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21)科学的特性与中医理论的基础  

2013-03-08 09:39:28|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科学的特性与中医理论的基础

http://www.kaixin001.com/repaste/1315429_3014861270.html

 

中医药事业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近百年来对中医药问题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自从何祚庥院士指出“中医的基础理论—阴阳五行是伪科学”和张功耀教授提出“要将中医退出现行的医疗体制”的建议后,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普通公众的眼中,科学好比是正确和有效的代名词,称中医的基础理论—阴阳五行是伪科学的说法,自然引起了中医支持者的强烈反对,但中医与科学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本文试图对科学的特性与中医理论的基础进行比较,分析中医理论的基础存在的问题与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之路。

 

一、科学的特性

 

科学,我们通常所讲的自然科学,是一种与宗教、阴阳五行等并行的知识体系,科学并不是绝对真理,也尚不能解释世间所有的现象,科学研究的对象是客观规律,并一直指导着人们的一系列技术实践活动,它所做的判断是真伪判断而不是价值判断,科学与其它知识体系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它坚持“客观、逻辑、实证、可重复检验”等一系列独特的方法和规则。由于人类认识的局限性,每个科学理论并不能保证是绝对正确的,但从历史和统计的角度来看,科学理论是人类最可靠的知识。

 

科学的这些独特的方法和规则,使科学理论本身具有了一些特有的性质,例如科学具有排它性和可证伪性,排它性说的是对一个客观规律只有一种科学的论述,而与之对立或不相容的论述不是科学;可证伪性说的是任何科学都具有可以被证明是错了的潜在可能性,例如“人是天地日月之精华而产生”,这个理论就不具有可证伪性,因为天地日月之精华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可以预见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也无法找到这个东西,对它是无法证伪的。再比如说,我们无法证伪“上帝造人理论”,因为就算科学提供了一个明确透彻的机制来说明人的每一个进化步骤,这仍不能排除有个未知因素设计人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什么东西都可以推到上帝那里去,因此不具有理论和技术价值。相反地,进化论才有可能是科学,任何能够用可靠方法查证的在三叠纪沉积层中发现的原始人类化石,都会把进化论这种理论完全推翻。

 

科学的排它性和可证伪性,说明科学本身认为客观规律是不以我们的意志而转移的,它承认了人类认识的局限性,说明科学不是终极真理,只是人类对某一事物公认的最正确的解释,这个所谓“最正确的解释”在将来的确有可能性被证明是错的,但这已经是人类当前认识能力的极限了。

 

科学方法和规则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它们是人类现有的、针对于客观规律的最先进、最可靠的方法和规则。为什么不是完美无缺的方法和规则会是人类最先进、最可靠的方法和规则呢?实际上这正是科学有别于经院哲学的地方,科学并不以“完美无缺”为目标,而是以理论是否符合现实,并能指导现实活动为目标。只有经院哲学才会追求所谓终极原因,追求包罗万象的理论体系。科学本身是为实践而生的,回顾整个人类的哲学史,回顾全人类对真理问题的不断反思和批判过程,才能知道科学是有着极其深厚的人文和哲学基础的,科学是全人类反思和批判的产物。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科学的这些方法和规则,是历代科学探索者理性思考和科学实验的结果,是被历史证明了的在探索客观规律方面最先进、最可靠的方法。相对于某个具体的科学理论,科学方法和规则被验证得更持久、更充分和更可靠。在其它更好的方法出现之前,科学方法仍是我们研究客观规律最好的方法,同时也是我们在研究客观规律时必须要坚持的方法。

 

二、中医理论的基础

 

中医学的基础理论主要包括阴阳、五行、运气、脏象、经络等学说,以及病因、病机、诊法、辨证、治则治法、预防、养生等内容。阴阳是中国古代哲学范畴,中医学运用阴阳对立统一的观念来阐述人体上下、内外各部分之间,以及人体生命活动同自然、社会这些外界环境之间的复杂联系,阴阳对立统一的相对平衡,是维持和保证人体正常活动的基础,如平衡失调和破坏,则导致人体疾病的发生发展,影响生命的正常活动。五行学说用木、火、土、金、水等五个哲学范畴来概括客观世界中的不同事物属性,并用五行相生相克的动态模式来说明事物间的相互联系和转化规律。中医学主要用五行学说阐述五脏六腑间的功能联系以及脏腑失衡时疾病发生发展的机理,也用以指导脏腑疾病的治疗。由此可见,中医学的立足基础属于哲学范畴,其基础是阴阳五行。

 

之所以称阴阳五行只是哲学而不是科学,原因在于它不遵守“客观、逻辑、实证、可重复检验”等科学的方法与规则,也不具备科学理论的“排它性”和“可证伪性”,在面对人类的疾病这种非常客观的东西时,不能根据阴阳五行理论得出一个“排它性”的解释,究竟什么是失调、什么是太盛、什么是不和、什么是虚实?也没有一个能够量化的标准,对待同一个患者,王中医说脾胃不和,可李中医说和的很呢,两人依据都是同一个阴阳五行,但谁对谁错莫衷一是。

 

2006年底,知名中医教授刘力红先生在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做了题为《中医与传统文化》的报告,看过后感到其通篇说了一个“平”字,大意说的是阴阳平衡是维持和保证人体正常活动的基础,若如平衡失调和破坏,则导致人体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影响生命的正常活动。但究竟何种特征发展到何种程度算“平”或“不平”,这个问题刘先生并没有涉及。阴阳五行并没有提供一个判断“平不平”的客观标准,依靠的是中医的存乎一心,但王中医和李中医各自存乎的“一心”不一致时,应该听谁的?根据中医理论能无可争议地判断出他俩的“一心”谁对谁错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2007年5月,中医界500名代表聚会广州发表了《中医药发展宣言》,其中李连达院士指出:“目前社会上的确有一些江湖骗子任意吹嘘中医疗效,表现在广告夸大功效,盗用专家名誉宣传,欺骗群众,这些才是真正的“伪科学”,是中医药界的“老鼠屎”,严重影响了中医药的名声,要坚决打击;但这并不代表真正的中医药,真正的中医药是科学的。”

 

李院士的言论令我思考了一个问题,即我们如何辨别出某个中医是良医还是骗子?例如我们能否根据中医理论无可辩驳地论证胡万林是骗子?有人胡万林使用芒硝的量过大,但中医用药讲究“存乎一心”,你无法根据中医理论证明胡万林的这“一心”就是错的,从胡万林的种种表现来看,我感到胡万林对自己是非常坚信的,他从没有承认过自己是骗子,事实上胡万林“以毒攻毒、扶正驱邪”的说法有很多人信服,即使他被判入狱后还有极多的人找他看病。自称为他弟子的杨正峰治死了人被判刑12年,所用的手法与胡万林一脉相承,他称药方是受《千金方》启发的,中医人士能用中医理论无可辩驳地论证杨正峰受到的这个启发是错误的吗?

 

中医治好了几个人,就称中医伟大,中医治死了几个人,就称这个中医是“老鼠屎”,中医依然伟大,这实在是有强辞夺理之嫌。我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堪忧,但好在我们还有食品卫生法、卫生监督部门和各种国家规范可以依赖,而当我们面对一个中医时?我们该如何辨别出他是一个真正的中医还是一颗中医的“老鼠屎”?难道只能拿我们自己的身体去做实验吗?

 

其实中医界本身也是纠缠不清的,例如台湾名中医倪海厦称内地训练出来不中不西的中医医术是无法治好病的,只有使用经方才可以真正的治好疾病。按照他的说法,我们内地的绝大多数中医岂不都是赝品?当然,在科学界也有学术争论,但科学界有共同遵循的科学研究方法和规则,能够保证我们在这些方法和规则下得到共识,而中医的这些问题,关键在于其基础理论—阴阳五行学说缺少这种可帮助我们得到共识的研究方法和规则,这种笼统的、感性的、模糊的哲学思辩是不足以指导具体的人体客观规律的研究的。

 

李连达院士称“真正的中医药是科学的”,但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药?什么不是真正的中医药?区分它们的标准是什么?哪些人在掌握着这些标准?如果这些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而只是把出了事的中医药统统称为假中医药,那这种马后炮式的说法是无法令人信服的。

 

三、 中医的“整体论”分析

 

近年来,科学界对复杂巨系统的研究越来越深入,而研究使用的仍是现有的科学方法,并没有什么新意。不少支持中医的人士经常称人体就是一个复杂巨系统,还原论的科学方法是不适用的,中医理论是高于还原论科学的理论,并将中医理论说成是系统论和整体论。

 

其实,系统论和整体论并不是一回事,简单说来,系统论是科学而整体论不是,系统论认为系统的功能不仅取决于系统的构成要素,而且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要素的构成方式,强调的是整体性思想。但需要指出的是,根据系统论对一个具体系统的分析,不是模糊定性的,而是精确定量的,它使用了数学规划、博弈论、排队论、库存论、决策理论、搜索论、图论等大量科学方法,它得出的结论是排它的、可证伪的科学结论。系统论在多目标规划等领域中有着重要的应用。例如在二战期间,美军的运输船要通过日军的控制海域,有被日军空军击沉的危险,如果在运输船上加装高炮,可以使日军的飞机不敢过低,从而降低被击沉的危险。但由于加装高炮后使运输量减少,客观上运输船通过该海域的频次增多了,这又增加了被击沉的危险。是否应该在运输船上加装高炮,美国的科学家运用运筹学的方法给出了答案,我们当然不能重复当时的情况以获得重复性检验结果,但其中推理的每一步,都有严密的数学理论的支撑,可以保证其结论是在当时掌握的情况的条件下的最优选择。再比如神六飞船本身就是一个典型的复杂巨系统,其可靠性涉及到的因素比运输船加装高炮涉及的因素多得多,使用解析法是无法完成的,发射前指挥部就给出了其成功发射并返回的概率,这个概率是应用系统理论中的统计分析法得出的,这个结论是可以信赖的。由此可见,强调“整体”是对的,但要正确地体现出整体性,需要的是对系统间要素及构成方式的精确、定量的分析,不仅要有整体性的想法,更重要的是要有实现这种想法的可靠的、有效的手段,没有这些手段,所谓的整体性就是一句空话。

 

而所谓的整体论应属哲学范畴,它强调的是普遍联系,认为看似不相关的因素其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种认识是深刻的。但这些关系的结构是怎样的?关系之间的定量关系是什么?关系的相互作用是什么?却没有像系统论那样可靠有效的方法去研究,仅仅依靠这种思想是无法对医疗实践给予具体明确和可靠的指导。中医的整体论,就好比不对一棵棵具体的树及树之间的具体关系进行研究,一上来就对整个森林进行一番研究描述,得出一个定性的、笼统的、模糊的说法,然后又把这个关于森林的定性的、笼统的、模糊的说法用于对具体树的指导,这个过程违反了人类认识从简单到复杂、从个体到一般的规律,势必要南辕北辙。所以说,中医强调的“整体论”的优势,只不过是一座美丽而虚幻的空中楼阁。

 

四、对中医理论的验证

 

科学发展到今天,对客观规律的研究已经非常深入了,越来越复杂的科学理论距离公众的常识越来越远,公众不懂得具体的科学内容,但却非常相信科学的东西,一些人称之为“迷信科学”。其实,中国的老百姓迷信的东西很多,但就是不迷信科学,老百姓的家里有灶王爷的像、有关公的像、有佛祖的像,就是没有牛顿和陈景润的像,药王殿里供奉着孙思邈的神像,善男信女们磕头许愿以求自己和家人健康长寿,但从来没有塑着爱因斯坦像的科王殿供人膜拜。中国老百姓对科学的态度是彻底的实用主义,化肥的确能增产,我就相信,如果不能增产,就是打上“中国科学院隆重推荐”的牌子,我也不卖帐。科学是可靠的,不管你信不信它都一样灵,老百姓相信可靠的东西,这是智慧而不是迷信。

 

每个中国老百姓一出生就都生活在中医的语言环境中,例如“上火”、“脾气”、“动了肝火”等,像“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中药没有副作用”之类的说法深入人心,中国老百姓对中医的认同是自然而然的,甚至包括一些高层次的科技工作者,例如2007年6月28日的《科学日报》报道了中国科学技术部尚勇副部长在罗马召开的中欧中医中药大会开幕式上的致词中,宣布了中医所获得的一项爆炸性成就:“中医不但能够通过脉搏诊断妇女是否怀孕,而且能判断男女”,这个说法得到了何祚庥院士的批评,并引起了很大反响。

 

近几十年来,中医相对于现代医学越来越落后,已经丧失了在急救领域和体检领域的一席之地,更多地是在慢性病上进行一些替代性治疗。根据2006年10月30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一项针对14677人的调查显示,87.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相信中医”,同时,仅有27.7%的人声称“如果生了病,愿意首先看中医”,中国老百姓对中医的医疗效果信心不足,但是还是要选择相信它,这才是迷信。

 

中医是一个完整的医疗体系,其理论体系是博大和复杂的,它有着自成一体的认识方法,当然不能简单地以中医理论不是科学而断然否定它,中医理论是否是正确和可靠的,关键在于它是否得到了实践的检验。可以设想,如果使用与科学不相容的中医理论来认识和指导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并且得到了可靠的正面结论,那当然是对中医理论的肯定,同时也是对科学的补充和修正,如何对中医药理论有效性进行检验就成为关键的问题。

 

中医支持者经常用某些中医药有效的案例来来说事,但个案是不足以作为理论成立的论据,原因在于个案有着太大的偶然性,例如两人同时感冒,由于一人身体强壮,即使不吃药也比吃对了药的弱者康复的更快,这就不能得出药物无效的结论,因此在做检验时就不能选一组强壮的小伙子和一组年老体衰的老人进行比较,同时要保持一定数量的样本量,最大限度地减少偶然因素的影响。给一组实验对象实施医疗时的同时,对另一组也要进行假医疗,实验对象和负责给出诊断结论的医生对接受真治疗和接受假治疗的具体情况不知情,这样才能杜绝心理作用对实验对象和医生的影响,由医生对实验对象的康复情况进行判定后,最后由掌握分组情况的工作人员统计结果,给出医疗是否有效的结论。通过“随机、大样本、双盲、对照”的方法检验出来的医疗手段的有效性,最大限度地规避了偶然因素、心理因素的影响,是客观可靠的。一些中医人士因为现代医学(俗称西医)使用了这种方法,称中医不需要西医来检验,其实这种检验方法并不是西医的专利,而是在确定复杂事物之间因果关系时常用的科学方法,因门户之见而无端排斥这种智慧的、有效的、客观的方法,无疑是反智的。

 

当前,毒中药事件层出不穷,随着现代医学检验能力和人们对生命健康关注度的不断提高,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尖锐。那些反对“中医药现代化”政策的中医界人士们该如何面对呢?用阴阳五行这套说辞去给中药的毒副作用定性定量,估计人们不会相信。治死了人再用“是药三分毒、治病不治命”的说法来搪塞恐怕也不行了。重建人们对中医药的信心,关键是要用科学的方法去检验中药的疗效和毒副作用,这样给老百姓一个明确的、可靠的数据和说法,才会消除他们的恐慌并重建起对中医药的信心。

 

五、我对中医的看法

 

当前中医药问题是个热点问题,有人支持中医,有人质疑反对中医,其态度往往还比较激烈。我认为空谈支持或反对中医并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支持中医的什么?反对中医的什么?例如我本人的态度即可称为支持中医又可称为反对中医,说我支持中医,是因为我支持中医药是我国一项重要文化遗产的说法,认为某些中医药手段是有效的,也支持“中医药现代化”的现行政策;说我反对中医,是因为我反对将阴阳五行称为科学的做法,反对用这种非科学的哲学理论指导对人体的诊断和治疗。

 

所以,我认为按“支持中医”或“反对中医”来划人们对中医的观点是不妥的,这是感情态度上的区分而不是理性认识上的区分,如果必须要区分,也应该以是否支持“中医药现代化”来区分。“中医药现代化”是国家为发展中医药事业而推行的一项重要国策,是“科教兴国”的一个具体体现,其实质就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改造、发展中医药事业。但由于中医理论的基础与科学格格不入,中医药越现代化,暴露的问题就越多,一些中医界人士担心现代化会伤害中医理论的根基,使“中医不姓中”了,因此存在着对“中医药现代化”悲观甚至反对的态度。其实纵观中医药的发展无论是其基础理论还是具体的手段和方法,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也是在不断发展的,不是一成不变的,用不着担心现代化了的中医就不是“中医”了,用我们当前比古人更深刻的智慧和更行之有效的科学方法改造它,中医应该会成为一个全新的、科学的、被更多人所接受的中医。即使科学研究表明某些中医理论是错误的,或者中医理论的基础本身就是错误的,那么抛弃这些错误的理论就是对人民生命健康的负责,同时也是人类认识领域的又一次重大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