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鸿智-后现代理论医学博客

《后现代医学》、《正反馈医学》、《自体原位器官重构技术》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一个宣传后现代理论医学的博客.后现代理论医学是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新医学.该理论认为,在生命组织中干细胞是决定机体功能状态最基本的因素.通过调节机体内环境和为干细胞提供再生所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就可以使干细胞在患者体内原位再生,实现器官重构,使器质性病变得到治疗.现在,已经在北京医药信息学会内成立了后现代理论医学专业委员会,杨鸿智是主任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23)自然哲学与现代科学认识  

2013-03-27 00:26:40|  分类: 干细胞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自然哲学与现代科学认识 

乔瑞金

http://www.philosophy.org.cn/Subject_info.aspx?n=20120626154535080283

 

在当代哲学领域,自然哲学处在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哲学家们对此有兴趣者寥寥无几,原因似乎很简单,即随着现代科学的进步和发展,哲学家们初步形成了这样的共识,自然哲学对于科学研究和科学活动,对于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甚至就人类理智本身的探索,都没有太大意义。很显然,这是一种偏见,是时代哲学浅薄的一种表现。对于科学家们来说,尤其是对于当代一些著名科学家来说,他们并不这样对待自然哲学,许多科学家不仅十分重视自然哲学的作用和意义,而且结合专业实际,作了许多有关自然哲学的研究,表达了他们对自然哲学的全新理解和追求,并对科学认识和科学思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本文中,我们试图就当代著名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作些粗浅的概括和讨论,以此唤起人们对著名科学家自然哲学研究的兴趣,促进自然哲学研究的深入。

 

一、当代著名科学家对自然哲学的理解和追求

 

在当代卓有成效的理论自然科学家当中,对自然哲学研究有着持久的兴趣和热情,一大批著名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玻尔、玻恩、海森堡、莫诺、艾克尔斯、薛定谔、玻姆、维纳、普里高津、托姆,都长期关注自然哲学研究,并写出大量有关的著作和论文,如爱因斯坦的《物理学与实在》、《自述》;玻尔的《量子物理学和哲学——因果性和互补性》、《自然哲学与人类文化》;玻恩的《关于因果和机遇的自然哲学》;海森堡的《物理学和哲学》、《当代物理学的自然观》;莫诺的《偶然性和必然性》等等,所有这些著作和论文,都从不同角度或侧面体现了他们对自然哲学的追求,表达了他们自己的不同的理解和认识。

 

那么,什么是自然哲学呢?在传统的哲学理解中,自然哲学被认为是给出自然界存在的一幅整体透视画,即构造尽可能完整的自然图景。在黑格尔那里,自然哲学被看作是一种新的科学,他认为,“自然哲学是理性物理学、是从思想出发的自然知识,……是对自然界的思维的认识。”〔1〕其基本目的在于“掌握自然,理解自然, 使之成为我们的东西,对我们不成其为异己的和彼岸的东西。”〔2〕在黑格尔之后, 自然哲学的概念含义越来越混乱,至今在学术界没有一个比较权威的令多数人接受的定义。在我们看来,自然哲学可以被看成是在自然科学认识的基础上对自然之本性的哲学探索,是对自然科学的理论认识的一种哲学意义的解释和说明,是在属人的视角中对人和自然相互关系的理解和把握。本文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探讨当代著名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及其对科学认识的影响。概括地说,在我们看来,当代著名科学家对自然哲学的理解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1、自然哲学是科学认识的“形而上学”〔3〕

 

许多科学家在其自然哲学著作中反复强调,科学认识必然要以科学家个人对自然的基本看法为基础,这些看法会始终存在于科学家研究科学问题、进行科学解释的过程中,构成一种规范性的力量、思想的源泉和意志与信心的基础。

 

例如,著名物理学家薛定谔在《我的世界观》中指出,当他31岁担任了切尔诺维茨理论物理学教授以后,他深深地沉浸在斯宾诺莎、叔本华、马赫等人的著作中,并逐步认识到,“将形而上学整个加以消除,如康德所做的那样,是比较容易的。对着它轻轻一吹就能把它刮走,而无需用如此强有力的肺叶来提供气流,如同以无比的英勇瞬息间摧垮了一座庄严的纸房子。但决不能以为这样一来便将形而上学从人类知识的经验内容中实际地删除掉了。事实上,如果我们想排除全部形而上学,就会发现这将面临巨大困难,理智地考虑,或许是根本不可能的,不管是在任何专门学科中划出的最严格的领域。”“实际上,如果人们面前只有这样一种目标,那么无论在任何领域中,都不足把研究工作推向前去。真要扫除形而上学,就意味着抽去艺术和科学的灵魂,将它们置于裹足不前的境地。”〔4〕

 

很显然,薛定谔作为一代科学大师,十分看重对自然的形而上学的理解,并认为它是科学和艺术的灵魂,完全扫除形而上学,将会阻碍科学的发展和进步,在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对于形而上学,即在哲学意义上所作的关于自然的理解和认识,薛定谔甚至把它看作我们知识不可缺少的基础。他说:“作为一个科学家,对我来说这确是非同一般的困难使命(指扫除形而上学——作者注)”形而上学“作为我们知识不可缺少的基础,从一般和特殊两方面服务于它。……正如我们沿着知识之路前进时,必须借助于形而上学的无形之手引导我们走出迷雾,但又得始终保持警惕,以免它的轻柔诱惑导致我们离开正道跌入深渊。再换一种方式来看这个问题,在知识力量的前列主人中,形而上学当是先锋,它在那些未知的、怀有敌意的领土上树立起前进的标杆;虽然我们都懂得它们所显示的极端危险境地,但没有这些标杆我们便无法行动。再例如:形而上学不构成知识大厦的一部分,但却是建成这座大厦所必不可少的脚手架。或许我们还可以这样说:形而上学的发展过程已渗透到物理学之中。就是说,哲学观点决非是从最初不肯定的论点逐渐确立而来,而是说它总处于被检验和变化之中。”〔5〕

 

从薛定谔对自然哲学之作为形而上学的如上论述看,他从根本上突破了古典自然哲学所欲解决的基本任务,构造一幅完整的自然图画,仅仅是为了实际的科学创造的需要和理论思想的目的。科学家所倡导的形而上学,其实质是一种科学认识的元理论,它的基本特征在于它是根据现代科学实际而形成的一种关于自然的总看法,这种看法以科学知识为基础,以历史事实、感觉和知觉经验以及一定程度上的直观认识和信仰为条件,对于科学家的创造性活动具有规范作用和促进作用。

 

例如爱因斯坦,他曾上百次地同人们谈到他关于自然的基本看法与他的科学活动之间的关系,他认为,相信自然界的客观存在,相信自然界具有自己特殊的规律性以及这种规律性是人们可以认识的,始终是激发科学家的创造性、鼓励科学家排除困难、承受创造压力的基本动力,他不相信一位在科学领域中长期努力的人会没有这样的感情。他指出:“在我们之外,有一个巨大的世界,它离开我们人类而独立存在,它在我们面前就象一个伟大而永恒的谜,然而至少部分地是我们的观察和思维所能及的。对这个世界的凝视深思,就象得到解放一样吸引着我们。从思想上掌握这个在个人以外的世界,总是作为一个最高目标而浮现在我们之中,尽管通向自然世界的道路并不象通向宗教天堂的道路那样舒坦和诱人,但我们从来也没有为选择了这条道路而后悔过。”〔6〕

 

对待自然的看法作为一种科学的形而上学或元理论,一方面意味着科学家对自然的存在与规律的相信,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对某些自然特征的断言,如断定自然的简单性、对称性、和谐性、统一性、互补性等,这些断言往往构成科学家在理论创造时的基本哲学前提,思想观念基础,追求的崇高目标和评价科学理论的某种标准,其规范力、约束力和激发创造的能力,在具体的科学活动中得到了充分的显示。

 

2、自然哲学是科学认识的意义解释

 

许多在科学领域卓有成效的理论科学家,在他们认识和解释自然的过程中,并不满足于仅仅在纯科学领域中解释他们的理论所具有的科学意义,并不满足于仅仅把其科学发现看作一个纯粹的科学成果,总是要探究这些成果的哲学意义,总是试图从某种哲学的层次或高度来分析其成果的更为一般的价值,尤其是对于那些涉及自然本性的科学理论。这就自然而然地涉足到哲学领域,涉足到思维方式。按照哲学家石里克的见解,“自然科学的任务是要获得有关一切自然事件和自然过程的知识,而自然哲学的任务就是解释自然科学命题的意义”〔7〕。很显然,在我们看来,自然科学家们对其科学成果的哲学意义的阐明,实质上是做了一件自然哲学的研究工作。

 

阐发科学成果的意义,在科学界不仅具有悠久的传统,而且十分普遍,现代理论自然科学家仍然看重其理论的思维方式价值。例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仅爱因斯坦本人,而且事实上是一大批著名科学家们都从不角度阐发了相对论的科学意义和哲学意义。爱因斯坦自己曾多次谈到相对论的创立对人类思维方式变革的重大意义,甚至在他晚年的总结自己一生科学工作的《自述》中,还一再强调这一点。他指出:“由于在狭义相对论中认识到在距离上分隔开的事件之间没有同时性,因而也没有牛顿力学意义上的直接的超距作用,动量守恒定律和能量守恒定律融合成为单独的一条定律。因此,牛顿力学的时间、空间构架必然要被新的时—空构架所取代。”爱因斯坦对此十分感慨,他说:“牛顿啊,请原谅我。你所发现的道路,在你那个时代,是一位具有最高思维能力和创造力的人所能发现的唯一的道路。你所创造的概念,甚至今天仍然指导着我们的物理学思想,虽然我们现在知道,如果要更加深入地理解各种联系,那就必须用另外一些离直接经验领域较远的概念来代替这些概念。”〔8〕

 

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之一海森堡对于现代科学理论所具有的全新的科学认识意义,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和感受,他曾经专门为此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在科学进步中思想结构的变革》。他认为,“本世纪在我们的科学中已经经历了两次重大的革命,它们挪动了物理学的基础,因而变革了整个科学大厦。第一次变革是由相对论引起的。相对论表明,当我们处理那种极高速运动现象时,牛顿力学中的时间概念就不适用了。由于空间和时间的独立性曾是以前思想的基本的先决条件,如果想要承认由相对论所要求的空间和时间之间的关系,牛顿力学的思想结构就必须变革,而代之以另一个依赖于观察者运动状态的同时性概念。这个变革是理解现代物理学的先决条件。第二个变革是在量子论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必须放弃在牛顿的意义上对自然的纯粹客观描述,而用了一种对观察状况的描述,其中只能给出某些结果的几率。”〔9〕对于物理学中这两次思想结构变革,海森堡从不同角度探讨了它们的意义,引伸出许多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

 

在本世纪40年代中叶以后,随着系统科学的产生和发展,系统科学家们都十分突出地强调系统科学是科学思维方式的一场划时代的革命,并从不同角度联系科学实际,解释了系统认识的科学和哲学意义,从而强化了在自然哲学的意义上对世界的认识。

 

3、自然哲学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

 

在强调自然哲学是科学认识的形而上学,是对科学的意义解释的同时,他们还突出强调自然哲学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研究自然哲学是繁荣和推进人类文化发展必不可少的环节和步骤。在当代科学家的自然哲学著作中,关注自然问题、科学问题同关注人类文化问题是密切相关的,这一方面表现为科学家们试图把最新科学理论和成果纳入人类文化整体中,另一方面则表现为科学的文化特征需要从哲学的层次给予有意义的说明,从而引导科学文化向着有利于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发展。

 

例如,海森堡认为,“在考察现代物理学的进展过程时,当然不能将它与自然科学、工业和工程技术、医学等等的一般扩展分割开来,更普遍地说,即不可能和世界各地的现代文化分割开来。这意味着科学和技术的联系从一开始就是互相支援的,科学和人类道德密切相关,它也同国际合作和世界范围内的思想交流关系密切,因此,现代物理学正是朝着统一并扩大我们的现代世界的一般历史过程的一部分,而且是一个很有特征性的部分。这些过程本身将导致缓和造成我们时代的巨大危险的那些文化和政治的紧张形势。”〔10〕

 

当代科学的理论进展,确实带来了许多值得深思熟虑的文化问题,对此,著名物理学家玻尔在1938年写的《自然哲学与人类文化》中作了认真的研究,他认为,“明确划分自然哲学与人类文化是不可能的。物理科学事实上是人类文明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对自然力的持续掌握曾经如此全面地改变了生活的物质条件,而且也因为物理科学的研究对于澄清我们本身的存在背景作了很多贡献。”〔11〕

 

在《自然哲学与人类文化》一文中,玻尔讨论了天文学的发展对改变人类关于自然认识看法的意义,相对论时间和空间概念的确立对修正我们的整个世界图景的统一性和完善性的巨大贡献,原子物理学对我们描述自然之态度的激烈改变,并使我们得到前所未有的教益,“即一向为人们所知的构成经典物理学这一堂皇大厦的那些自然定律,只有当我们处理的物体实际上可以认为包含着无限多的原子时才是正确的。”〔12〕对于单个原子及它的更微小的组成部分来说,则必须用新的科学理论加以解释。进而,玻尔讨论了经典科学中因果原理的局限性,讨论了在微观世界的科学认识中客体与测量仪器之间的不可避免的相互作用以及量子描述的统计因果解释的科学性,并从互补哲学的角度,探讨了科学与文化的互补问题,指出他关注自然哲学与人类文化的关系,是想通过对关于文化发展史的一种与日俱增的知识考察,而对消除各种偏见有所贡献,并认为这是人文科学研究的最大希望,同时也正是所有科学的共同目的。

 

系统科学建立以后,科学家们对系统科学的文化属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认为它是在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之间建立联系的沟通的桥梁,是在各种文化传统之间寻求文化统一的有效方式,从而更加突出了科学以及关于科学的自然哲学研究的文化价值和文化意义,推进了在自然哲学领域拓展文化研究的新形势。

 

由于科学家们赋予自然哲学在新科学条件下的许多特殊意义和内涵,也由于自然哲学研究对于深化科学研究主题,澄清科学概念、科学思想的混乱和界定科学语言的语义以及对科学理论给予必要的哲学诠释有着不能替代的作用,因而,科学家们关注并实际进行自然哲学研究,就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构成他们科学活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就说明科学家需要自然哲学,而哲学在目前不关注自然哲学方面的研究和探讨,显然是错误的。

 

二、当代著名科学家自然哲学研究的风格及意义

 

自然哲学研究对于当代科学活动的重要性如同薛定谔所说的那样,它是引导科学沿着知识之路前进时走出迷雾的无形之手,是科学探索未知领域的先锋和标杆,是建成知识大厦所必不可少的脚手架。对于一个在自然探索道路上努力奋进的人,很难设想他不对自然进行特殊的哲学思考,不关注自然与他的科学活动之间的关系,不把自然、科学与社会联系在一起。事实上,在现代科学家中间,自然哲学研究与科学活动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这一点上文已经讨论过了。

 

然而,当代科学家探索自然哲学问题与19世纪以前的自然哲学研究有着根本的不同。首先,他们的研究不同于19世纪以前自然哲学家或哲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前者主要热衷于构造自然体系,解决整体的自然图景问题,而后者则主要侧重于解决在科学活动过程中提出的如何看待和解释自然的具体问题,他们并不企图构画一幅完整的自然画面,而只是把科学问题提升到哲学高度来研究。其次,他们的研究也不同于19世纪以前自然科学家们的自然哲学研究。对于19世纪以前的自然科学家们来说,自然哲学研究一方面如同那时哲学家们的研究一样,在自然体系和自然图景的旋涡中打转,另一方面则特别重视世界的本性、本原和自然的机械构造,其思维被以经典物理学为代表的科学所局限。现代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是在以相对性和量子力学为标志的科学革命的进程中进行的,是在以科学关于自然的全新认识背景上开展的,因而,其思维的多样性和灵活性,思想的科学性和深刻性,是以往任何时期都不能比的,而其实质则恰好是突破经典物理学的机械力学框架,形成了特殊的时代风格,并显示出重要的哲学意义。正如哲学家Leclerc所说,“自 然哲学在当代被引起重视,完全是由于物质、时间、空间和运动的概念剧烈变革的结果。”〔13〕

 

1、 当代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是时代科学思想和精神的集中表现

 

自然哲学研究体现时代科学思想和时代科学精神是其特有的传统。早在17世纪,当牛顿出版他那本震惊世界的科学著作时,他给这本著作起名叫《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打上了自然哲学的烙印。在牛顿以后,自然哲学一直处在科学家们的兴趣中心,许多以机械力学思想探求自然奥秘的著作公诸于世,表现了经典自然科学时期的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甚至这一时期自然哲学家或哲学家的著作也都体现了同样的思想和精神。

 

20世纪的自然科学家继承了古典自然哲学研究的这一传统,在他们的自然哲学著作和论文中,集中地体现了当代科学思想和当代科学精神,表现了当代科学家对自然的认识和理解,形成了有别于传统的特殊风格。例如爱因斯坦的自然哲学著作,其绝大多数都是结合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对物理实在给予哲学分析,涉及到对物质、时间、空间和运动的现代科学的认识和理解。而玻尔的自然哲学著作,几乎都与原子、量子这些微观客体相联系,这与他一生致力于处理量子力学问题是一致的。

 

在自然哲学中体现当代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是与科学家个人所进行的具体科学活动和时代科学的发展状况密切相关的,换句话说,正是由于科学家所要解决的科学主题的实际需要才使得自然哲学的探索成为必要,同时也就反映了时代科学的最新思想和精神气质。例如爱因斯坦建立相对论时的自然哲学思考就突出地表明了自然哲学研究同科学主题的关系。

 

在爱因斯坦晚年写的《自述》中,他比较清楚地讲述了相对论的创立过程。首先是狭义相对论,他说在1900年以后不久,即普朗克的创造性工作以后不久,他清楚地看到,不论是力学还是热力学都不能要求严格有效,自然规律使得永动机的制造成为不可能,但这样一条原理是他经过10年沉思从一个悖论中找出的,即如果我以速度C 追随一条光线运动,那末我就应当看到,这样一条光线就好象一个在空间里振荡着而停滞不前的电磁场。但无论依据经验,还是按照麦克斯韦方程,都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于是他想到这事实同观察者的相对运动有关,并找到了狭义相对性原理与光速不变定律之间的矛盾,找出了空间坐标作为一方和时间坐标作为另一方在形式上的依存关系,重新确立了空间和时间概念。进而,联系数学方程,构建了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的建立也同样与从哲学上思考惯性质量与引力质量之间的相互关系有关。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我宁愿为表示整个物理实在建立一个初步的形式框架,至少为了能初步研究广义相对性的思想是否有用,这是必要的。”事实上,狭义相对论也是先有一个形式框架,进而才有严格的科学论证。在我们看来,其实,这形式框架,完全是新形式的自然哲学框架。

 

在许多时候,阅读科学家的科学著作或自然哲学著作,使人有一种分不清我们正在阅读的究竟是什么类型的著作的感觉,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即当代科学研究离不开自然哲学的探索,而现代自然哲学的探索又怎么能离开科学的进展呢!反映科学的时代思想和时代精神,正是自然哲学研究的时代风尚。

 

2、 当代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体现了对传统科学思想的合理继承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批判精神

 

无论爱因斯坦、玻尔、海森堡,还是其他热衷于探索自然哲学的科学家,对于传统科学思想和经典科学理论,都不采取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而是结合科学发展实际,做到合理继承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批判。

 

我们知道,从人类对自然世界理解的一般状况看,20世纪是科学进步最快,科学思想革命最强烈和最深刻的世纪,通过一系列科学革命过程,科学的触角不仅伸向微观世界、宇观世界、高速运动世界和系统世界,而且揭示出这些世界中自然所遵循的一些基本规律,促使人类的知识总量飞速增长,同时也强化了人类物化自然的能力,开拓了现代文明。然而,在科学认识中,任何科学发现的做出和成就的取得都决非易事,不经过艰苦的、深入细致的和创造性的工作过程是不可能的,其中当然包括对传统科学思想的合理继承和有效批判问题。一般来说,在科学家的科学著作和论文中,他们很少谈到自己是如何继承传统和对传统思想进行批判的,而是按照科学著作和论文的规范性要求,建立科学模型、科学理论系统以及对现象的合理解释和作出推论,但在他们的自然哲学性质的著作和论文中,情况就大不一样,对传统思想继承和批判的具体过程会跃然纸上,因此,正是自然哲学的探索,一方面开拓了科学家的思维,另一方面也提供了他们深化其思想的机会,促进了科学进步。

 

在科学家的自然哲学著作中探求科学新思想、新观念、新理论与传统之间的关系,对传统科学思想给予批判,揭示最新科学发现的科学意义和哲学意义,有着极其显著的特点,这与科学家个人的研究主题、哲学倾向、个性特征等因素有关。例如爱因斯坦的自然哲学著作,讲得最多的是牛顿时空理论与相对论之间的关系;玻尔的自然哲学著作主要致力于经典原子概念与理论同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之间的关系;玻恩则主要阐述经典科学的因果律同量子力学的几率解释之间的关系,这从他的代表性著作《关于因果和几率的自然哲学》中得到表现。对于贝特朗菲来说,则主要根据他所创立的一般系统论来分析和批判经典自然科学的机械论自然观,维纳却致力于批判机械决定论。限于篇幅,我们不可能一一列举更多自然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的特点,但继承和批判却是他们共同具有的特色,构成一个时代性的自然哲学研究风尚。

 

3、当代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体现出澄清思想混乱、 追求科学统一和贯通各种知识文化传统的时代特征

 

为了弄清楚一个科学概念、一个科学陈述、一个科学理论或科学解释的科学意义或哲学意义,不知要耗费科学家们多少心血,不知要做多少艰苦的努力,然而,在一部纯科学的著作或一篇科学论文中,并不能体现出科学家们在思维中澄清思想混乱的过程,也看不到任何的疑虑、假想、个人感情或不确定的东西,似乎一切都完整无缺,准确无误了。可是,如果我们仔细研读一下科学家的自然哲学著作,就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在自然哲学中,科学家们首先同自己论战,对自己提出的条件概念和形成的各种看法提出无数的诘难,以便确定它们的准确性和合理性,提高他们的科学性。其次,科学家们同别人进行论战,帮助别人澄清思维混乱,从而推进科学事业的发展。例如本世纪最著名的爱因斯坦与玻尔的论战,玻恩与薛定谔的论战等等,都几乎首先是在自然哲学的领域进行的。对于玻尔和爱因斯坦来说,科学论战完全不是在个人感情喜好的意义上进行的,而是在关于量子力学的几率解释是否完备地描述了自然的意义上进行的。许多人把这场论战看作是一场科学论战,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它涉及到一个科学理论在描述自然对象方面是否有效的问题。然而,在我们看来,把这场论战看作是自然哲学的论战似乎更有道理,因为它涉及到以什么样的哲学态度、哲学观点和自然观对待对量子的认识和解释问题,在玻尔的意义上,涉及到他所倡导的互补哲学是否有意义,在爱因斯坦的意义上,涉及到如何对待确定性和决定性的问题。在自然哲学的探索十分有助于澄清科学思想、消除思维混乱的角度上,自然哲学既是科学家习作的园地,同时也是他们洗脑的最佳场所。

 

在自然科学的探索中,许多科学家非常重视知识的交叉和追求科学的统一,而他们的这种观念在自然哲学中表现得最充分。例如爱因斯坦的工作一直在为寻求物理学的统一基础而努力,对此,能够从他一生的科学论文看得很清楚,但就爱因斯坦来说,他只是在自然哲学性质的文章中才清楚地讲出来。他认为物理学的任务是要为总场找到场方程,他自己在完成了引力理论工作以后,用了40多年的时间,一直为从引力场理论推广到一个可以构成整个物理学的基础的场论而绞尽脑汁,以便为物理学找到一个新的统一的基础。著名物理学家玻尔则专门为探求知识的统一性问题而写过几篇文章。在1954年,他写了《知识的统一性》一文,在1960年,他又连续完成了《人类知识的统一性》和《各门科学间的联系》两篇文章,深刻地认识到,随着科学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发展,在人类的各种知识领域之间建立必要的联系的重要性,以及寻找统一的哲学解释纲领的迫切性。玻尔在这些文章中,用他所坚持的互补哲学的基本思想,说明了知识统一的现实基础和可能性。在另外一些文章中,玻尔则试图把量子物理学引入生命科学,探求生命本质和生物的发育与遗传问题,实际从事科学知识统一的努力。爱因斯坦和玻尔只不过是典型代表,除他们以外,仍然还有一大批科学家关注知识统一,寻找知识统一的基础,贯通各种知识文化传统,推进人类文明整体进步,形成当代科学家自然哲学研究的一大特色。

 

除了如上讲的这几个特点以外,当代科学家的自然哲学研究仍然还有其他一些特点,科学家的自然哲学思想是一个无穷的宝库,深入研究它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不难看出,科学家们对自然哲学的基本看法,他们在研究自然哲学的过程中所表达的各种思想和见解,以及表现出的一些独特风格,对于推进科学进步,丰富和发展人类知识,深化人类对自然本性和科学创造过程的理解,开拓人们对各种传统文化和传统观念的新的认识,均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对此,读者自然会得出比我们的认识更深刻的结论。在本文行将结束的时候,我们只想再强调一下,科学家需要自然哲学,科学家们在认真地研究自然哲学,哲学家们不应该漠视自然哲学研究。

 

【参考文献】

〔1〕〔2〕黑格尔:《自然哲学》,第3页、第10页,梁志学等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3〕〔4〕〔5〕薛定谔:《我的世界观》, 中译文见《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7年第四期第32页、第33页。〔6〕〔8〕《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第2页、第14页, 范岱年等编译,商务印书馆,1977年。〔7〕石里克:《自然哲学》,第6页,陈维杭译,商务印书馆,1984年。〔9〕海森堡:《在科学进步中思想结构的变革》, 中译文见《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7年第一期第6页。〔10〕海森堡:《物理学和哲学》,第124页,范岱年译, 商务印书馆,1981年。〔11〕〔12〕玻尔:《原子物理学和人类知识》,第26页,第27页,郁韬译,商务印书馆,1978年。〔13〕Ivor Leclerc. The Philosophy of Nature.  P5. The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1986.^NU1(原载《科学技术与辩证法》1995年06期。录入编辑:乾乾)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