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20)杨鸿智《系统论与还原论的关系》  

2013-03-29 00:43:18|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杨鸿智《系统论与还原论的关系》

 

《华西医院名医坐堂—医师交流 》

 

wulh868:谢谢你,杨主任。拜读了你的文章后本人受益匪浅!希望有机会时多聊聊癌症与基因方面的,关于系统理论方面的高见!谢谢!杨主任:你好!昨晚,拜读了你的文章以后,感到很兴奋,感到有了新的希望!可是,细细想来,又感到很迷茫!我有一些问题,希望能请教你,更希望你能给我解答!

 

1对于系统论,拜读了你的文章以后,本人确实是受益匪浅!以前,我们都学习过,研究过它,可是在临床工作中,似乎又回到了“还原论”!尽管如此,我们都没有去认真研究,因为,还原论它能给我们非常非常有用的临床价值,在临床诊治中,总是那么的“屡建奇功”!所以,本人很迷惑,杨主任,请你回答我,我们在临床工作中,是否真的要抛弃所谓的“还原论”吗?

 

2我们知道,我国的中医中药,其实就是一种“系统论”,讲究整体,讲究系统,但是,为何在许多疾病的治疗上,并不是那么的神奇有效呢?在癌症治疗上,一样的是那么的“束手无策”?

 

3中西医结合治疗,可以说是“整体和局部”的完美结合,但是,为何在人体这样一个生命系统中,很多时候还是一样的“束手无策”呢?

 

4对于杨主任干细胞疗法,本人也有很高的兴趣!可是,我们知道,干细胞对于组织的缺失修补上,疗效是肯定的。但是,对癌症的治疗上,是否也一样呢?您也谈到在癌症组织中,其实正常细胞的数目常常是占了绝对优势的,反过来说,它的“外环境”可能是正常的!那么您的干细胞疗法还有意义吗?而且,在临床,尤其是在癌症的治疗中,怎样实施,能实施吗?

 

盼给予解答!谢谢!!!你的新学生wulh868

 

杨鸿智:

 

系统论与还原论的关系

 

还原论是人类认识物质世界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这个认识是正确的。系统论是人类认识物质世界的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是在还原论的基础上发生的。在还原论时代,人们认为物质世界只有一种,而系统论时代人们发现物质有两种,一个是简单物质,一个是复杂物质。这是两种不同的物质。还原论只适用于简单物质,对复杂物质就不适用。研究复杂物质必须用系统论。说还原论不对,是说用它研究复杂物质时候是不对的,但是,我们仍旧承认用还原论研究简单物质还是正确的。在日常生活中1加1等于2永远是正确的,但是,我们知道在战争中有时候是以一当十,以十当百的。生命是复杂物质,现代西医用还原论研究生命就是用简单理论研究复杂问题,因此是不正确的。因此,在医学研究中必须用系统论代替还原论。

 

但是,复杂物质是有简单物质按等级层次原理组织起来的,在复杂物质中也存在简单物质这个层次。这样,在这个意义上,即,在复杂物质中的简单物质层次的范围内,还原论还是正确的。还是要应用的。这样,我们所说的后现代理论医学并不是完全否定现代医学,只是指出现代医学有确定的应用范围,不是对全部医学研究都是正确的,也不是说只要坚持用现代医学进行研究,全部医学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对于医学中的复杂问题必须用复杂理论来解决。具体来说,大家都知道,现代医学把疾病分为功能性疾病和器质性疾病两种。如果我们承认这样的分类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可以说,现代医学对于功能性疾病还是能够治疗的,但是对于器质性疾病就没有办法。所谓器质性疾病就是器官组织结构发生变化的疾病,现代医学没有改变组织结构的理论和方法。这必须用系统论的方法。后现代理论医学的主要作用,就是用系统论的方法改变器官的组织结构,并因此使疾病得到治疗。

 

wulh868:杨主任,您好!谢谢您的回复!本人希望能听到您更多的声音。今晚看了您回的帖子,首先表示感谢!但是,感觉不是很好,似乎没有前几天的帖子更具有说服力和理论性了。

 

1,对于系统论,您好像把它独立于辩证法以外的东东了,我不知道您为何这样?据我所知,系统论本身就属于辩证法的一部分吧?

 

2,对于中医中药,说它是产生于朴素辩证法,我同意,但是这并不表示它就是朴素的,对吗杨主任?中医中药已经历了几千年的历史考验,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很高的临床价值,说它是朴素的,不科学的,我认为不妥。

 

3,中西医结合,不能说是完全失败的!我们知道,在重症胰腺炎的治疗上,中西医结合是屡建奇功的,是两套理论的结合典范!所以,我认为决不能说是完全失败的,只是层次上和深度上的问题。

 

4,对于干细胞疗法的问题,我很感兴趣,望您给予解答。

盼回复,谢谢!

 

杨鸿智:

 

1辩证法出现在前,系统论出现在后,我们又是在辩证法的教育中长大的,所以我们习惯认为系统论就是辩证法。这是有情可原的。但是,这不能掩盖两者的不同。按我的研究,可能有两点不同吧:第一个是,辩证法时代不能解决自然科学问题,而系统论就是在自然科学的研究中产生的,已经了解到非生命自然物质相互作用的具体内容。如果你是一个曾经学习了辩证法,却不能用辩证法解决自然科学问题的人,面对系统论时候,你一定会感觉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黑箱打开与不打开难道可以说是一样的吗?我们也可以说,系统论是在自然科学领域辩证法的再发现。但是,这个说法没有表现出两者的不同内容。

 

第二个是,辩证法是定性的,系统论是定量的。这个问题可以用哈肯的《协同学》与毛泽东同志的《矛盾论》的区别来说明。关于系统中多个子系统相互作用的问题,其实在辩证唯物主义的经典理论中早有研究,特别是毛泽东同志的《矛盾论》,明确指出一个复杂事物的性质是由其中的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矛盾的相互作用可以发生转化。人们处理事物最主要的就是要促进这些矛盾的相互转化。毛泽东同志的研究做出了重大贡献。但还留下了一个尾巴没有解决,即如何在系统中那么多矛盾中及时正确地找到这个主要矛盾呢?毛泽东说那就只好通过实践,多调查研究、总结、摸索。总之,在毛泽东那里,主要矛盾的发现还是一个感性的被动的过程。而这直接影响到处理复杂系统的能力和效益。是否能找到一个确定系统主要矛盾的科学理性的方法呢?非常可喜的是,后现代科学的研究真的找到了这个指针,这就是系统理论中“协同学”的研究成果。协同学除阐述了矛盾的相互协同作用决定系统状态的理论外,更突出的贡献是找到了在众多矛盾中确定主要矛盾的具体标准。协同学首先在矛盾的不均衡性中发现了慢变量和快变量的差别。有的矛盾很快衰减消失,有的几乎不衰减,可以长久地起作用。协同学指出,慢变量是系统演化的方向、途径和目的。各子系统、各结构单元和行为基本上都服从慢变量的指令,结果才有了整体上统一的行动有序的结构。慢变量是系统中起主导作用的矛盾的思想正好与人们日常生活的经验相反。一般人们总认为在一个系统中,最先进的、运动变化最快的成分是系统中最重要的成分。协同学的这一贡献,填补了《矛盾论》的空白,或者可以说已经超过了《矛盾论》,最可贵的是它使辩证法由思辨的精神领域的东西定量化、可操作化、变得简单可行。这就真正为辩证法在科学、生产实践中的具体施行开辟了广阔的可能性和现实性。

 

2说中医是朴素辩证法并不是说中医不科学。这里要有一个概念就是:“科学”自己也有一个发展的历史,也有一个自己发展的过程。“科学”这个名称是现代科学出现以后发明的。现代科学思想的人一般只把现代的机械论的科学承认叫“科学”,除此以外,什么思想都不是科学。而辩证法认为事情都有发展过程,在不同的时间里,科学有不同的形态。现在,西方就是认为中医不是科学,我认为,这个说法也是正确的,因为中医确实不是西方那样的机械论的科学技术。我们按辩证法的思想,把中医定为“朴素辩证法”,就是承认中医是科学,但是,它不是机械论科学,也不是辩证法科学,它是叫“朴素辩证法”的科学。你认为,“朴素辩证法”就不是科学了,这是错误的认识,这已经是受了机械论现代科学的影响了。这里可以用我国的爆竹——二踢脚与现代的火箭——导弹的关系来说明。我们常常自豪地说,我国早于西方千百年就有了火箭技术。但是,如果我们看不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不是太幼稚了吗?

 

3 在同一个疾病的治疗中同时应用中医和西医两种方法并不能够叫中西医结合。把这说成是中西医结合是自欺欺人。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