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2)介绍维特根斯坦(2)  

2013-04-11 00:27:28|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介绍维特根斯坦(2

维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1889~195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ce26901000bvz.html

 

维根斯坦,创造出两套哲学思想,而他竟然用第二套把第一套全然否定掉。

 

第一次见到维根斯坦这名字,是在罗素的怀疑论集中。那年我纔十七八,深埋在存在主义与尼采的著作里,对世间一切充满了怀疑。于书局中见到罗素的怀疑论集,不加思索就购买了回去。序中提到了维根斯坦,介绍说是罗素的学生,后来因某些因素,遂分道扬镳。罗素是英国剑桥大学的名教授,数学逻辑大师。当年的我,只迷信大师,再加上乡下书店不见有关维根斯坦的著作,于是这名字,从我的记忆中消失。

 

再次听到维根斯坦的名字,是在二三年后,微积分的课程上,讲台上的老师正努力解方程式,忽然转过身来,表情严肃,说他这辈子最钦佩的人是维根斯坦,然后转过身继续解方程式。这突来的举动,着实曾触动心灵一会,然却无缘再晤。

 

十余年后,我刚从西方文哲的殿堂转入中国文学的庙堂。在一次逛书店时,从推荐柜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觉得十分有味,于是买单。这真是本有趣的书,书名是剑桥五重奏(The Cambridge Quintet)。在这里简略介绍一下。

 

此书的作者John L. Casti,是位科技方面的教授,在维也纳大学任教,也是有名的科普作家。本书仿柏拉图的会饮篇,时间是一九四九年六月的某场虚拟晚宴。实际上作者在写本书时,书中的五名主角都不在人世了,作者因其各有之专才,而引发出精采绝伦的对话,主题是如何打造出一部会思考的机器。

 

史诺(C. P. Snow, 1905~1980),小说家、物理学家、英国政府的科学与技术发言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解碼工作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本书就是虚拟出战后英国的国防部,想了解是否能制作出同人类一样思考的机器,而透过史诺邀请各种学科的重要思想家,听听他们的意见。史诺1959年时,在剑桥大学的一场演讲中,警告科学家与人文学者双方之间缺乏沟通所会产生的恶果。今天,我们似乎已尝到了他所说的恶果。

 

涂灵(Alan Turing, 1912~1954),数学家。涂灵1936年还是剑桥大学的大学生时,发表一篇论文,探讨一部会随着既定规则而作状态变化的机器,这就是有名的涂灵机器(Turing machine),是现代数字化计算机逻辑结构预示出的第一套运算架构。大战期间,涂灵发挥所长,在侦破敌军密码上功绩彪炳。战后,他开始发展计算机,主要是钻研人工智能,并将数学应用到生物型态上。1952年涂灵被捕,罪名是违反英国的同性恋禁令。最后涂灵自杀身亡。到现在,即使深蓝二号打败了世界西洋棋王,人工智能这部分,仍是计算机科学的瓶颈,计算机依旧无法辨别语意。如果涂灵还在,或许这方面会有所突破。假设计算机能如同人类一样的思考,是否可要求和人类一样拥有的权利,待加探讨。个人还是认为别发展具有人类一样智能的机器纔好。

 

贺尔丹(J. B. S. Haldane, 1892~1964),遗传学家、科普作家、政治运动者。贺尔丹在遗传学上最重要的成就,是将族群遗传学的数理分析当作依据,而把古典遗传学与演化论结合在一起。

 

薛丁格(Erwin Schr?dinger, 1887~1961)193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以量子力学闻名于世。1939年加入都柏林高等研究所,开始一系列的讲座「生命是什么?」(What is Life),为现代的分子生物学开辟了舞台。晚年则是钻研物理的基础,并将心得运用到哲学与东方宗教思想上。

 

这本书主要是涂灵解说他的数学逻辑与运算架构如何应用到机器上,使机器得以判定和归纳,进而希望能具有人类一样的思考。此架构基础和维根斯坦的第一套哲学逻辑大致相吻合,于是维根斯坦就利用他的第二套理论去否定涂灵机器。

 

维根斯坦,一八八九年四月二十六日生于维也纳,父亲是钢铁工业巨子,家境十分富裕。维根斯坦有四个哥哥,三个姐姐,排行最小。大哥、二哥、三哥都是自杀身亡,使得父亲对他及四哥不再要求继承家业。四哥想当个音乐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失去右手,战后不改初志,只用左手弹琴,后来成为有名的左手钢琴家。

 

维根斯坦小时候被认为是笨拙的,四岁纔开始说话,十四岁时,父亲送他进学校学理工。高工三年,对宗教起了怀疑,并首次接触到叔本华的著作,这是他最早的哲学基础。之后顺从父亲,前往柏林的一所工业专科学校就读,毕业后,1908年渡海至英国的曼彻斯特学习航空工程,据说他设计了一种飞机发动机和螺旋桨。这段期间,维根斯坦读到罗素的著作数学原则(The Principles of Mathematics)一书,对数学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1911年,维根斯坦徘徊在工程学与哲学的叉路口,于是去拜访逻辑大师弗雷格(G. Frege),弗雷格建议他去剑桥大学跟罗素学习。十月十八日,维根斯坦在罗素的办公室与罗素见面,说想上他的课,这对他们两个来说,真是生命中的大日子。经过一学期,维根斯坦问罗素,他是不是一个纯粹的白痴,如果是,他就去当飞行员,如果不是,就当个哲学家。罗素要他在寒假中写些东西,再决定。罗素看维根斯坦写的东西,只读第一句,就说「不,你一定不要当飞行员」。在罗素眼里,维根斯坦是最典型的天才,热情的、深奥的、强烈的、及独断的。

 

维根斯坦在罗素的指导下,开始有系统的阅读哲学名著。之后,他发现他以前所崇拜的哲学家都很笨、不诚实,且犯了可笑的错误。维根斯坦曾透过罗素的介绍,认识了剑桥另一位杰出的哲学家穆尔(G. E. Moore),并且上穆尔的心理课。穆尔在回忆中曾说,维根斯坦说他的课很糟,因为他花了很多时间去讲别人的想法,而不说自己的想法。

 

经过了几学期,罗素与维根斯坦的师生关系换了位子,维根斯坦常批评罗素的著作。罗素在写给女朋友的信中说,「我把我正在写的最重要一部分给他看,他说我写的全错了,我不懂他的说明,但我心中认为他是对的,他一定看到了我没看见的东西。假如我也能看见,我不会介意,但糟的是我看不见。」

 

在剑桥过了五个学期后,维根斯坦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他认为那里是思想沙漠,于是决定离群索居,专心研究逻辑。罗素极力劝他不要走,但维根斯坦去意坚定,他说「跟聪明人讲话,只是作贱我自己的心灵」(I prostitute my mind talking to intelligent people)。维根斯坦在挪威偏僻的海边盖了一间简陋的小屋,准备在那里独居,罗素说你这样会疯掉,维根斯坦回答上帝会保守我的心智。在他离开前,罗素说服他留下他思想的纪录,罗素请一位秘书记录了维根斯坦口述的哲学思想。在这场口述一开始,他是这么说,「在哲学中没有演绎,它是纯粹描述的。哲学这词应该意指一个在科学之上或下,而不是平行的东西。哲学不供给实在的图像,既不能确证,也不能否定科学的研究。它包括逻辑和形上学,而前者是基础」。这就是维根斯坦最早的哲学著作,逻辑笔录(Notes on Logic, 1913),过世后才出版。往后,有好几本着作,也是以这种方式完成。

 

维根斯坦在挪威住了一年后,1914年夏天,回到维也纳家里度假,正好碰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本来打算回挪威或英国,但因为战争,政府不准人民出国。维根斯坦本可因病免除兵疫,他却志愿从军。一进入军队,就要求到最前线去,但当局留他在兵工厂,直到1916年,他终于被派到前线当炮兵机枪手与俄军作战。在他第一次看到敌军时,在日记中写下:「现在我有机会成为一个正宗的人,而不是一条软弱的虫,因为我正面对着死亡。」1918年奥匈帝国瓦解时,维根斯坦正在南方与意大利作战,十月被义军俘虏,当了九个月的战俘。当时凭他家族的势力,及好友著名的经济学家凯因斯(J. M. Keynes)的奔走,维根斯坦得以被单独释放,但他却拒绝,坚持必须等所有战友都被释放才肯走。

 

大战前二年,维根斯坦是痛苦的,他经常想自杀。有天他到一个小城去买书,书店里只有一本书,托尔斯泰的福音简介。这本书救了他,从一个极端反对宗教的人变成基督徒。之后他一直随身带着这本书,并且一有机会就介绍给别人看,说它碰触到「哲学的深沉意涵」。这本书也对他的哲学思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从之前接受的逻辑分析哲学再加上现在的神秘宗教色彩,这两者本是极端的矛盾,维根斯坦却结合了它们,这就是维根斯坦哲学思想的特色。这段期间,维根斯坦写了不少笔记,之后他从中编选出一些结集成册,就是著名的逻辑哲学简论(Tractatus Logical-philosophicus),维根斯坦的第一套哲学思想。此书1922年在英国首次出版,德英对照本。这是他还活着时唯一出版的哲学著作。

 

此书是由格言式的短句构成,不到八十页,揉合着逻辑的精确性与诗的含混。这本书曾被拿来与一些名著做比较,有人认为跟它最相似的是老子的道德经。

 

逻辑、语言和世界,是逻辑哲学简论的三大命题。维根斯坦假设语言的基本功能是描述世界,语言的结构是由逻辑显示出来。在其语言图像论(pricture theory of language)认为:语言反映出世界的现实,两者之间拥有共通的逻辑形式,语言的命题像镜子一样,反映出现实世界的事实。命题与命题间有逻辑关系,而逻辑等于数学,所以命题间的关联就是数学的关联。世界的事实和事实之间也是数学的关系,科学称为自然律。因此语言的规则反映了世界的规则,这种反映就是图像关系,命题描绘出了事实。

 

维根斯坦认为命题是实在的一个图像,它是表象的,或者是描述的一个事实,命题的总和就是语言,而语言反映出世界,世界是事实的总和。若此命题是真的,它就是描述一个事实;因此「世界是事实的总和,而不是物的总和。」语言的作用就是描述或反映事实世界,语言就是世界的图象,语言的结构亦同时反映世界的结构。世界由原子事实(atomic facts)所构成,原子事实是不能再进一步分析的基本事实,它们由基本命题(elementary propositions)所描述,这些命题的真假取决于感官经验,视乎它们是否正确地描述事实。任何复杂的事实都可由一个与此相关的命题所描述,这命题能够完全被分析为一组基本命题,其真假值亦完全取决于这组基本命题的真假值;我们对此命题可进行逻辑分析(logical analysis),把它分析成基本命题,其真假值只取决于这些基本命题的真假值。基本命题的真假值不能先验而知,它们描述原子事实,我们只能从感官经验得知它们的真假,进而知道相关命题的真假,并且知道它是否描述那个复杂事实。但基本命题是怎样的?它的结构如何?维根斯坦说:「基本命题由名词构成,它是一条由名词组成的链锁或链环(concatenation)。」那构成基本命题的「名词」是甚么?根据维根斯坦所说,一个名词意指一个客体(object),客体是单纯的,且不可变更,并是那持存者(subsistent)。客体的排列或布置(configuration)产生原子事实,在原子事实中,客体像链子的环节一样,互相配入,客体之间有一决定的关系。

 

关于这些命题,请参阅下列网址:

http://home.netvigator.com/~lazycat/logic1.htm

 

维根斯坦在其序言中说:「这本书处理哲学问题,并显示,我相信,这些问题被提出来的原因是我们误解了语言的逻辑。」这就是说如果我们了解语言的逻辑,这些问题根本不应该被提出来。另一段说:「也许已经有了这本书所表达的思想,或至少有类似思想的人,纔能了解这本书。」维根斯坦对此书做了表示,「我的作品含有两部分:一部分是这里我提出来的,另一部分是所有那些我没写出来的。第二部分恰巧是重要的部分。」

 

总而略说,由单纯的名词组成链环,构成基本命题,因其关联性产生复杂的命题,这些命题的总合就是语言,而世界是由语言显示出来,但语言又分成可说与不可说。这本书所探讨的是可说部分,然而不可说的恰好是重要部分。

 

维根斯坦认为世界有个界限,可说部分就是界限,而不可说的属于神秘部分。语言的界限,就是包括有意义的,无意义的,胡说等等只要能说的。这些说是我们先天构造的心智所造成的,我们无法违背先天来设想这个世界。而不可说的只能显示,语言图像论只是把命题描绘事实的关系显示出来,无法再分析说为什么,它就是如此。

 

毫无疑问,逻辑哲学简论是最难懂的哲学名著之一。一开始,维根斯坦把稿本寄给弗雷格,但弗雷格的响应是「他一字不懂」。维根斯坦把希望放在罗素身上,1919年和罗素联络上,把稿本寄给了他。罗素仔细读了二次,说「我相信你的主要结论是对的,即逻辑命题是tautologies」。但维根斯坦回信说「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什么可用命题表达(可说),什么不能用命题表达(不可说)而只能显示,我相信,这个是哲学的基本问题」。十二月,他们在海牙见面,维根斯坦花了一星期时间,一字一字去解说,逐行讨论。罗素认为维根斯坦变成一位神秘主义者,但他还是欣赏这本书的,并同意写一篇引言。维根斯坦看到引言时,抱怨罗素只是一知半解。维根斯坦自己在奥地利跟德国找了好几家出版社,但没有一家愿意出版,只好委托罗素帮他找出版社,在罗素的协助下,这本书终于得以问世。此时,维根斯坦认为他已经解决了哲学一切问题,所以决定放弃哲学,另寻出路。

 

战后,维根斯坦回到维也纳,变成欧洲最有钱的人之一,因为他父亲留给他巨额的遗产。但这是违反他的思想,他曾在日记中写下「唯一真正幸福的生命是能够抛弃世上的富裕」。维根斯坦说过,不要别人因为他有钱而跟他交朋友。他对钱一向是慷慨的,在大战前,曾匿名捐了一大笔钱,相当于今天的一百万美金,去帮助奥地利的作家、诗人与艺术家等。事实上,维根斯坦具有非常深厚的人文素养,父母都是艺术爱好者,家中经常是音乐活动中心,被艺术气氛所包围。因为这样的环境,维根斯坦对人生存的本质特别感性。他把父亲遗留给他的钱,全部分给兄姐,要他们一分钱都别留给他,并且搬离他那拥有七架钢琴、皇宫般的老家,自己搬到维也纳的穷人区里去住。他决定自行谋生,于是进维也纳的师范学院,准备当个小学老师。 

 

这段期间,维根斯坦还是经常想自杀,认为自己是低卑、腐败。这可能跟维根斯坦是个同性恋者有关,他的三哥就是因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者而自杀的。维根斯坦认为爱情是高尚的,而性是低贱的,但他却常去公园找对象。维根斯坦一辈子没有结婚,爱上的大都是长相好,比他年轻的男子,而且几乎都没有性关系,只是精神恋爱。在日记里,跟性有关的纪录只有一则,「跟他睡了二三次,开头总觉得没什么错,然后觉得可耻」。

 

19201926年间,维根斯坦在奥地利偏僻山区的村庄小学教书,期间换了二所学校,跟同事及村人总是相处的不好,然而他却是位好老师,把所有心力投注在教育小孩身上。这段期间,他编了一本小学生的字典。1926年,官方采用它做为小学课本。教小孩子认字跟编字典的经验,给了维根斯坦后期哲学思想很大的启发。

 

维根斯坦教育小孩十分严格,常常体罚,有些学生在被打时会假装晕倒,所以村庄里传闻维根斯坦体罚过分,家长都讨厌他。最后,维根斯坦因抓起一位不乖的小女生的辫子打耳光,而被家长上告,虽然被判无罪,还是决定辞职,回维也纳。维根斯坦在此次辩护中撒了谎,这个谎言整整折磨了他的心灵长达十年。十年后,他在剑桥大学担任哲学教授时,特地回到这个村庄,一家家访问他打过的学生,向他们道歉并乞求原谅。

 

维根斯坦从小学教职离开后,回到维也纳,想当个修道士,但修道院拒绝他,于是他去一家修道院当个园丁助手。三个月后,他的好友恩格曼,是位建筑师,邀请他一起设计他大姊的房子。维根斯坦花了两年时间在这工作上。他的大姊在这房子里一直住到1950年逝世,之后空了许多年,1971年卖给建筑开发公司,差点被拆掉。因为部分公民发起一项运动,维也纳政府宣布它是国家纪念物。现在这座建筑物被称为「维根斯坦房」。

 

在建造房子期间,维根斯坦开始参与家庭社交,他的大姐介绍他与维也纳大学的哲学教授史立克(Schlick)认识。透过史立克,维根斯坦开始与维也纳学圈(Vienna Circle)重量级的人物定期讨论哲学。维也纳学圈是相当著名的,逻辑实证主义就是这个学圈所开创的。这促使了他回到哲学这条路上。

 

1928年底,维根斯坦决定回到剑桥。这趟旅费,还是凯因斯帮他出的,因为维根斯坦不蓄私产,过着比一般人差很多的物质生活。「好啦,上帝到达了,我在五点十五分到火车站接他。」凯因斯在写给他妻子的信中如此说着。虽然维根斯坦已是思想界的名人,但他没有学位,于是在剑桥注册为研究生,在兰姆基的指导下念博士学位。六个月后拿到博士学位,论文就是逻辑哲学简论。论文口试由穆尔和罗素主持,当他们走进口试室时,罗素笑着说:「我一辈子没见过这么荒谬的事。」口试时,他们先聊天,然后罗素叫穆尔问维根斯坦一些哲学问题。穆尔问了一个后,维根斯坦拍拍他肩膀说:「别担心,我知道你们永远不会懂的。」穆尔在报告书中写着:「我个人的意见是维根斯坦先生的论文是一部天才之作,虽然如此,它确实完全合乎剑桥哲学博士学位要求的标准。」

 

之后,维根斯坦被选为三一学院的研究士,得到补助奖金。在学院时,维根斯坦受到了兰姆基有力的批评,还有在剑桥教授经济学的史拉法对他前期思想的抨击,维根斯坦认识了他前期思想的错误,而开始发展他的第二套哲学思想。这段期间写了不少东西,哲学文法(Philosophische Grammatik)及哲学评论 (Philosophische Bemerkungen),这两本书是这段时期思想的代表。

 

1930年,维根斯坦开始在剑桥讲课。他的讲课方式是很特别的,在自己的住处,学生进来时,先去走廊找一张折迭椅。维根斯坦总是穿着同样的衣服,不用稿子或笔记,站在学生面前想哲学问题,一边想一边讲。有时会停顿说「等等,让我想想」,一想就是好几分钟。也常骂自己,「我真是个大笨蛋」。这课的学生大约有十五人,有时也会来几个老师,最有名的就是穆尔。穆尔在维根斯坦死后发表了他的上课笔记,「维根斯坦的讲课,1930~1933」。

 

19331934年,维根斯坦在剑桥开了二门课,一是哲学,一是给数学家的哲学。来了三四十个学生,让他伤脑筋,他的教法,是负荷不了这么多学生。过了几星期,他宣布这课不能教下去,解决办法是他先把讲义口授给五名优秀的学生,再由他们复印给其他学生。后来他跟罗素说「这样学生有一些东西好带回家去,即使不在脑中,至少在手中」。这些复印的讲义,封面是蓝色的,大家都称它是「蓝皮书」。19341935年,他又口授给两名学生后来被称为「褐皮书」的讲义。这二本书在维根斯坦死后被出版。

 

维根斯坦非常讨厌学府哲学,他总觉得他们不但笨,而且不老实,自欺欺人,所以他不参加任何哲学家的学会或集会,也不向哲学期刊投稿。他认为当一个职业哲学家是件荒谬的事,经常以强烈的口气劝学生转行,做些老实的工作。有好几个与他亲密的学生都转行了。曾有人问他为何老是劝学生不要从事哲学,维根斯坦指着学院的门房(porter)说:「因为像这样的人和工作,才是我尊敬的。」

 

在当时,剑桥有个秘密组织叫「剑桥使徒」(Cambridge Apostles),成员是剑桥菁英中的菁英,会员必须透过邀请纔能加入,不对外公开。能够受邀并且投票通过,是一项荣誉,罗素、凯因斯都是这个团体的成员。维根斯坦也被邀请加入,投票通过,但他却跟罗素说他不会去参加,因为那只是「浪费生命」。

 

维根斯坦去餐厅吃饭时,总是不愿坐老师才能坐的所谓「High Table」,喜欢自己一个人坐在学生席的角落。他曾说,他有去坐过一次High Table,结果听到其他学者们的对谈,让他很不舒服,于是忍不住马上离开。他说,那些学者讲那些学术行话,无非出于虚荣,目的只是要「得分」,增加学术光采。他说,他比较喜欢和每天来学校宿舍做整理工作的清洁工聊天,至少,对方是讲真心话,而且乐在其中。

 

1935年,维根斯坦的补助金结束,他考虑转行当医生,或者去苏联找一份劳动工作。基本上,他是同情工人阶级,支持无阶级社会,但他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他认为英国是没落的文化,而苏联是年轻新兴的文化,所以想去苏联访问,看能不能找到一份劳动工作。首先他先去学俄文,半年后普通会话没问题。19359月他到了苏联,找了好几个集体农场的劳动工作,但都被拒绝,因为他们需要维根斯坦当老师,而不是工人。在莫斯科,他与一位女数学逻辑教授亚诺夫斯卡雅(Janovskaya)见面,卡雅说:「什么,你不是那伟大的维根斯坦吧!」很快,卡占及莫斯科大学都请他去任教。二个星期后,维根斯坦回到英国,因为他想作个劳动者而不是想当个哲学教授。

 

回到英国后,维根斯坦首先想去医学院受训,又想找个一般工厂或农场当个工人,最后他决定回到当年的挪威小屋。1936年至1937年,维根斯坦在这个小屋里,完成了数学基础评论(Remarks on the Foundations of Mathematics)的第一部分,及哲学探讨(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的三分之一。哲学探讨直到1945年纔初步完成,维根斯坦到逝世为止都不满意,可说是一部未完成的著作。哲学探讨一书就是维根斯坦后期思想的代表,他的第二套哲学理论。

 

在此书中维根斯坦认为,语言的意义是人们使用的结果,是一种社会实践,并不是前期所说的心智的先天结构。「我们所摧毁的只不过是一些空中楼阁,而我们在清理的是它们立于其上的语言基底。」维根斯坦对其做如此表示。

 

早期的维根斯坦认为每个命题都有其明确意思,此意思可清楚显示出来。但每个命题真的都有其明确意思吗?维根斯坦在哲学探讨书中承认,那是一种要求,不是察考的结果。「像一副架在我们鼻梁上的眼镜,我们透过它去看一切东西」,它妨碍清楚的视线。维根斯坦说「把眼镜取下来就不再妨碍我们了」,我们必须「把整个察考方向扭转过来」。把眼镜取下来会发现,语言的事实并不符合我们的先天要求。「我们对实际语言考察的愈细致,它与我们的要求之间的冲突便愈尖锐」。「实际语言的许多命题都是含混的、不精确和不确定的,但对达成我们的目标却非常合用,如果我告诉某人随便站在哪儿,这话不是很合用吗?而任何其他的话不都可能没用吗?」

 

维根斯坦认为语言有其创造性,小孩子只学了有限的语汇,却能造出许多他不曾听过的有意义句子。他发现在复杂的世界里,精密的逻辑语言是不够用的。模糊的语言具有许多不可少的功能,也有完美的结构。每个字或词都有多种不同的用法;语言的意义在于一个族群如何使用那些字或词汇。譬如说,一位母亲与她的幼儿玩一个语言游戏,妈妈指向一样东西,孩子就说出那样东西的颜色。孩子怎么知道妈妈所指的是颜色,而不是形状(圆形、方形、三角形)或材料(木、玻璃、布、金属等)?答案是亲子之间在生活中有默契,彼此了解该语言游戏的规则。这比喻显示,一切语言的活动都是遵循规则的生活行为,都是「语言游戏」。要了解某一场合中所说的话的意义,不是把字词的意义分析为普世性的概念或原子事实,而是要学习某族群在该场合中使用语言的游戏规则。逻辑性语言,只是众多的语言游戏中的一种;单靠逻辑性语言,无法在复杂的世界中生活。适用性最广的,是具有含糊成份的自然语言,即所谓的日常生活语言。

 

后期的维根斯坦认为是语言决定了我们对世界的观点,而不是世界决定了语言,因为我们是通过语言来察考这个世界。要知语言如何被使用及功能,便得在实际生活中寻找,而不是单凭逻辑分析得来。哲学无权干涉自然语言的多种用途,只能分析不同的语言游戏规则。维根斯坦摧毁了他前期所创建的逻辑原子主义。

 

1938年,维根斯坦重回英国,当时奥地利被德国并吞,他变成德国公民,而且是被排斥的犹太人。史拉法建议他先在剑桥拿到一个教职,再去申请英国公民。经过凯因斯的帮助,维根斯坦重回剑桥担任哲学讲师,并取得英国籍。

 

1939年,穆尔退休,维根斯坦接替他的位子,成为哲学教授。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认为不该袖手旁观,而应该参加战争工作。透过牛津哲学教授莱尔(Ryle)的介绍,找到一个工作,在医院当杂工。莱尔的哥哥正在一个医疗战伤的医院当医生,写信回家说:「维根斯坦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哲学家之一,他想在医院里做一个低级的劳动工作,以作为他对战争的贡献。需要的话,他宁愿辞去教授职位,他想要在被轰炸区工作,但他不要把这事公开。」

 

大战结束后,维根斯坦回到剑桥,继续担任哲学教授。不久,维根斯坦决定辞职。辞职的原因,一是他认为待在剑桥这样一个令人窒息的「哲学沙漠」,会妨碍他的思考。二是他觉得学生总是崇拜他,这会害了学生发展自己的思考。于是在1947年辞去工作。

 

19471951年维根斯坦逝世这段期间,他都是过着流浪生活,不是独居就是住在朋友家里。维根斯坦生命中最后二年,几乎都是在朋友或学生的家中作客,自己没有家也没有收入。1949年夏天,维根斯坦应邀到美国访问,七月他坐船到了美国。首先他先去访问他的学生毛肯(Malcolm),毛肯当时在纽约州的可内鲁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担任哲学教授。在美国的三个月中,他常和可内鲁大学的哲学家讨论各种问题。

 

在美国后期,维根斯坦病的很厉害,他很怕死在美国,他告诉毛肯:「我是个欧洲人,我要死在欧洲。」十月底,他回到英国住在一个朋友家里。十二月初,医生证实他患了前列腺癌。他写给毛肯的信中说:「医生现在断定我有前列腺癌,但听起来不像那么坏,因为他们告诉我,现在有一种药,可以使我减轻痛苦多活几年。我听到我有癌症时并不惊讶,惊讶的是他们竟然有一种药,因为我并不想活下去。」

 

维根斯坦决定回到维也纳老家做最后一访,他没让家人知道他得了癌症。圣诞节前一天回到了维也纳家中,过完年他的大姊去世,三个月后回到英国,继续他的哲学研究。「我相信只要我还活着,在我身心状态允许之下,我会思考哲学问题,及继续有关这些问题的写作。」这是他写给毛肯的信。

 

维根斯坦非常害怕死在医院里,1951年二月初,他搬到他的医生贝万(Bevan)家里。二月底,医生告诉他,他只能活几个月。维根斯坦告诉一个朋友说:「虽然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但我从没发现我在想一个将来的生命,我所有的兴趣还是集中在这个生命上,以及我还能写的东西。」

 

四月二十七日晚上,维根斯坦病倒了。贝万医生告诉他只能活几天,他说好。二十八日,贝万夫人陪他并告诉他,他在英国的一些亲密朋友明天会来。当天晚上失去知觉前,他告诉贝万夫人:「告诉他们,我有了一个美好的人生。」

 

一九五一年四月二十九日,维根斯坦与世长辞。

 

整理完这些资料,发现,与维根斯坦竟是如此异常的亲近。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