拉特和卡尔纳普为代表的左翼和以石里克为代表的右翼;3纽拉特在石里克1936年去世后实际上独立支撑起维也纳学派维持稳定与发展的重任,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纽拉特还是把学派的思想坚决贯彻到实践中去的唯一人。二战爆发后,纽拉特从荷兰的海牙坐船逃到伦敦,最后在1945年末在异乡去世(洪谦教授在文章中,曾描述过在45年那个寒冷的冬天,他曾拜访过扭拉特)。由于纽拉特还是一个非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亲眼目睹了战后欧洲社会的不公与极度的贫富分化的现实,因而在经济上坚决主张计划的作用,这一点遭到了经济学家哈耶克的坚决批判,可惜由于他的逝世,我们永远没有机会看到这场预计中的论战了,这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我生也晚,无法亲自聆听先生的教诲,但是今天重温纽拉特一生的意义在于,我们应该反问,中国当下的学术界,还有多少忠于真理的知识分子?在阻力面前,我们还有勇气把一个真理义无返顾的坚持下去吗?至少,我们应该有理由期盼他们的出现。今天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和商人一样在追逐社会的资源以及竭力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们在为别墅、洋房、存款努力迎合新的权贵阶级,我们还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真理闪现的灵光吗?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在这个转型时期,无形中失去了宝贵的话语权,他们以及我的父辈成了这片土地上让人悲伤的沉默的大多数。突然忆起好象卢卡奇曾说,新的变革力量,不会在这种异化的知识分子中产生,于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也无话可说。

 

在这个平庸的时代,我们努力地平庸着,尽量让思想在某个午后的屋宇中悄悄地苏醒,然后再慢慢地睡去。在喧嚣的寂寞中,让自己习惯贫乏或者麻木。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日子里,我们会想起曾经念过的哲学书中有一个不甘于寂寞,然而却又在寂寞中死去的哲学家,他的名字叫纽拉特,或许我们还有心情在酒后高喊一声,纽拉特这个家伙让我的灵魂无法安然入睡!那一刻,我们突然理解了一个词,最后的知识分子,它像最后的一片叶子般,在我们的记忆中落了。然后,我们在繁华的街巷中露出了没有内容的笑脸。[4]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