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6)介绍《还原论》(2)  

2013-03-28 07:46:42|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介绍《还原论》(2)

 

科学研究方法的还原论本质

王克迪  

http://www.china.com.cn/xxsb/txt/2006-08/17/content_7084730.htm

 

一,何为还原论?

 

近现代科学特别是物理学运用许多具体的研究方法,例如,实验方法,模型方法,统计与概率方法,类比方法等等,科学巨匠牛顿在构建他的引力学说中甚至还使用过历史方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牛顿和莱布尼兹发明了微积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数学分析方法,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微积分不只适用于求面积、体积和速度,它还主要用于推导出力的公式和大小随时间与空间发生的变化。力是一种自然作用,在牛顿的理论体系中,物体及其相互作用是被“放”到时间和空间框架中的。牛顿根据人类的日常体验与直觉认识假定,空间的部分之和等于整体,由此出发推导出求解曲线包围面积的微积分公式。当牛顿运用相同的方法推算物体间相互作用力时,实际上假定了,自然作用也与时间空间关系一样,是部分之和等于整体的。其实,这样的想法和做法,并不是牛顿的原创,伽利略在对斜面上物体受力情况进行分解时,已经做出了相同的假定:合力等于各分力之和。

 

微积分的意义远远不仅限于数学运算和帮助牛顿推导出物体的运动轨迹与引力理论,更重要的意义在于,牛顿极为成功地把它与公理化演绎理论体系结合在一起,使之成为强有力的理论分析工具。公理化体系是古希腊欧几里德的发明的一种理论形态,他把概念、公理(事实)和定理用逻辑关系整合在一起,成为一种层层推进、步步关联的理论织体,这是人类发展出的最严谨最精密的思维成果,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就是这样的洋洋大观的理论体系。牛顿用自己发明的微积分方法详尽描述了物体的运动,把由此获得的运动规律与他提出的运动的公理(三定律)与若干基本物理与力学概念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公理化理论体系,把当时已知自然知识几乎全部囊括其中。伴随着经典物理学的成功,公理演绎体系成为科学理论的“标准模型”,与此同时,微积分作为标准的数学分析工具也成为一种几乎无坚不摧的科学方法。

 

人们把微积分的基本思想升华为一种哲学世界观:每一种事物都是一些更为简单的或者更为基本的东西的集合体或者组合物;世界或系统的总体运动,是其中每一个局部或元素的运动的总和。这种观点称为还原论。采用这种由确知局部或部分之数学和物理特性,再通过求和来了解整体特性的方法,就成为还原论方法。熟悉微积分推导过程、极限理论就会知道,还原论非常合乎人的直观感觉、合乎人的日常生活经验。其基本含义就是整体可以分割为多个部分,所有部分之总和等于整体。这在平面几何上是直观地正确的,在立体几何上也是完全不难想像的。这是空间方面。在时间上似乎也没有太大问题。

 

二,科学方法本质上就是还原论方法

 

从牛顿以降,运用还原论方法研究自然,再把获得的知识纳入公理化演绎体系加以表达,成为科学研究的“标准操作”。不过分地说,所谓科学方法,本质上就是还原论方法;所谓科学精神,所谓实事求是精神,本质上就是科学研究中那种追求细致入微、理论与实际相互印证的精神。整个近代科学中,所有科学分支都以牛顿的力学理论为基石,用还原论方法来研究各自的对象,用公理化理论(至少是追求用这样的理论)解释自然。化学原子―分子学说、生物细胞学说甚至进化学说,能量守恒原理等等,都深深打上还原论方法的烙印。

 

还原论方法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用这种方法建立起来的科学理论,不仅具有精确严密的特质,还具有强大的预言能力,这种预言经得起实验的检验。无论是哈雷彗星的发现与确认,海王星的发现,大量新基本粒子的发现认证,大爆炸学说的检验,还是各类化学药物的发明与临床验证,直至认识生命本质、遗传工程,奔月工程、地下资源开发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以科学理论为指导,在科学实践中取得成功的,而这些科学理论无不是还原论方法的成功应用。与此同时,公理演绎体系的成功则在于,人类对于自然认识的每一个事实、每一个概念和理论推演,都被纳入一个前后关联的逻辑统一体中,使得人类的关于自然的认识和思考,成为知识体系。

 

借助公理理论体系严密的逻辑关联,还原论的另一个优点是,每当预言失败时,或者理论计算与实验结果发生重大偏差时,人们能够根据逻辑和理论推导上溯到起点,调整理论预设或假定,从而建立起新的理论,做出新的预言,实现理论创新,甚至完成科学革命――对客观自然的基本原理做出全新的假定,或者重新建构关于自然基本作用的规则。我们在观察电磁理论的创立、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理论的发生时,都会对这一点印象至深。这正是还原论的力量所在。在20世纪里,分子生物学、大爆炸宇宙学、超弦理论也都是沿着相似的路径发生的。

 

近现代几百年科学研究实践的历史的经验证明,科学家们自觉使用的还原论方法不但已经建立起几乎全部的关于自然的知识,而且这种方法还正在继续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它的生命力显现在它的不断创新、不断贡献给人们新知识的过程中。现在,这种生命力已经延续到了社会科学中,例如,经济学,它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吸收来自自然科学的分析工具,建立起一种公理化的理论体系。而心理学,则由于成功地引入实验方法和科学的分析手段,已经被广泛认可为合格的自然科学学科。

 

三,还原论方法是否可以被轻易取代

 

20世纪中晚期,兴起了一些反对还原论方法的见解,认为这种方法已经过时,科学的前途在于使用一些尚未经过成功检验的所谓新的“科学”方法。例如,一种叫做系统论的学说,提倡一种新哲学观,系统哲学观,又叫整体观。还有一种学问,叫复杂性研究,也认为在复杂系统之中,部分之和大于整体,盖因整体之功能不能完全解析为各个部分的功能之和。二者异曲同工,对还原论观念和哲学提出批判,主张应该用整体观点看待事物,从宏观上把握事物。应该说,这些批判是部分合理的,还原论方法没有解决全部问题,科学家们不讳言这一点,反而把这当作继续努力的鞭策。

 

世界是复杂的,是一种巨大的复杂巨系统。运用这种叫做系统观或复杂观的见解,我们的确注意到一些我们原先使用还原论没有发现的问题。例如,我们对单个原子已经比较了解,但是,当数百个原子组成一个纳米结构时,它表现出的某些理化特性却是始料未及的。还有一个著名的例子,耗散结构,讲的是在一个与外部环境交换物质与能量的系统中,会自发形成某种有序结构,它的发明人普利高津因此获得过诺贝尔奖。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还原论方法可以轻易被新方法(如果有这样的所谓方法的话)所取代,这些新方法试图割断自己与还原论的联系,也是不成功的。

 

实际上,经典物理学家们在处理多粒子系统问题时,早已认识到问题的复杂性。无论是研究过统计物理学的麦克斯韦、玻尔兹曼还是吉布斯,还是明确提出在微观领域因果性失效因而量子现象需要进行统计解释的玻尔,都不敢断下结论说传统的科学研究方法失效,爱因斯坦更是从不越雷池半步,对妄论科学研究方法的见解敬而远之,而冯?诺依曼最终还是仿照牛顿建立起量子力学的公理化理论体系。这些在不同时间、从不同侧面发动过物理学革命的大科学家都在运用还原论方法。

 

另一方面,不仅经典科学研究的多粒子体系,包括信息论、系统论在内,甚至复杂性研究本身,以及20世纪的所有重要研究成果,也都是循着还原论路径获得的,它们的理论推导都要使用最基本的微积分工具。这提示我们,如果要否定还原论,又要保留微积分工具,至少在策略上和行为上似乎是存在内在矛盾的。而且,从这些科学成果引申出的种种所谓新的科学研究方法和哲学意义,迄今没有带来有真正价值的新知识新见解,更没有能够做出有效的科学预言,指引人们去切实认识了解自然的努力方向。

 

再举一个读者都熟悉的例子。计算机运用十分普遍,它包含有硬件和软件两大部分。硬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中央处理器,软件中则是操作系统。人们常用集成度来说明中央处理器的复杂程度,现在的奔腾4代处理器集成了约数千万个元件。从还原论角度看,处理器由大量单元逻辑电路组成,这些电路其实很简单,都是由十多个元器件组成的单稳或双稳电路,经典电子电路理论早已对这些电路进行过透彻精确的分析――顺便提及,电子线路的动态分析,也需要微积分工具;另一方面,操作系统看上去是一个整体,其实是由大量功能软件整合在一起的。所有这些软件都是运用某种程序语言逐行逐句地编写出来的,就像哲学家编写著作那样。一个操作系统包含有数千万行这样的指令。在机器里,软件被翻译成源代码,再转译成机器码,也就是尽人皆知的0和1,或者说有与无。当电脑运行时,这些0与1在处理器里转化成高与低(电平),运算处理之后输出运算结果,当然这些结果是将转化成人们能够懂得的自然语言或图形的。要紧之处在于,计算机的性能,决定于机器内的每一个单元电路每一个微小的元器件,决定于每一行程序指令,没有对这些细节的透彻认识与刻意安排,没有这些细节的通力配合,计算机的运算功能无从实现。

 

试想,如果只是从总体上对计算机做一番笼而统之的观察,说一些它是个很复杂的巨系统,包含有多少个诸如此类的功能子系统,有很强大的运算能力之类的话语,总结出它有若干种“性质”,我们对计算机的了解究竟能增加多少?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帮助计算机科学的进步?

 

幸运的是,上述计算机的问题对于不是科学家的我们来说更多地只是个已知世界的问题,我们大可以仰赖计算机专家的工作,而只满足于不求甚解。可是,当我们面对迄今为止仍然隐藏在未知领域中的事物时该怎么办呢?该如何入手去了解它呢?同理,我们面对更加复杂得多又变动不居的社会时,如果不仔细考察社会中的个人、家庭、人群的种种情况并得出切实的认识,不了解村舍、工厂、商店的运行机理,不理解他们为了生存和发展所付出的挣扎和努力,我们的认识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确保其科学性呢?

 

 

牛人们眼中的“还原论”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02155

 

看到一个时钟或者一台收音机的时候,一个小孩子最想干的事情,莫过于把它们拆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新奇的玩意,竟然能使钟表自动地报时,使收音机响起美妙的音乐。可是,当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些东西拆成一个个零件,而使自己的好奇心满足的时候,他发现,这乱糟糟的一堆零件,怎么也还原不成一个时钟或收音机了。一直以来,科学家们就像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面对这充满惊奇的自然界,总想搞清楚它绚丽的外表下是一些什么“玩意”在作祟。于是他们将自然界里在实验室里拆成了许许多多的零件,只不过这些零件不再是齿轮和三极管,而是一些被称为“电子”、“光子”和“夸克”之类的东西。这种像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的冲动,就是主导科学发展的“还原论”。可是,在自然面前,我们的科学家真的是一个懵懂无知的顽童,面对乱糟糟的拆出来的“零件”,他们怎么也还原不出来一个同样绚烂的自然界来。这就是“还原论”在现代科学中的尴尬处境。

 

我们如何理解这个世界呢?为了理解我们周围的世界,我们真的需要把它拆成一点点的才行吗?一个小小的齿轮,也许并不意味着什么,如果你在拿一些轴承,拿一些发条,再拿几个指针过来,你就看出来它是干什么的了。一个字,单独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但是你把它放在一篇文章中,放在特殊的语境下,就有了意义了。我记得相声大师侯宝林说过一个段子,说一个人半夜上厕所,屋里的人听到了,问是谁,干什么?这个人回答说是我,上厕所。这个短短的对话不同的方言说法不一样,但以河南话最为简洁,只用四个字:“谁?”“我!”“咋?”“溺”。短短的四个字,构成了丰富的含义。但如果单独看每个字,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因此,一个齿轮或一个单独的字都像一个人一样,是一种具有“社会性”的事物,在一定的环境中才具有意义或功用,甚至在不同的环境中会有不同的功用。进一步说,我们研究基本的粒子,把它们从原有的环境中分离出来,研究它们的属性。这就像把一篇绝妙好文拆成一个个的字,研究每个字的含义,到最后即使每个字把它从上古时代以至现代的含义都搞清楚了,我们还是搞不清这篇绝妙好文到底好在哪里。也许,走出“还原论”的尴尬,需要我们更多地去认识“零件”与环境的相互关系。

 

上面只是个人一些微不足道的想法,希望能抛砖引玉,听到您对“还原论”的精辟看法。下面摘抄一些牛人对“还原论”的一些看法,供大家参考。博主平时看书不多,就累积了这么点东西,如果您手头上还有那位牛人绝妙的论述,请告知,谢谢!   ——博主

 

 “我认为还原论是不现实的,它只是科学已经接受的一种意识形态。我认为认识有两种类型——横向认识和纵向认识。纵向认识是还原论认识,或者说是分析。横向认识是按照同一复杂性、同一范畴的概念,在某一领域中理解某一概念。我举一个荒唐的还原论例子(你不必接受这个例子)。例如,某人寄给你一首诗,摘自艾略特(T. S. Eliot)的《大教堂谋杀》(Murder in the Cathedral):‘最后的诱惑是最大的背叛;为错误的原因而采取正确的行为。’假如这首未署名的诗是从邮局寄给你的。当人们阅读该诗时,脑中神经元发放冲动的结果是什么,在那背后的生物化学反应是什么,以及其背后的精彩化学和物理学是什么;了解这些将使你获得许多诺贝尔奖。但是这些与理解那首诗毫无关系——艾略特何时创作它,读者何时阅读它,或者谁人寄发的这首诗。这种认识是在英语语言和当时的心理学层次上进行的。这就是我所说的横向认识。我想说的是:即使在化学和物理学这两个相互联系的领域内,在科学的核心之处,也存在着不能类似地还原为物理学概念的化学概念,或者说这些化学概念即使被还原了,它们也会像那首诗一样,失去它们原有的使人感兴趣的东西。”

 

——摘自《激情澎湃:科学家的内心世界》,刘易斯-沃尔珀特 和 艾莉森-理查兹 著  柯欣瑞 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年

 

 

系统论挑战还原论

2008-11-24 10:14: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http://news.163.com/08/1124/10/4RGPFTPU000120GU.html

 

一年前,一个刚刚42岁的中国著名女演员因患乳腺癌,回避西医,不幸去世的消息,曾引发了一场关于中西医孰优孰劣的大辩论。其实,近一个世纪以来,中医药的命运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运一直紧紧相连,对其褒贬不一的争论始终不断。那么,中医到底是东方对世界的独特的认知方式,还是落伍的思想方法论?我们应该在什么层面上来看待中医呢?这不仅是中医自身的命运问题,在更深层次上,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如何看待的问题。

 

近日,中国哲学史学会、中华中医药学会在广东东莞联合召开的首届“中医学方法论”研讨会上,一个年轻人的发言引起了记者的兴趣。

 

这个年轻人认为:中国近代,科学主义盛行。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把对西方科学价值的认同延伸到了医学领域,用西医的标准来拷问中医的科学性。那么,西医对世界认知的标准是唯一的吗?在对中西医的认识基础、病理、诊断、治疗四个方面作了初步比较后,他提出:中医系统整合论是对西医还原论的一个挑战。西医只是看世界的一个角度,基于实验、实证的方法而大行其道。反之,如果角度变了,则“横看成岭侧成峰”。

 

这个年轻人就是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的研究生高炜。

 

记者:能先解释一下你的论题吗——为什么会认为中医系统整合论是对西医还原论的一个挑战?

 

高炜:我认为西医在认识基础、病理阐释、诊断、治疗方面都并非十全十美。并且,其中的每个方面都没有逃离还原论的研究方法;与之相反,中医系统整合论则包含了系统、多元的特征,这对西医中的还原论的思想造成了极大的挑战。

 

记者:能具体分析一下中西医在认识基础上到底有何不同吗?

 

高炜:我认为西医的认识基础在于追求还原性,即试图把复杂问题简单化。这种思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其思想本质是在不断线性的追问中把世界的本质还原为一个原子本因,并在这一还原过程中建立一种绝对的因果性来解释世间万物。

 

相对而言,中医则在传统思维基础上形成了“气-阴阳-五行”的中医理论模型,并构造出了独特的藏象表里学说以阐释人体的构造。在《黄帝内经》中,生命的生成活动、病理变化以及疾病的诊断与治疗,都通过这种独特的方式得到解释。

 

记者:能不能从中西医的对比中举个例子来说明你的观点?

 

高炜:比如,对病理的看法中西医一直是两个不同的传统:一个是追溯局部的简单性观点,认为人得病是由于某个器官的功能紊乱或者病变;与之对应的,另一个传统是整体的、功能的,认为人得病的原因是人体内的平衡与和谐被打破,治疗方法就是建立一个新的平衡与和谐状态。

 

一般而言,西医认为人得病是由于外界的一种病毒或几种病毒……侵入人体为致病的主因。病毒入侵造成器官的病变,这又可以通过化学的分析方法精确的定义为某种细菌。而中医则观照了外界天、地的环境条件变化,以及人体内部器官的功能变化,综合地、辩证地、具体地考量每一个病人的特殊病症。认为人得病是因为阴阳失调,气脉不通,致使人体和谐丧失。

 

记者:西医在诊断过程中,依赖于各种医疗设备器械,之后再由医生根据仪器所提供的数据进行治疗。这不是很科学吗?

 

高炜:呵呵,但是西医旨在以不变应万变啊!把由概率得来的结果看作具有普遍性的方法论是有失偏颇的,不同的病人和病情是千差万别的。我可不想让医生用概率给我看病。

 

记者:中西医的不同,归根结底还是认识论、方法论的不同。

 

高炜:是的。因此在治疗层面上,西医采取的是对抗疗法,即强调他组织行为的作用——用它物强行使无序状态回复到有序状态。而中医则侧重依靠人体自身的修复功能。中医认为,治疗依靠的是人体系统内部的动力,核心在于通“气”,重在引导,亦即对自组织行为的强调——通过自身实现非平衡系统从无序到有序的演绎。所以《黄帝内经?素问》主张,先养生,后治病。中医非常强调治“未病”,即主张在未病之前的食疗、健身、气功和怡情的作用。西医则往往是把二者断裂开来的,当做两回事。而且,中医是一种以草药为方剂和以药物配伍为综合配药的药学思想的实践。西医则是以化学合成为药剂,以治愈单一病症为方向的药学理念。前者显然与人体的亲和力强,而后者则往往是与人体格格不入的。

 

记者:不过现在,国外的西医也出现了一些另类疗法啊!类似于中医外疗法的治疗方案,诸如:心理疗法、音乐疗法、色彩疗法等治疗手段。

 

高炜:这其实是对西医治疗的一种反动,民间对西医在失望之余从全世界各种文化中借助医疗资源的一种医疗自助潮流。其中,中医也是另类医学之一,比如针灸在西方的时兴。

 

简言之,西医用量化的、机械化的思路把病症还原到身体的某一器官,依据统计学的数据采取治疗思路。而中医则根据其独特的藏象表里学说,讲究对症下药。往往是一种疾病立有若干个方剂,每个方剂又有若干种药物。而且,根据病人的不同情况,在抓药时候也会有所区别。

 

记者:你的专业是科技哲学吧?怎么想到要做中西医比较这个题目的?

 

高炜: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是现代哲学的一个很热门的主题。我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中西医的比较可以看作上述主题的一个个案研究。我做这个题目也是基于我的导师李创同教授的视野,他受西方教育,一直以西方的路径在做科学哲学,现在以中国传统文化或者中国人的思考维度重新反思西方科学哲学中的问题时,碰撞不可避免地产生。

 

记者:对于中西医的争论,一直以来众说纷纭。我反倒倾向波尔从量子力学诠释角度提出的那句名言:互斥不是对立而是互补,因为无论中医还是西医目标是共同的,都是为了给病人解除痛苦。应该让中西医这两种人体观、疾病观和方法论相互结合,让这两种不同文化相互共振。

 

高炜:是的。所以我并不是否定西医,而是说西医之所长也正是其所短,中医亦然。这是对世界认识的视角不同,在这个把我们联系起来的“地球村”中,我们才会产生交流、冲突以及融合,现实中我们都在不断地改变着我们自己。

 

以后的发展可能是中西医,西中医,中中医……正如《周易》所言,“唯变所适”。

 

现在回过头去看,中医也罢,传统文化也罢,我们能说什么是绝对传统的?

 

我们都在相互学习、交流、抛弃、吸纳以及变化。

 

记者:谢谢!

 

 

悟道还原论 

2010-10-24 20:12:06

http://blog.163.com/yanlin_66/blog/static/5833896120109248411255/

 

还原论(Reductionism)与整体论(holism)是科研方法论的两大体系,还原论与整体论是科学和哲学中长期争论不休的一个古老论题。还原论方法创造了近现代科学400多年发展的巨大成功。还原论的本质——把问题分解为各个部分,然后再按逻辑顺序进行安排,已成为现代科学思维的基本特征。它在发展科学理论和实现复杂技术项目中被证明是极为有用的。直至今天仍然是现代科学的重要特点和基本原则。桑塔费(Santa Fe Institute)研究所首任所长考温(Goerge Cowan)指出 “通往诺贝尔奖的堂皇道路通常是用还原论的方法开辟的”。由此可见还原论在人类科学史上的地位。

 

分割论(Reductionism,或译为还原论)是西方认识客观世界的主流哲学观,认为万物均可通过分割成部分的途径了解其本质。东方文明整体观则认为这种认识论只可用于简单事物,对于复杂事物(例如人体生命)而言,一旦被分割,将会因此丧失许多信息而失真。事物的复杂程度越高,因分割而失真的程度就越严重。

 

要完整、准确地描述还原论和整体论并不是意见容易的事情,这里仅对它们的内涵和方法论做简单阐述。还原论是把高级运动形式归结为低级运动形式,用研究低级运动形式所得出的结论去代替对高级运动形式的本质认识的哲学或科学哲学观点。还原论认为复杂事物的本性,总是可以被简化变为更加简单,更加基本的想法或说要素。每一种事物都是一些更为简单的或者更为基本的东西的集合体或者组合物;世界或系统的总体运动,是其中每一个局部或元素的运动的总和。

 

还原论方法采用由确知局部或部分特性,再通过求和来了解整体特性。其基本假设是整体可以分割为多个部分,所有部分之总和等于整体。手段就是对研究对象不断进行分析,恢复其最原始的状态,化复杂为简单。笛卡尔提出的人类思维的四项原则,【引言又译《谈谈方法》,全名为《谈谈正确引导理性在各门科学上寻找真理的方法》。文章以半自传的形式,深入浅出地介绍了作者新的哲学方法及其形成过程。作者从几何学和代数学的优缺点总结出四条原则:(一)不要把任何事物看成是真的,除非对它已经认识清楚了。(二)要用逐步分析的方法系统地解决问题。(三)思考时,由简到繁。(四)要彻底复查一切,做到确实无遗漏。在四条规则中,作者指出了三种具体的方法:怀疑的方法、分析、演绎和列举推理的方法。尤其主张普遍怀疑,认为一切都可怀疑,只有怀疑者本身不可怀疑,从而得出“我思故我在”这一哲学公式。对于作者,怀疑和怀疑的克服学说是哲学的入门途径,这种学说的锋芒是直接针对当时占统治地位的经院哲学,因此被誉为西方近代哲学的宣言。】在早期相当完整地描述了还原论的基本方法。还原论的方法是我们所熟悉的,近世科学技术所应用的几乎全部方法都是还原论方法。还原论方法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用这种方法建立起来的科学理论,不仅具有精确严密的特质,还具有强大的预言能力,这种预言经得起实验的检验。借助公理理论体系严密的逻辑关联,还原论的另一个优点是,每当预言失败时,或者理论计算与实验结果发生重大偏差时,人们能够根据逻辑和理论推导上溯到起点,调整理论预设或假定,从而建立起新的理论,做出新的预言,实现理论创新,甚至完成科学革命——对客观自然的基本原理做出全新的假定,或者重新建构关于自然基本作用的规则。

 

相对于还原论,整体论认为任何一个系统的属性是不能被部分属性所决定的。换言之,系统的整体一定是大于部分之和的,整体与部分,部分与部分之间存在一种辩证的对立统一的关系。整体论把一个事物以一个整体的功能做为独立单元进行研究。

 

笼统地说,整体论方法是从宏观上观察事物、认识事物、把握事物的一种研究事物的思维方法。它重综合,重从整体上把握事物,重事物的结构、功能和联系。它在研究任何具体事物时,总是居高临下,俯视鸟瞰,把它放到一个包容它的更大的环境系统之中。整体论方法以从宏观上把握事物为核心。相对于十分完善的还原论方法,整体论在方法上尚没有足够的建树,也缺乏实际成效。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